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3章 我,你好

“喂?小水。”

“不用谢,人回家了就好,呃……他要当面感谢?咳,不用了,真不用,大可不必,一点小事而已。”

“好,明天见。”

林止水结束通话之后,放下手机,这才松了口气。

那老大爷可能以前是个成功人士,但显然是遭受了打击,才那样寻死觅活的,一看就是精神上有问题,他可不敢招惹。

而且都沦落到成乞丐了,估计没什么钱了。

仅仅是口头的感谢,或者是一点廉价的小礼物,那还是免了吧。

虽说礼轻情意重,但他开店以来,店里这些客人送的礼物,未免也有点太轻了吧。

要么是普普通通的青石镇尺,要么是灰不溜秋的洗笔盆,要么就是几颗小桃子,虽然味道还不错……

最珍贵的,就是程不休送的那颗水晶球了,但却是玻璃制成的。

唉……瞧瞧电视上的那些大师收的礼物多有逼格啊,要么是珍贵药材,要么是上流人士聚会的请帖,要么干脆是大红包,自己这些礼物也太寒酸了吧?

如果是其他客人也就算了,像这种明显有精神问题的老大爷,还是躲远点比较好。

毕竟,自家小蛇这个小精神病,他都有点招架不住了,再来一个那还得了?

“小蛇,吃饭了!”

做好饭之后,林止水便习惯性地砸门叫床。

过了好一会儿,佘惜露才开门出来,不过看来今天她的起床气没那么大,还记得梳头收拾自己,只有几根呆毛还顽强不屈地翘立。

“还有半年。”

餐桌上,林止水忽然开口冒出来这么一句。

“什……什么半年?”佘惜露疑惑地问道。

“还有半年,你就二十岁了。”林止水笑吟吟地说道:“到时候就是法定结婚年龄了。”

佘惜露小脸腾地一红,有点窘迫地低下头,小声道:“我……我又没说要嫁给你……”

林止水笑了,说道:“我也没说要和你办婚礼啊。”

“……哦。”

佘惜露咬了一下嘴唇,慢慢低下了头,垂着眼帘,继续默默地吃饭。

“你哦个屁,我说‘好’你也不愿意啊。”林止水忍不住伸手揪了一下她的耳朵,无奈地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先领证,办婚礼以后再说……你是不是傻?”

“哦!”

佘惜露先是一愣,这才略显雀跃地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表现得有点过于明显了,连忙红着脸低下头,继续埋头扒饭。

只是她的动作明显轻快了不少,眼角也能看到有些抑制不住的笑意。

“死傲娇……”林止水翻个白眼。

“对……对了。”

吃了一会儿,佘惜露忽然抬起头,腮帮子包着饭,看上去有点可爱,像是一只小仓鼠。

她犹豫了一下,故作自然地说道:“你最……最近又有新……新客人了吗?我……我早上听到有……有人给你打……打电话,是……是谁啊?”

“早上?”

林止水回想了一下,早上好像就只有晏水水给他打电话吧?

他又不着痕迹地观察了一下小蛇,发现她正低头吃饭,努力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明明耳朵都快竖起来了,而且刚才结巴的频率明显高了不少,显然是因为紧张。

他不由得暗笑,这丫头,还挺有警惕心的。

“她啊,一个小妹妹,算不上客人吧,应该算是我学生。”

林止水实话实说:“她比较有书法天赋,在跟我学书法,其实本来不太想让她留下的,不过她有点可怜,无父无母,大晚上还一个人在雨中漫步,所以我就发了点善心。”

“那……那是挺可怜的。”佘惜露赞同地轻轻点头,眼神有点同情。

她也是孤儿,也喜欢一个人呆着,所以她能感同身受,也能理解一个人在雨中漫步是什么心情。

但能感同身受,也不代表应该放松警惕!

于是,小蛇又小心翼翼地问道:“她……好看吗?”

林止水笑了笑,知道她没什么安全感,就说道:“我这个人脸盲,不知道她好不好看,放心,我就觉得全世界你最好看。”

佘惜露小脸一红,被他的甜言蜜语撞得脑袋有点发懵,红着脸低头吃了一会儿饭,才慢慢清醒一点。

她又小声道:“那有空,你……你带她回来吃……吃个晚饭?”

“带她回来吃晚饭?”林止水愕然,说道:“不用了吧?我已经尽量和她保持距离了,你还把她拉到家里来?”

他又看了小蛇一眼,忽然笑道:“我懂了……行吧,那你打算让她什么时候来呢?”

“呃……后天吧。”佘惜露想了想,说道:“我……我做饭,你……你明天陪……陪我去买隐形眼……眼镜。”

她还需要用一天时间准备一下,打扮一下自己,再展现一下厨艺,这样才能表现出女主人的地位。

“OK。”

林止水摇头一笑,自然看透了这丫头的小心思。

很快,两人吃完晚饭之后,佘惜露习惯性地去冰箱里找水果,发现水果吃完了,便眼巴巴地转头看着林止水,说道:“我……我想吃水果,你陪我出……出去买好不好……”

外卖的那两家水果店都不好吃,反而附近超市里的水果还不错。

林止水想了一下,说道:“要不你先吃桃子吧。”

佘惜露一愣,不由得委屈地瘪着嘴:“你……你骂我干嘛……”

“不是……我是说我包里还有个桃子,你先吃着,我下楼给你买,你就不用出去了。”林止水笑呵呵地说道。

“哦……”

佘惜露总觉得这家伙在趁机欺负自己,但她找不到证据,只好带着委屈转身走到林止水的卧室,去拿包了。

林止水一笑,就拿着手机出门买水果去了,出门前也没忘记关好门。

“嗯?”

卧室中,佘惜露从林止水的包里翻出了一个塑料袋,打开塑料袋一看,里面装着一个个头不大的发青的油皮桃子。

“这么小啊……”

她是软桃党,不太喜欢脆桃,更喜欢汁水四溢的水蜜桃。

不过,毕竟是那家伙给自己留的,还是吃吧。

佘惜露拿起桃子,有点嫌弃地张开小嘴,咬了一口之后,不由得咦了一声,美眸一亮,没想到看着普普通通的小桃子,居然这么香甜柔软?

她又啊呜啊呜连续几口,很快就将这颗桃子吃到只剩一颗桃核了。

‘哪买的?这坏家伙也不多买点……’

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上的汁水,这才恋恋不舍地将桃核放在桌上,这么好吃的桃子,桃核留下来做个纪念吧。

忽然间——

“唔……”

脑袋里嗡的一声,佘惜露感觉眼前有些恍惚,似乎有着摇晃的重影,就像是……忽然出现了另一个视角。

与此同时,她感觉过去出现了很多次的头痛,又开始发作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从小到大一直都有轻微的头痛,以前头痛的间隔时间还比较长,而最近一段时间,频率却是越来越高了。

尤其是现在,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脑袋里膨胀一样,让她头痛欲裂,感觉脑袋要炸开了一般。

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不由自主地跌坐在地板上,双手紧紧抱着脑袋,像是无助的小兽一般,颤抖着蜷缩在地板上,痛苦地呻吟起来。

“唔……”

而强烈无比的头痛之余,她脑海中却是闪过了一些小说里才有的情节。

‘好疼,我该不会是有脑瘤吧……’

‘不要啊……明明还有半年就要结婚了,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疼死了……林止水……我头好疼啊……’

‘我要是得了脑瘤……林止水会不会不要我了……是他的话,一定不会的……但我是不是应该主动离开他,不要给他负担……呜呜,好狗血……’

‘但如果真的变成负担……我……我也不想离开……真的做不到……’

‘怎么办……我头好像快爆炸了……林止水救救我……’

‘我该不会就这么疼死了吧……我还没和你……’

随着大量的杂念纷呈浮现,她的身体伴随着越发惊人的头痛,在地板上剧烈地颤抖起来,她的意识也逐渐陷入了一片空白。

忽然间,那膨胀到极致的头痛似乎爆炸了一般,轰鸣声在她的脑海中响起,隐约间似乎有一个蕴含着嘶嘶蛇鸣的冰冷女子低笑声。

“呵……”

如同幻觉一般,头痛如潮水般逝去。

然后,佘惜露缓缓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半晌,用力地喘着气,好一会儿才浑身是汗地从地板上爬了起来,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

与此同时,她看到了卧室试衣镜内的自己。

此时,她左半边脸的皮肤上,竟然隐隐浮现出了黑色的鳞片,而左眼也泛着幽幽的绿色,而那瞳仁的模样……就仿佛蛇的眼睛!

“这……”

她呆滞了一下,还未凑近观察自己,就听到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如同自己的声音,却夹杂着嘶嘶蛇鸣的冰冷女声:

“我,你好。”

……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