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5章 棋手

由于不久前的惊天一爆,东园区的四季庭院这片别墅区,此时已经完全封锁了起来,居住在别墅内的一干人等也早已撤离,只有极少数人才能通过封锁线。

其中一座古色古香的东方园林式别墅内。

数十个程家子弟安静地站在一楼宽阔的厅堂里,尽管鸦雀无声,却依然能看出所有人眼中的焦急和不安,视线都集中在二楼。

其中穿着T恤长裤偏中性风格,犹如高中生少女般的程七月,也站在人群之中。

此时,她脸上有着一丝犹豫之色。

因为她还记得,上个月在那间神秘的字画店‘何明轩’之中,那位高深莫测的林前辈送了她两幅字画,一幅是送给她用于悟道的,而另一幅却说是赠给老祖宗的。

今天家族发生了如此大事,倘若老祖宗在此,她自然立刻就将那幅字献给老祖宗了,但老祖宗早已飞升,那幅字帖又是落款赠给老祖宗的,除了老祖宗本人之外,谁也无法催动,就算她现在拿出来也没有意义。

而且那位林前辈说过,让她在合适的时机再拿出来,供于老祖宗的牌位前。

现在是合适的时机吗?

程七月无法确定,所以她一直有些犹豫。

这时,门外走进了一个身穿黑色风衣,中长发束在脑后的男子,只见他步伐稳重,面容凌厉地跨过了大门,走入厅堂之内。

正是程不休。

“不休长老。”

一个个程家子弟纷纷行礼问候。

这位不休长老作为老祖的嫡系,修为又是第三天关的顶点,在家族众位长老之中,这位长老的地位也是很高的,仅次于大长老。

程不休淡淡点头,随即瞥了程七月一眼,说道:“七月,你跟我一起上去。”

“是,父亲。”程七月点了点头。

父女二人立刻沿着楼梯上了二楼,走进了一间卧室内。

卧室内的大床上,正躺着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他双目紧闭,昏迷不醒,面容枯槁的样子犹如僵尸,而床边上则是坐着一个气质阴柔的少年,此外还有五人站在大床的旁边。

“不休,你刚才也去联系其他高人了吗?”

其中一白发老太太开口道:“可有其他当世高人愿意来救治家主吗?”

程不休微微摇头。

另一西装革履的青年叹了口气,说道:“唉,我刚才飞剑传书请教过囚道人了,他说一旦被‘天狗’这等外魔异兽袭击,吞食生机本源,除非天仙下凡,否则……恐怕是无人能救,连囚道人这等破五关的绝世高人都没办法,就算其他高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刚才也请教过流湖散人前辈了,流湖散人也没办法……”

“唉,羽落仙子当时恰好不在,所以也没来得及赶来,而且……谁又能想到居然会有一头‘天狗’伪装成凡人来此呢?”

“若非老祖留下的镇族手段,恐怕我们程家都差点灭族了……”

程家长老们纷纷叹息。

“安静。”

坐在床边上的阴柔少年微微皱眉,轻喝了一声。

待房间内安静下来之后,阴柔少年又看了一眼程不休,以及他身后的程七月,问道:“不休,你刚才接了谁的电话?还特意出去接……现在又带七月上来?”

程不休的目光扫过了众人,说道:“方才,有一位老祖生前相识的前辈高人联系了我,我和他说了如今的情况,他建议我们联系天界的老祖。”

“联系老祖?”

那阴柔少年皱眉道:“老祖飞升前的确留下了两只‘彼岸草人’,可以让老祖的意志破开天人阻碍,神念降临凡间,但也就两次机会而已,若是老祖也救不了家主,不过是白白浪费。”

“我请教囚道人的时候,就问过这件事了,囚道人说,即便天界有救治家主的方法,但仅凭老祖意志降临,想来是也无计可施。”

“不错,流湖散人前辈也是如此说的,倘若天仙下凡,或许可救,但仅凭隔着天人两界的意志降临,怕是无望。”

“我问过羽落仙子,她的回答也差不多是这样。”

程家诸位长老纷纷摇头。

程不休微微皱眉,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那位前辈高人既然如此说了,自然不是胡言乱语。”

“前辈高人?”那阴柔少年问道:“不知你说的那位前辈高人是谁?”

“大长老,那位前辈乃是隐世高人,不喜纷扰,未曾允许我透露,恕我不能说。”程不休摇了摇头,说道:“但我可以肯定,那位前辈神通广大,断然不会胡说。”

阴柔少年紧皱着眉头,说道:“不会胡说?连囚道人这等破五关的绝世高人都说没用了,其他高人也都这般说,难不成这些高人才是胡说吗?”

“七月也见过那位前辈,她也清楚。”程不休伸手拍了一下女儿的背部。

程七月上前一步,恭敬地说道:“大长老,还有各位长老,那位前辈的确是深不可测,既然他这么说了,想必是有他的道理。”

程不休淡淡道:“七月这孩子还在第一天关‘书院学生’,修行规矩便是不可撒谎,你们应该信了吧?”

“七月不过第一天关的修为,又如何看得出你所说的前辈高人修为?”

阴柔少年缓缓摇头,随即说道:“莫不是你所说的前辈,是谪仙人?或者是仙人转世?”

程不休皱起眉头,不敢透露关于林前辈的太多信息,只是说道:“彼岸草人固然珍贵,但如此大事,就算浪费一个,请老祖定夺此事,又能怎么样?”

“老祖才刚刚飞升,他老人家留下彼岸草人,是为了等到他在天界得到更好的法门之后,我们再联系他,才对得起彼岸草人的价值。”

阴柔少年淡漠道:“如此轻率就用掉一个彼岸草人,恐怕老祖也会不悦。”

“那位前辈……”

程不休正要说话,却是发现卧室内的光线骤然黯淡了下来,只见一道清冷的月光凭空诞生,化作一道光柱投射在了卧室内的空地上。

众人脸色一变,转头看去。

只见点点月光凝聚,而后形成了一道长发飘飘的窈窕女子身影,看似真实,但面容模糊,也略显虚幻。

“萧穗前辈。”

“见过萧穗前辈。”

程家众人见状纷纷行礼。

如此以月光凭空凝聚投影的手段,也就太阴天渊一脉的高人才能办到了。

而这位萧穗前辈,他们也早就认识了,乃是老祖飞升之前的同道友人,同为太阴天渊这一道统的绝世高人,神秘无踪,且神通广大。

传说……这位萧前辈乃是天仙化人,上界的仙人转世,即便是破五关的绝世高人们,也会给她面子。

“程家现在情况如何?”那月光投影‘萧穗’淡淡问道。

“萧前辈。”

阴柔少年连恭敬道:“今日,有一只隐藏在凡间的自由外魔‘天狗’,伪装成凡人,潜入了我程家族地,连杀我程家数人,还重伤了家主,幸好老祖飞升前留下了一件异宝,才击杀了那天狗,不过家主被那天狗吞了生机本源,危在旦夕,不知您可有什么办法?”

“天狗……”萧穗轻轻点头,随即说道:“我也没办法,天狗这等外魔异兽,在诸多外魔之中也属于上等,一旦被天狗吞了生机,一般而言,凡间便无可救治,除非有逾越五关的仙家大能出手。”

阴柔少年用余光瞥了一眼程不休,又问道:“那若是用彼岸草人,请老祖降下意志,可有方法救治家主?”

“降下意志?”

萧穗笑了,说道:“你们难道没有问其他高人吗?你们老祖也不过刚刚飞升罢了,仅凭意志降临凡间,天人相隔,既无法力,也无神通,最多只能操控一下凡间的天地灵力而已,又如何救治?”

“多谢萧前辈指点。”

阴柔少年朝着萧穗拱手之后,又转头看向程不休,冷冷道:“不休,你现在信了吧?连萧穗前辈都如此说了,你还有何可争辩的?”

程不休皱起眉头,沉声道:“我说了,那位前辈神通广大,恐怕还在老祖之上,又岂会诓骗于我?”

“你……”阴柔少年脸色微微一变,深深地皱着眉头:“连萧前辈都说了,你还……”

“等等。”

萧穗却是忽然打断了阴柔少年的话,虚幻模糊的双眸看着程不休,轻声道:“你说的那位前辈……可是姓林?”

程不休微微一怔,随即颔首道:“是,莫非萧前辈也认识?”

萧穗不由得笑了,说道:“我也不过是有幸与林前辈有过一面之缘罢了。”

旁边的阴柔少年和程家众长老闻言,不由得怔住了。

连萧穗这等天仙转世的高人都称之为前辈??

那……那位林前辈该是何等高人?

“既然林前辈都这么说了,那自然是没错的。”萧穗微笑道:“那就联系你们的老祖吧。”

阴柔少年沉默了一下,应道:“是。”

连萧穗前辈都主动自抽脸面了,明明刚说过请老祖意志降临也没办法,转眼间就改口认同,他又能如何呢?

萧穗却是抱着双臂站在一旁,面露思索之色。

刚才她给那位林前辈打电话时,林前辈说他已经联系了程家,想必是联系了程不休吧。

最让她在意的是……林前辈说,他在下棋。

以她对这位林前辈的了解来看,这位伪装极好的神秘高人,那般随意地赠送诸多珍贵无比、蕴含大神通的字帖,就算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气运功德,也是不值得的。

所以,她认为这位前辈很可能是在布置棋子,或许是因为将来有大劫降临,又或许是为了其他谋算……

总之,这位林前辈就像是棋手一般,视诸多修行者为棋子,在这世间搅弄风云,恐怕除了天界的那些大仙神之外,谁也猜不透这位前辈的真正用意吧。

而刚才,这位前辈又说了他是在下棋……

这就值得深思了。

莫非……程家经历这一劫,其实也只是那位前辈的一步棋?

……

……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