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人脸

说话间,林止水看了一眼店里的书桌等等家具,与他离去时没什么差别,依然在原位,看来客人也没怎么闹,便微笑道:“韩女士,麻烦你替我看店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是我的荣幸。”

韩素心连说道:“而且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就算我不在,只靠您留在店里的这些珍宝,想来也足以震慑住他了。”

林止水微微一怔。

这话……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

难道她的意思是,只依靠他留在店里的这些字画,就可以让程七月的家人心服口服吗?

这……倒也是有可能的,毕竟这么多精妙绝伦的字帖挂在一起,还有意境满满的水墨画陪衬,视觉效果想必是不错的。

就算不太懂得欣赏书法,但好歹也是程老爷子的后辈,长期熏陶之下,应该还是有点眼力的。

嗯,这么一想,大概勉强或许应该也能说得通……吧?

不过,他还是感觉有点怪怪的,便谦虚地笑了笑,说道:“有的时候,与其多费口舌,倒不如用实力说话更合适。”

“您说的是。”韩素心赞同地点了点头。

难怪林前辈在离开的时候,告诉她不必担心,让她不用紧张,放轻松。

现在看来,果然是留了后手啊。

两件提前留下墨迹的至宝——青阳尺和两仪聚法盆,即便无人操控,也足以应对她这样的寻常修行者了。

忽然,她心里一动,不由得问道:“这么说,林先生您在离开前,就已经算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了吗?”

林止水听得有点懵。

算到什么鬼?

这位脑残粉同学是不是有点过于盲目崇拜了,把他当成了料事如神的诸葛亮吗?

不过,程七月的家长上门这件事,他的确是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快,这小丫头说好了保密,竟然连一天都撑不过去,嘴也太松了。

于是他微微摇头,实话实说:“我也不过是提前做了点准备而已,这世间之事,又有谁能算得清楚呢?”

“提前准备……”

韩素心听到林前辈‘谦虚之词’,不由得若有所思。

果然,今天发生的一切,林前辈早就已经有所预料了。

此时她细细回想之下,也察觉了一些蛛丝马迹。

比如,今早林前辈洗完笔之后,却没有将两仪聚法盆内的墨水倒干净,看似无意地留下了些许墨迹,却为两仪聚法盆提供了灵力。

而后,给她写‘定’字的时候,像是不小心般地在青阳尺上留下了一个墨点,这又是一个伏笔。

这间字画店看似脆弱,但程家的那位修行者男子与她斗法,即将摧毁字画店时,两仪聚法盆却恰好化解了这次危机。

当外魔降临时,这个‘定’字也发挥了超乎想象的作用,隐藏在字帖深处的大神通,那足以镇压乾坤、定格万物的大神通,恰好在外魔降临之时,主动飞了出来,当场镇压了那外魔。

就连青阳尺和两仪聚法盆也像是早有计划一般,同时飞起灭杀了外魔。

如此多的巧合,她又岂能猜不到?

单从字帖来说,如果只是为了让她恢复神魂的伤势,这个‘定’字只需要发挥最浅显的作用就够了。

但蕴藏了如此大神通,以她现在的修为还无法催发时,就恰好在外魔降临的紧要关头派上了用场,这就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想必是林前辈已经算到了外魔降临!

看似都是些无心之举,实则步步都充满了算计的意味。

这是何等可怕的算力?

韩素心早就听说过一些关于仙家大能的神话传说。

那些仙家大能的算力之可怕,前算五百年,后算五百年,过去未来都在其掌控之中,即便无法看清细节,也能洞察大势!

而林前辈这一波精妙无比的算计,也让她忽然觉得……或许,传说也并非虚言。

越是深思,她就越发感觉到这位林前辈的可怕,布局毫无痕迹,宛若天成,这般惊人的算力,难怪能成为站在云端的执棋之人。

但……如此善于算计,在凡尘开设这样一间字画店,到底是在搅动怎样的风云呢?

想来,她也不过是其中的一枚棋子吧……

“怎么了?”

林止水见韩素心沉默不语,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得疑惑道。

韩素心豁然惊醒,收敛心思,叹息道:“晚辈只是在想,今后该何去何从,又该如何掌握自己的宿命……一时间,有些惆怅罢了。”

林止水有点无语。

他刚才的那一番废话,竟然也能引起她的深思吗?

这些喜欢玩深度的文青啊,就是喜欢思考这些浪费时间的哲学问题,一点也不实际。

不过,毕竟是客人,还是得配合点,投其所好,才能攻其内心。

“宿命,就像是一盘盘棋局,天地如棋盘,众生如棋子,每一枚棋子的地位都是平等的,但是一枚棋子何时出场,在什么位置出场,就决定了它的价值……若不分输赢,便没有活路。”

林止水摇头一笑,双眸看着韩素心,努力让眼神中表现出三分淡然,三分怅然,以及四分决然。

看到了吗?我眼中的扇形统计图?

再配合这番看似有深度有道理的废话……颤抖吧,传统味的哲学系文青!

韩素心看着林止水,不由得心中一震。

这是看透了她的心思,所以才用这番话提醒她吗?

果然,林前辈真的是在谋划着什么,如此赠送一幅幅字帖给修行者们,也是为了布置他的‘棋局’吧。

而她这枚棋子,想在这凶险的棋局之中存活下来,就要让林前辈赢得这盘棋局……

天地如棋局,林前辈固然是棋手,但又何尝不是在‘宿命’这个最大的棋手之下挣扎的棋子呢?

一时间,她有些理解林前辈眼神中的复杂情绪了。

韩素心深吸一口气,忽然感觉心头有些沉重,但也涌出了斗志,不由得沉声道:“多谢前辈指点,晚辈定当努力。”

林止水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但还是维持着微笑,点了点头。

还真叫起前辈了啊,这位脑残粉客人该不会是打算跟他学书法吧?

不过,在书法界,称呼前辈、晚辈什么的倒也正常。

“对了,林前辈。”

韩素心忽然说道:“程家那人在离开前,说是明天会来向您……认错,打算给您赔礼道歉。”

她本想说是认罪,但转念一想,程家的那位修行者也并没有犯什么大错,何必说的这么严重,影响前辈的判断呢?

而且,她心中隐隐有一个怀疑,却不敢说出来。

——或许,外魔降临这个意外,也是林前辈算计之中的一部分呢?

毕竟那个外卖员也是林前辈点餐叫来的,恰好看到了她与程家修行者的斗法,才引来了外魔,实在太巧合了点。

‘认错什么鬼?’

林止水愕然,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问道:“你觉得他错在何处?”

这位脑残粉该不会给别人灌输了什么奇怪的观念,让人家来道歉吧?

干得漂亮啊!

“这……”

韩素心犹豫了一下,难道林前辈在考验她的是非观?

她便小心翼翼地说道:“第一,他擅闯您的字画店,对您并无尊重之意,但不知者无罪,也不能全怪他;第二,他不知道这字画店里的一切都是您的东西,还打算带回原本属于他们程家的那部分,但被我制止后,他也知错了,所以打算明日来向你负荆请罪。”

她自认为说的都是事实,只是有些偏袒之意,但无愧于心。

主要是,那程家修行者离开时说的那句‘回去处理一下后事,是死是活,莫要波及程家之人’,让她明白,这人也并非强取豪夺的邪道,所以升起了同情之心。

“就这两点?”林止水问道。

“呃……他差点拆了您的字画店……”韩素心又补充道。

林止水听完,不禁在心中暗松了口气。

任由谁家孩子被骗了十几万,只是买了一幅没什么名气的字帖,恐怕都会暴怒吧。

擅闯算什么,想要回原本属于他们家的十几万块,也是很正常嘛。

至于拆了他的店……这个虽然有点暴力,但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不过,听上去似乎已经被韩素心化解了,也不知道她和人家说了什么,难不成是把他吹嘘成了什么大书法家,隐世高人?

又或者用她自己的人脉能力之类的帮忙了?

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林止水看着韩素心的目光不由得多了几分温暖,微笑道:“只是一间小小的屋子而已,拆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你不必太在意,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晚辈只是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力而已。”

韩素心连说道,同时暗叹一声,林前辈果然是心胸宽广、善意仁厚之人啊。

‘微不足道的力还行……也太会说话了吧?’

林止水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说道:“新的外卖估计要等会儿才能到,你要不要吃点?”

“这……不用了,晚辈先告辞了。”韩素心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连忙拒绝了。

现在她对外卖这个词有点敏感,人生第一次引来外魔降临,就是因为那个凡人外卖员,若无林前辈赐字,只怕是已经沦为外魔的口粮了。

“随你。”

林止水也不强求,毕竟这女人一看就是有钱人,可能吃不惯这种便宜早餐,便随她去了。

待韩素心离开之后,他等外卖有点无聊,忽然想起来,之前给韩素心写字的时候,笔尖不小心碰到了那块压纸的青石镇尺。

没记错的话,是留了一个墨点。

当时他没来得及擦干净,就忙着回去买电了。

林止水走到书桌后,拿起桌上普普通通的青石镇尺,不由得有些疑惑。

青石镇尺上干干净净,半个墨点也看不到。

难道是韩素心帮他擦拭过了?

林止水不由得笑了笑,这位女粉还是很细心的嘛。

他看了一眼摆在旁边笔山上的心爱毛笔,虽然早上刚洗过一次,但之前写定字的时候又沾染了墨水,此时笔头上的墨已经有点干了。

他便拿起毛笔,又端着门口的灰色铁盆,去洗手间接了半盆水,重新回到门口洗笔。

“咦?”

不知道为什么,林止水总感觉这灰色铁盆里的水,似乎有点发绿,隐隐透着那种幽深的暗绿色。

他也不管那么多,反正先把毛笔洗了再说。

待洗完笔之后,盆里乌黑的墨水也隐隐有点泛着绿色,他微微摇头,便将这盆水倒在了旁边的松树土壤圈里。

随即,便放下铁盆,拿着毛笔转身回到店内。

而在他转身回去的时候,却未曾看到,那隐隐泛绿的墨水渗入土壤之后,就迅速渗透消失,仿佛被吸收了一般。

与此同时,这颗健壮的松树忽然微微颤抖了一下,主干上布满裂纹的树皮开始缓缓扭曲起来,大量的裂纹不断变化着,半晌才消停下来。

而那树皮裂纹此时的模样,就像是……一张人脸。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