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定!

居然有凡人在场!

程不休脸色难看地盯着那凡人外卖员,风衣袖子下的手指屈指一弹,一根银针顿时无声无息地飞了出去。

只见空气中寒光一闪,银针便绕到了外卖小哥的身后,瞬间刺入了他的头皮内。

门口的外卖小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眼前一黑,软软地晕倒在地,手中装着早餐外卖的塑料袋也掉在了地上,豆浆和汤汁都流了出来。

“忘神针?太晚了!”

韩素心寒着脸低沉道。

她知道,刚才这个程家的修行者放出了忘神针,消除了那凡人在这一刻的记忆,试图避免被外魔察觉。

但刚才青阳悬空,斗法的动静那般大,除非是瞎子,否则谁看不到?

下一刻——

当那外卖员倒地之后,周围忽然隐隐发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化,遥远处的场景似乎出现了扭曲,温暖的金色阳光开始缓缓变成惨绿色,发白的石板上泛起了一层碧油油的渗人绿光,就连窗外的天空也像是被泼了一桶碧绿色的油漆……

在这一刻,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染上了一层朦胧如油画般的幽绿色。

唯有程不休和韩素心没有受到影响。

任何一个修行者,见到眼前这一幕场景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外魔要降临了!

程不休见到这一幕,脸色愈发难看。

虽然他的性子人如其名,一旦认准一件事,不做到就不罢休,但还是会小心计划,避免惹祸的。

方才他感应到青阳尺正品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这个修为似乎不逊色于他的女人,怀疑对方可能也是刚刚发现青阳尺,还没来得及炼化,所以他才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布置好幻境和无声禁制,就动手抢了。

现在看来,青阳尺是这间字画店主人的东西,他似乎惹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更让他难以忍受自己的是,他斗法居然还被凡人所察觉,引来了外魔!

但外魔当前,他不能逃,逃也没有用。

当外魔降临时,引来外魔的修行者所在的区域,就会被扭曲分割出现实世界,这发绿的外道魔域就是证明!

“咚!咚!咚!”

忽然,一阵敲击石头般的动静从门外传来,让两人俱是心中一寒。

二人立刻走出字画店,看向了传来声音的深巷处。

只见深巷内缓缓出现了一只形状怪异的兽类,它模样像是赤色的豹子,额头有着一只尖角,长着五条尾巴,口中发出的吼叫声竟然如同敲击石头一般,显得怪异无比。

它铜铃般眼睛有大半都暴露在眼眶外,上面布满了一根根扭曲的血丝,嗜血而疯狂地盯着面前的两个人类修行者。

“是‘狰’!”

韩素心眼神一变,立刻认出了眼前这只异兽,在诸多异兽外魔之中,‘狰’或许只是排在下游,但寻常修行者根本不可能对付它!

“狰?”程不休也是瞳孔骤缩,心中生出绝望,不由得惨笑一声,“没想到我竟会死在这里?”

‘狰’的可怕,他在数十年前就见识过了,那一次他是受命追捕一只获得自由意志、潜伏在凡间的狰,同行的还有十余位修为不逊于他,甚至比他更高的修行者联手,却没想到那头狰竟是那般可怕,他们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才勉强消灭那头狰!

最终,只有他和另一人活了下来。

而现在的情况更糟糕,而且几乎不可能有人支援,因为一旦有其他修行者闯入这外道魔域之内,就有可能引来更多更强大的外魔!

就凭他们两个人,该怎么对付这只可怕的狰?

即便是那些即将飞升的绝世高人,也绝不可能冒险闯入外道魔域的。

已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咚咚咚!”

仿佛快速敲击石头般的异响声中,那头狰粗壮的四肢猛地用力,便化为一道黑影朝着两人冲了过来!

太快了!

韩素心的脸色剧变,正准备取出法宝拼命拖延时,却是忽然感觉袖袍内传来一丝异动。

她微微一怔,也来不及多想,一挥袖——

“哗——”

只见一幅普普通通的白色字帖随风展开,从她的袖袍中飞了出来。

略显发黄的白色宣纸在空中飞舞,上面可见一个黑白分明的‘定’字,此时这幅字帖就像是活了过来一般,无风自动地飘舞在半空中,字帖上那个龙飞凤舞的定字随着字帖而动,似乎即将从字帖上跳出来一般。

“定!”

忽然间,一个平静淡漠又透着一丝笑意的宏大声音,犹如滚滚雷霆炸响,在这诡异的外道魔域之内回荡了起来。

韩素心听到这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之后,顿时激动万分地望着那当空飞舞的字帖,心中涌出了无限的希望。

她听出来了,这是林前辈的声音!

随着这平淡的声音响起,在空中飘舞的字帖上,那个漆黑的‘定’字忽然飞了出来,脱离了字帖,飞上幽绿的魔域上空之后,这个字便开始急剧地放大。

顷刻间,这个巨大的定字就放大到仿佛足以遮蔽天空一般,而后朝着下方的那只‘狰’缓缓压了下来!

这个巨大的墨字,正如它本身的含义,宣告着它的规则——

定!

那只凶残可怕的外魔异兽‘狰’,在这个定的压迫之下,疯狂地颤抖着试图挣脱,却无法动弹丝毫!

遮天蔽日的墨字压迫而下,似乎连幽绿色的魔域都在颤抖!

“这……”

程不休震撼地看着这一幕,“她居然还有这等珍贵的宝物?莫非是那位前辈,这间字画店的主人赐给她的?”

与此同时,二人身后字画店内的书桌上,那原本躺在桌上安安静静的青石镇尺,忽然灵性十足地悬浮了起来,粘在镇尺上的墨点开始不断缩小的同时,它也飞出了字画店,在空中化为一轮耀眼无比的青色烈阳,便朝着那只狰压了下去!

程不休吃惊无比,这轮青阳,可比他催动赝品青阳尺的威能要强大多了!

没想到屋内的青阳尺竟然主动飞了出来,似乎无人操控,全凭自身的灵性,那又是什么赋予了它动力呢?

韩素心见到这一幕,忽然想起她之前在这青阳尺上看到的那个墨点。

那可是林前辈书写所用的墨水,其中蕴含着浓度极高的灵气,尽管只是一点,但也足以催动青阳尺了。

就像是两仪聚法盆内残留的一点点墨水,也能够让它自行发动一样!

原本她还以为林前辈是不小心用笔尖触碰到了这块镇尺,所以才留下了一个墨点,当时她还觉得这等高人不应该出现这种失误才对。

但现在看来,恐怕是林前辈在镇尺上故意留下了一个墨点!

莫非……林前辈早就算到了现在这个局面的发生吗?

“轰!”

威能浩荡的青阳直压而下,顷刻间,就将这只可怕的‘狰’吞没在耀眼无比的青光之中!

待青阳散去,这只狰只剩下了一团幽绿色的模糊影子,已然粉身碎骨,只剩下元灵,正缓缓没入虚空深处,似乎准备逃离。

“不能让它逃走!否则它还会再卷土重来!”

韩素心和程不休心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还没行动,就忽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了一阵滔天的吸力,不禁转头看去,赫然发现——

门口小桌上,那口灰不溜秋的两仪聚法盆,此时竟然也悬浮了起来,盆口正好对准了那狰的元灵!

盆内的太极两仪图缓缓旋转着,无形的漩涡笼罩着那团幽绿色的模糊影子,刹那间就将它吸入了盆内,在阴阳二气交错流转之下,刹那间便将其搅碎,化为虚无。

随即,惨绿色的阳光重新恢复了温暖的金色,门前的幽绿色石板也变回了磨得发白的破旧模样,头顶染成了幽幽绿色的天幕,此时也终于回到了湛蓝的颜色。

青阳尺很自觉地飞回屋内,重新落在书桌上,仿佛依然是那块不起眼的青石质地的镇尺。

门口小桌上的灰色铁盆也恢复了平静,似乎只是一口普普通通的铁盆。

天空中的定字也缩小落回了字帖上,只是变得浅淡了些许,字帖一卷便飞回了韩素心的袖中。

风平浪静,万物如常。

似乎刚才只是幻觉,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躺到在地上的外卖小哥也悠悠转醒,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一骨碌爬了起来,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外卖塑料袋,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韩程二人,有些懵逼地挠了挠后脑勺。

他也不记得自己怎么就倒在地上了,莫非是因为没吃早饭,低血糖发作,晕过去了?

不过,重要的还是工作,他心疼地发现这外卖的豆浆和蟹黄包里的汤汁都洒出来了,连忙歉意地看着二人,说道:“实在是抱歉,我这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晕倒了,我现在就重新帮你们换一份,两位稍微等一会儿,实在是不好意思哈。”

韩素心忽然想到这是林前辈点的早餐,便点头道:“那你快一点。”

“好,两位稍等!”外卖小哥连忙点头,便提着袋子转身快步离去了。

待外卖小哥走远后,在一旁沉默的程不休,忽然低声道:“你刚才说,青阳尺,是这间字画店的主人……那位前辈的东西?你那字帖……”

“不错,方才镇压那狰的定字,便是林前辈赐给我的。”

韩素心淡淡道:“恐怕你家老祖也曾经得到林前辈的赐字吧,否则又怎么会连青阳尺都没用,就那般轻易地渡过了天劫?想必,青阳尺也是你家老祖送给林前辈的吧。”

程不休呼吸一窒。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何老祖不说青阳尺的去向了。

这样一位神通广大的前辈高人,又隐藏在这凡尘之中,恐怕就老祖也不敢随便扯这位前辈的大旗,免得惹这位前辈不悦吧。

“奉劝你一句,你还是早点主动向林前辈认罪吧,林前辈心胸宽广,善意仁厚,又与你家老祖相识,如果你态度诚恳点,说不定林前辈会饶恕你。”

韩素心瞥了他一眼,又叹息道:“毕竟,林前辈也不甚在意这所谓的至宝……你恐怕不知道,在这字画店里,你程家的至宝青阳尺,只是林前辈用来当做压纸的镇尺,而这口两仪聚法盆,也仅仅是林前辈用来洗笔的水盆罢了。”

“镇尺?洗笔?原来如此……”

程不休闻言,顿时愣在了原地。

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为什么青阳尺明明是无主之物,却还愿意替人看守这间小小的字画店了……

原来,这位前辈,根本就不在意这青阳尺,只是青阳尺主动归顺而已。

这么看来,两仪聚法盆和青阳尺之所以主动守护这字画店,也是为了讨好那位林前辈吧……

他深吸一口气,便缓缓走向了附近的阴影,只是低沉地留下一句:

“我回去处理一下后事,明日便来向林前辈请罪,是死是活……都任由林前辈处置,还请你帮忙转告,莫要波及我程家之人。”

……

PS:(又是三四千字一章,又是没有断章的我,真是一个好作者鸭……)

老魔童

作家的话
感谢炎龙舞星空的一万打赏,感谢书友20190127114318328、微小的十九的打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