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冷

窗外已是一片漆黑。

林止水看了一眼挂在家里墙壁上的时钟,已经十点多了,便再次走到了佘惜露的卧室门前,用力地砸了几下门,大声道:“小蛇,快十点半了!还没睡够吗?你再不起床,我就快饿死了!”

然而,他咚咚咚的敲了好一会儿,卧室内还是没有半点反应。

他不由得有点无奈,但也只能放下手,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继续等这丫头睡醒。

小蛇这丫头没什么安全感,有人在身边的时候,永远都睡不着,所以她睡觉的时候,卧室门几乎都是反锁的,生怕有人进去。

——所以夜袭这种事情,也只能想想了。

不过,佘惜露一向都是早上七八点睡觉,晚上七八点醒过来,每天睡满十二小时,今天怎么睡了这么久?

“听说睡眠时间长,都是因为体质不太好……要不要带她去医院看看啊……”

林止水有些发愁,又摸了摸有点发瘪的肚子,更加发愁了。

在一小时之前,他就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但他不能一个人先吃。

在好久以前,大概是刚住在一起的那会儿,有一次他等不急了,就一个人先吃了晚饭,结果小蛇这丫头起床之后,什么也没说,一个人默默吃完之后,第二天该吃晚饭的时候,她就说不饿,一直饿到林止水去睡觉,才自己一个人做饭。

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心理,但也能猜到,估计是她觉得自己被孤立了、遗忘了,当时假装若无其事,事后就宁可饿着一个人吃了。

这丫头既敏感又脆弱,胆子小得像老鼠,偏偏很要强,还喜欢把事都藏在心里。

也就在网络上的她,才显得比较有自信,与现实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矛盾而统一。

所以,现在林止水也不敢一个人先吃。

砸门似乎也没什么用,这丫头睡觉的时候总不至于也戴上助听器,如果是侧着睡,用还有点听力的那边耳朵压着枕头,那就八成是听不到了。

他总不能强力破门而入吧。

除了饿着肚子等着,他还能怎样呢?

还不是像个父亲一样把她原谅。

“等这丫头醒了,起码得打三下屁股再说!”林止水暗想。

又过了片刻,卧室门那边传来了一声轻响。

终于醒了?

林止水站起身,走出客厅,便看到穿着白色卡通睡衣的佘惜露,正好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她赤着白皙的小脚,垂着脑袋,一头有些凌乱的乌黑长发像是贞子披散着,也没戴眼镜,身体还有些摇晃地走了出来,脚步明明很稳,身体却在莫名的扭动,半露的腰肢像水蛇一样纤细柔软。

“哟,我刚还准备破门进去呢。”

林止水笑吟吟地走了过去,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屁股上,责怪地说道:“你饿了我两个小时,等会儿让我亲一下不过分吧?”

“嗯?”佘惜露停下脚步,也没抬头,只是微微把脑袋偏了过来,鼻腔里发出一个质疑的声音。

“嗯什么嗯?你怎么这么晚才起来,生病了吗?”

林止水无奈地叹了口气,一边伸手把她披散在额前的头发拨开,打算试试她额头的温度,一边轻声道:“你平时起床之后,不是都会自己梳好头发再见我吗?今天怎么不梳……嗯?”

当他拨开佘惜露披散的头发时,不由得微微一怔。

因为她脸上的神情,并不是他想象中怯生生的羞涩和小鹿般的惊慌,而是一张完全没有表情的面容,略显苍白的皮肤此时犹如冰雪一般,那双没有丝毫焦距的眸子,正冷冰冰地注视着他。

冷。

除了冰冷之外,那双眼睛里根本找不到丝毫温度,没有半点感情。

那种眼神,就像是在打量一个陌生人……不,或者说她仿佛看到的不是人类,而是死物!

“怎么了?”林止水微微皱眉。

这是生气了?

难道是因为被他吵醒之后,起床气发作了?

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有起床气……也是,平时她都起得比较早,也很少这么吵过她。

“你敢打我?”佘惜露的声音有些冷漠。

林止水忽然发现,这丫头生气的时候,说话居然就不结巴了?

“你睡糊涂了吗?”

他可不怕这丫头,失笑一声,便又伸手在她的屁股上用力地拍了一下,说道:“我打你屁股怎么了?你再跟我闹,信不信我把你裤子脱了再打?”

佘惜露似乎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敢打她,脸上呆滞了一下,随即身体缓缓颤抖了起来。

林止水正想再来一下,捍卫一家之主的地位时,却见她忽然白眼一翻,就身体一软,当场晕倒了过去。

“啊?”

林止水连忙抱住自家小蛇,让她躺在自己怀里坐了下来,不禁无奈道:“喂喂,不至于吧?我都打过你屁股多少次了,你怎么还气晕了?呃……你肯定是饿晕的,跟我没关系……”

然而,佘惜露已经晕了过去,脖子枕在他的臂弯上,软软地仰着脑袋,显露出白皙颀长的脖子。

“咦?”

虽然同住了接近一年,但林止水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没戴眼镜,也没被头发遮住的模样。

微淡的眉毛很秀气,紧闭的双眸,可以清晰地看到长而细密的睫毛,鼻子挺而巧,红润的薄唇微微翘起,面容的轮廓很是柔和,皮肤虽然略显苍白,但却像是玉一样。

她安静的睡颜,就像是一幅画作。

林止水倒是没想到,这丫头去掉那副又黑又粗又大的笨重眼镜之后,颜值居然还挺高的,尤其是眉眼之间隐约透露出的一丝妩媚,平时全都被那副眼镜遮住了。

他微怔地看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轻轻掐了一下佘惜露的脸蛋:“喂,没事吧。”

“嗯……”这丫头似乎感觉到痛了,鼻腔里发出一丝绵软的声音,嘴唇也微微撅了起来,显得更加翘了。

“你是不是在装睡?想被我吻醒吗?那我满足你。”

林止水笑了笑,便慢慢低下头,朝着她的嘴唇亲了下去。

不过,他才刚低下头,还没等他凑上去呢,佘惜露就睁开了眼睛,傻愣愣地望着他,眼神有些懵,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随即,刷的就脸红了。

林止水见她醒了,瞬间低下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像是蜻蜓点水般地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佘惜露愣了一下,随即连忙慌乱地推开林止水,也不顾小屁股摔在了地板上,就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红着脸地退后了几步之后。

“你……你你你干嘛……”她捂着摔疼的屁股,羞恼而委屈地瞪着林止水,因为高度近视而没什么神采的眼睛里,却没多少生气的意味。

林止水故意舔了一下嘴唇,笑眯眯地说道:“哟,我的公主醒啦,莴苣公主吃了毒苹果之后,果然是被捡到水晶鞋的青蛙王子吻醒的,童话里也不都是骗人的嘛。”

“什……什么啊……”佘惜露一脸懵逼,额头上写满了问号。

“谁让你装睡,就算是一点惩罚吧。”

林止水笑了笑,转身走进厨房,随口说道:“快去洗漱,准备吃饭了,等了你这么久,我快饿死啦。”

“装……装睡?我没装……装睡啊……”

佘惜露一脸茫然,又眯着眼睛看了看模糊一片的周围,发现并不是在自己的卧室里,不由得又是一愣,“我……我怎么在这里醒了……”

她只记得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里了。

难道那家伙撬开了她的门?

佘惜露忽然发现自己头也没梳,也没洗脸刷牙,毫无形象的样子,就被这家伙看到了,不由得有点慌,也顾不得想那么多,就赤着小脚快步跑回卧室了。

‘他刚才还亲了我一下,我没还没刷牙,该不会有口臭吧……’

她红着脸想着。

……

PS:后面还有个单章啦。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