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两幅字

程七月拿出手机,小心翼翼地输入了转账数额‘129600’,一个数字都不敢出错,生怕不小心多输入一个零。

少输入一位数还好,起码还能再补,但万一多输入一个零,那恐怕就要惹得这位前辈不悦了。

再三确认后,她微微松了口气,输入支付密码,提示转账成功之后,这才说道:“前辈,钱给您打过去了,您看看对不对?”

“不必了。”

林止水很是淡然地说道:“这幅字尚未落款,我去洗个手,再为你题款,你拿着字去前厅的书桌等我吧。”

他强忍着战术后仰的冲动,便施施然转身走向了洗手间。

什么叫大师啊?

视钱财如过眼云烟,这才是大师!数钱就太丢份了。

程七月丝毫没有惊讶。

因为她明白,这等高人都是能推会算的,天意存乎于心,灵觉之惊人,比所谓的第六感不知强多少,这点小事不用看也能确认。

于是,她便恭恭敬敬地点头道:“是。”

林止水含笑点头,步伐稳重地走入洗手间内,关上门之后,便飞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打开新的余额变动短信一看,顿时笑了。

很好,果然收到了129600元转账。

当前余额已经是他的人生巅峰了,高达十四万之多。

他不由得松了口气,这笔钱足以让他和自家那位今年都不必为生计担忧了,还能帮她换一个高档的助听器。

这可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啊。

林止水嘴角微翘地站在镜子前,心情极佳地洗了个手,这才转身回到前厅。

程七月正略显拘谨地站在书桌旁边,那张‘海上升明月’的字帖,也已经在书桌上整整齐齐地铺好了。

林止水走到书桌后,拿起了搁在笔山上的心爱毛笔,握住黑色的笔杆,在早已磨好墨的砚台上浸润起来,随口问道:“你的名字?”

“晚辈名叫七月。”程七月恭敬道。

林止水微微点头,略一沉吟,便挥毫疾书,在字帖的左下角,题上了两行字体较小的双款。

——程七月小姐属

——林止水随笔,庚子仲夏于何明轩

‘原来前辈叫做林止水?’

程七月暗自记下这个值得天下修士敬畏的名字,同时在旁边细细观摩。

这等高人题字的绝妙机会,又岂能错过?

只见笔锋在纸面上游走舞动,随着墨迹的浸染,这幅字中蕴藏的‘道韵’也缓缓收敛隐藏了起来,似乎发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化。

见到这一幕,她立刻明白了。

今后,这幅字帖已经归她所有,除了她之外,其他人最多只能感受到这幅字帖上最浅显的道韵,唯有她才能参悟更深层次的玄妙法理,并且比之前更清晰地感受其中的细微变化,对她的益处比想象中还要惊人!

程七月不由得暗自震撼,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仙家敕令之法吗?

如此玄妙仙法,竟然能够应用到书法之道,这位林前辈当真称得上是‘技可进乎道,艺可通乎神’!

“我一向不盖章,落款便足够了。”

落了款,林止水便放下毛笔,说道:“待墨干,你便收起来带回去吧。”

“是。”程七月感激地再次施了一礼。

“无需多礼。”林止水很神棍地平淡一笑,“不过是一场缘分,一次交易罢了。”

程七月闻言,犹豫了一下,问道:“前辈,晚辈可否将此事告知家人?”

林止水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我一向随缘行事,不喜纷扰,若是刻意追求,反而无趣,此事就当是你我之间的一个小秘密吧。”

程七月恍然,这才明白为何家祖未曾将这何明轩所经历的事情泄露,连说道:“是,晚辈明白了。”

林止水暗自松了口气。

这小姑娘毕竟还只是一个高中生,就算家庭条件极好,出身豪门,但小小年纪就花了十几万买一幅字,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万一人家小姑娘的家长知道了这事,找上门来就有点麻烦了。

能保密,还是保密吧。

低调赚钱才是王道。

当初他也是这么让程老爷子保密的,现在又让他的后辈这么保密,应该不算太过分………吧?

“对了。”

林止水将桌上的另一幅书有‘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的字帖拿了起来,说道:“这幅字,是因为老程离世,我打算送给他的,等我装裱之后,你便带回去吧。”

程七月看了一眼这幅字左下角的落款,果然是赠给自家老祖的。

难怪她之前没有感受到这幅字中的道韵,原来是因为已经落了款,这幅字归属于自家的老祖,所以也只有老祖本人,才能感受到字中蕴藏的道韵。

“可是……家祖已经离去,这幅字又如何……”程七月疑惑道。

“无妨,你只需要将此字供于他的牌位前即可,我自有我的用意。”林止水嘴角泛着一丝神秘的笑意。

“是,晚辈一定不负前辈所托。”程七月也猜不到这等高人前辈的想法,或许是和上界或者飞升有关系吧。

但很显然,这等高深莫测的秘密,并不是她这个层次有资格了解的。

“当然,也不是现在,现在时机尚未成熟。”

林止水又嘱咐道:“待你需要在家族中得到更多的认可时,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你再将这幅字供于老程的牌位前即可。”

他早就考虑清楚了。

一个高中小女生,花十几万买幅字,这种事情是很难一直瞒着的。

要想真正解决这事,就必须要让程七月在家里的地位更高,家族更宠爱她,才不会计较她花的这点钱。

仅仅送给家族长辈一幅‘海上升明月’,那显然是不够的。

但如果等到时机成熟,比如明年程家老爷子的忌日,程七月再将这幅‘念去去,千里烟波’供于老程的牌位前,以此进行祭奠,家族长辈自然会认为这孩子有孝心,更加看好她了。

这样一来,后患就解决了。

‘啧啧,聪慧如我。’林止水不禁暗叹自己的天才想法。

“合适的时机?”

而程七月却是听得有些迷茫。

什么时候才算是合适的时机呢?

老祖是羽化飞升了,又不是死了,并没有忌日一说,而这位林前辈却让她将这幅字供于牌位前,这么做,显然不是为了祭奠逝者。

她用膝盖想,也知道是别有用意。

但飞升就是天人两隔,就算家族倾尽宝物,恐怕也最多只能勉强和远在天界的老祖稍微联系一下而已,而正常的情况下,家族又怎么可能随便和老祖联系呢?

难道说……这位林前辈推算出了什么吗?

想到这里,程七月不由得心中一凛,隐隐猜测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便郑重地点头应道:“是,晚辈谨记,多谢您的指点。”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自然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林止水淡然一笑,“我这人不喜欢多管闲事,但你和老程毕竟都是我的客人,稍作援手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而程七月闻言,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中性俊美的脸上多了一丝低沉之色,深吸一口气,说道:“晚辈明白。”

“带上这两幅字便离去吧。”林止水满意地微微点头。

与这种能够理解他潜台词的聪明孩子聊天,就是轻松啊。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