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全都来了

夜色弥漫,一团淡薄的水雾缓缓浮现而出,随即消散无踪,显露出了身穿短袖短裙的长腿少女。

“小松树,我又来啦。”

晏水水笑眯眯地背着双手,站在字画店门旁的松树前,问道:“你该不会又不记得我了吧?”

松树的主干树皮上浮现出了一张面孔,有些发呆地看着晏水水,足足过了半晌,才张开嘴巴,慢腾腾地说道:“记得。”

“小松树,你主人可是说了,以后你就交给我照顾了,也愿意让你修行化人,你可要乖乖听话呀。”

晏水水笑着摸了摸它的树皮,说道:“你稍微等一下,我现在就建造祈天法坛,祈求上界的‘秽土建木’道统赐予你法身。”

“谢谢你。”松树面孔缓缓说道。

晏水水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而后打量了一下周围,说道:“唔,这片空地差不多足够建造祈天法坛了。”

说罢,她一挥手,面前的空地上便出现了一张四四方方的红木桌,桌上还铺着一层单薄的灰白色树皮,树皮上涂着一道道诡异的花纹,以树脂作为颜料,大量的花纹拼凑在一起,似乎组成了类似于树形图的形状。

她笑吟吟地解释道:“这就是祈天法坛,我秽土建木一方的道统,要求的法坛是以木为案,以树皮承载法理,如此方可沟通远在天界的‘秽土建木’。”

松树面孔懵懵懂懂地看着桌案上的花纹。

“还有祭品。”

晏水水站在桌前,伸出一只纤手,从桌面上方隔空缓缓拂过,只见桌面上开始出现了一份份祭品。

有人参、甘草、灵芝、雪莲花、何首乌……等等药草果实花卉,还有三种树根,以及三十六片各个品种的叶子,正中央悬挂着一串铜铃。

“三种树根,十八种花草果实,三十六种叶片……唔,差不多就这些祭品了。”

晏水水确认了一遍桌上的祭品,随口解释道:“这第一次立下祈天法坛,只是赐予你第一天关的法身,对于祭品的要求很低很基础,以现代的科技水平栽培这些植物很容易,所以我白天就凑齐了。”

随即,她又是一挥手,在桌案空着的地方再次放了一张厚重的木板,便开始在木板上摆放起了一张张木牌。

木牌上则是写着一个个神话人物的名称,伏羲、女娲、神农、共工、祝融、句芒、蓐收……

晏水水的目光一一扫过这些神位,开口问道:“小松树,林前辈有没有教过你修行界的正史?”

松树面孔上流露出一丝惘然,摇了摇头,身上的针叶也跟着轻轻晃动。

“那我来和你科普一下好了。”

晏水水一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复杂的,大概就是……

“很久很久以前,这个世界发生了一场大灾难,导致天地大变,外魔肆意游荡,修行者也无法吸收天地灵气修行,还几乎被外魔灭绝,所以上界的仙神们,就想出了新的修行之路,也就是如今的‘法身’之道。

“法身,可以说是微型化、简陋型的仙神外壳,呃……也可以说是山寨版。

“借助祈天法坛,沟通天界仙神道统,就可以引来仙神意志的关注,一旦被某位仙神选中,那位仙神就会降下力量,将其传承力量化为‘法身’传给凡俗,这样一来,即可得到一定程度的仙神之力了。

“尽管只是山寨版,与原版的差距极大,但毕竟也能一窥仙家神通,也是凡间与外魔对抗的凭借。”

说到这里,她发现松树的面孔上有些懵逼,似乎没懂的样子,不禁愕然道:

“呃,你好像只懂现代的词汇是吧?

“我想想……嗯……用现代的话来说呢,这祈天法坛,其实就是招聘会,每一方道统,就是一个招聘人才的公司,我秽土建木啊,无间天庭啊,极夜灵山啊,太阴天渊啊……等等道统都可以理解成各个公司。

“而你现在就像是在参加面试,面试方是我秽土建木这一方道统,至于面试官,就是这些木牌神位所代表的仙神意志了。”

晏水水絮絮叨叨地说完这么一通,有点痴呆的松树愣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恍然明悟般地点了点头。

她这才松了口气,说道:“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吧,这祈天法坛,就是在帮你申请‘法身’的传承,如果有哪位仙神看中你了,你就能开始法身修行了。”

松树上的面孔想了想,有些忐忑地问道:“那如果没有仙神看中我呢?”

“不会的。”

晏水水摇摇头,说道:“修行界历史上,几乎还没有出现过祈天法坛失败的案例,就算神位高的那些仙神看不上你,也会有次一等的,次一等的看不上,还会有更次一等的……总会被仙神选上的,而且你还是松树成精,又是林前辈这等仙家大能点化的,说不定是抢手货呢。”

“那万一很多仙神看中了呢?”松树又疑惑道。

“那也没关系。”晏水水笑道:“你想选哪位仙神就选哪位仙神,这是你的自由。”

松树又想了一会儿,疑惑道:“神位高和神位低,有什么区别吗?”

“有区别,但不是太大。”

晏水水双手抱臂,细心地解释道:“一般来说,当然是神位越高的仙神,法身神通越强,但也不会太夸张,毕竟不同神位的仙神,最大的区别是‘上限’,而在凡间,这个极限其实没有意义,因为就算是破了第五天关的绝世高人,法身圆满,也比不上真正的仙神。”

“哦,那就选个顺眼就行了,是吧?”松树有点迟钝地点了点头。

“呃……也可以这么说吧。”

晏水水迟疑地点了下头,又说道:“不过尽量选高位仙神总是没错的,你虽是树妖,但我秽土建木的众多仙神法身,也有不少适合你的,比如五帝之中的青帝,或者是木神句芒。”

“当然了……”

她顿了顿,说道:“你最理想的法身还是三皇之一的神农,只可惜三皇位格太高,在历史上都很少有三皇法身的传承者,可能性很低就是了。”

“噢,我知道了。”松树有些跃跃欲试地说道:“那就开始吧。”

晏水水笑了,说道:“行吧,这祈天法坛,起码得有一位同一个道统,且过了第一天关的修行者,才能主持,我正好符合要求。”

松树不由得疑惑道:“那第一个法身修行者是哪来的?”

“这我怎么知道?就和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一样,反正也没什么意义。”

晏水水耸了耸肩,也不多言,就走到了祈天法坛前,口中轻念法咒,指尖点在了铺在桌案上的树皮边缘,正好是树形图的根部。

不多时,也不见祈天法坛上有什么特殊动静,只是摆在第二层的木牌神位开始微微颤抖,铜铃也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知道,此时仙神的意志已经注意到这里了。

“去。”

晏水水轻喝一声,法力源源不断地融入法坛的同时,也将这无形的意志转移给了身后的松树。

而她的视线则是注意着众多仙神排位,心中有些期待。

也不知会有哪些仙神看上小松树,为之现身呢?

下一刻,桌案上的木牌神位逐渐安静了。

然后,短暂的安静之后,只见一道道模糊的虚影从木牌神位上缓缓浮现而出,投射在半空中。

这一刻,众多虚影悬浮在半空中,每一道虚影都散发着令人心颤的宏大气息。

其中犹如众星捧月般为首的三者,一为身穿羽衣、面带慈爱笑意的女子虚影,一为手持星图异书的威严男子虚影,一为身披百草、笑容亲切随和的老者虚影。

以这三者为首,一道道虚影的视线,无一例外都在注视着不远处那一颗还有些幼小的松树。

“怎……怎么可能……”

晏水水近乎呆滞地望着这一幕,喃喃道:“竟然……全都来了……”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