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青阳尺

待林止水离去之后,韩素心便在店内安心等待了。

尽管这么干等有点无聊,但她也不敢分神修行,更不敢在店里随意翻看乱逛,如此无礼之举,若是被林前辈知道的话,对她的印象分说不定就要打个折扣了。

所以,她只是乖乖地站在书桌旁,准备在原地等林前辈回来。

当然,这样也可以顺便看看林前辈赐给她的‘定’字。

“这定字……”

韩素心用指尖轻轻触碰着宣纸,试图感受其中蕴含的奇妙道韵,辨认这些法理道韵会形成何种类型的神通。

无形的力量从字帖之中渗入她的体内,温暖而寂静地笼罩着她的身躯和神魂。

“嗯?”

韩素心不由得吃惊地发现,昨日她因为震荡而受损的神魂,在这无形力量的渗透之下,此时竟然开始迅速恢复了!

仅仅片刻,她的神魂便已恢复完好。

“不可思议……还以为要一年时间才能恢复,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

韩素心喃喃一声,恍然明悟:“原来林前辈早就知道我神魂受损,所以才赐了我一个定字,作为补偿吧……”

此时,她总算是稍微明白这幅写有‘定’字的字帖有何种神通了。

最浅显的作用,就是‘定神’,只要随身携带,即可固道心,镇神魂,稳法力,定神通。

简单来说,她不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了,也不必担心那些诡谲奇异的心神攻击,催动法力更加稳定,修行基础更加牢固,施展神通也会更容易。

用她所了解的现代用语来解释,那就是防火墙外带加速器和游戏脚本。

似乎还有更深层次的神通尚未显现,但以她现在的境界,还无法参透具体是什么。

如此珍贵的宝物,就算比不上至宝,也相差不远了!

“还是先把字帖收起来吧。”

韩素心略一犹豫,唤来了丝丝清风,让宣纸上的墨迹迅速风干之后,便小心翼翼地将字帖从青石镇尺下抽了出来,随即一挥袖,便收了起来。

收起字帖后,她总算松了口气,如此宝物,不收起来她都不安心。

忽然间——

“嗯?这镇尺?”

韩素心忽然发现,书桌上这块用来压纸的青石镇尺,似乎并不是凡物,表面上还沾着一点墨迹,似乎是林前辈书写时,笔尖无意间沾到的墨点。

不过,林前辈这等修为,居然也会犯这种错误吗?

但也容不得她多想了,因为此时这块镇尺竟然莫名其妙地缓缓颤抖了起来,还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

她正疑惑时,却是神色一变,豁然抬起头,注视着店外的方向,眼神微凛。

“有修行者?”韩素心微微蹙眉。

她指尖轻点,在空气中点亮了十四颗星辰般的璀璨光点,随即立刻通过星辰运转的规律,以紫微斗数推演之法,开始推算这位突如其来的修行者是敌是友,接触此人是吉是凶。

“危日惊险,执日多忧,凶煞占宫……”

不一会儿,韩素心便紧蹙着眉头,挥手收起了十四颗星辰,“来人与我非友非敌,但命数却是凶相,莫非是冲林前辈来的?”

林先生前脚刚走,就有不速之客后脚上门。

她又岂能不担忧?

不过,从她的灵觉感知来看,这位不速之客的修为并没有多么高深,只是给了她较轻的威胁感,修为道行未必在她之上。

她不禁有些奇怪,就这种修为,对方怎么敢来找林前辈的麻烦?

莫非……对方并不知晓林前辈的真实修为?

“无论如何,林前辈让我替他看店,就绝对不能出事。”韩素心深吸一口气,缓缓运转着法力,准备随时唤醒法身。

……

……

偏僻寂静的深巷内。

于阳光无法触及的阴影之处,一块极为深邃的阴影缓缓扭曲站立了起来,逐渐化为一道高瘦的人影,自阴影中迈步走出,而后形成了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约莫三十余岁的高瘦男子,一头潇洒的中长发扎在脑后,面容轮廓棱角分明,眼神如鹰隼般锐利。

他所在之处,恍若黑夜降临,就连金色的晨曦都隐隐变得黯淡了几分。

“老祖飞升前放出的飞剑传书,就是落在这里。”

程不休一只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另一只手则是托着一只黄铜罗盘,锐利的目光顺着指针的方向注视着远处的那家名为‘何明轩’的字画店。

“何明轩……果然也是在这里。”

他缓缓皱起眉头,“七月昨日带回家的那幅字帖上,落款的地名是‘何明轩’,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这丫头拿着我的‘破厄罗盘’出来寻找老祖的青阳尺,昨日回家之后却突然放弃,还说要闭关,一定有问题……”

对于自己女儿程七月的古怪行为,程不休也有些捉摸不透,所以才寻踪觅迹,特意过来看看。

说不定,就能找到关于老祖的至宝‘青阳尺’的线索。

老祖,作为程家唯一的支柱,已然飞升。

而老祖的诸多宝物,除了青阳尺之外,几乎每一件都分配得清清楚楚。

一部分宝物,老祖留给了家族。

另外一部分,老祖则是送给了自己的高人好友,请好友帮忙照看程家后辈。

唯独那至宝‘青阳尺’,至今还不知所踪,甚至于连渡劫之时,老祖也未曾使用青阳尺,似乎只是凭借自身,就渡过了凶险的天劫。

当有人问起此事时,老祖还说:“我飞升之后,我程家的小辈们可保不住青阳尺这等至宝,留给他们,也不过是怀璧其罪,是祸非福。”

家族长老们原以为,老祖已将青阳尺送给了某位高人。

但前些日子,大长老借助老祖留下的一滴精血,透过一杆赝品青阳尺感应真品的状况时,这才发现——

老祖的至宝青阳尺,竟然至今都是无主之物!

倘若老祖将青阳尺送给了某位高人,这等灵性十足的至宝,肯定早就主动归顺了,一旦归顺,青阳尺就会主动吸取主人的法力认主,他们又怎么可能感应到真品的状况?

无主之物,也就意味着老祖并未将青阳尺送人,只是藏了起来。

一时间,家族长老们商议之后,纷纷猜测,或许老祖是故意那么说的,只是为了让别人以为青阳尺不在程家的手中,而将青阳尺藏起来,恐怕也是希望后辈在暗中寻回吧。

这样一来,外人也不知道青阳尺还在程家,完全可以作为镇族之宝,在关键时刻当成底牌使用。

而且老祖在飞升前,还特意留了一封未知的飞剑传书,也更坚定了程家长老们的猜测。

——说不定飞剑传书的书信内容,就是关于青阳尺的藏匿地点呢?

当家族长老发现此事之后,就严加命令,不得将此消息外传,唯有程家内部之人才知晓这件事。

于是,程家子弟也开始纷纷在暗中搜寻青阳尺的下落。

而程不休身为老祖的嫡系后代,还有着老祖赐下的法宝‘破厄罗盘’,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了。

只是他昨日恰好有要事在身,就将罗盘和一滴老祖的血液给了女儿程七月,吩咐她去寻觅老祖飞剑传书的去向。

但他没想到的是,昨日女儿回家之后,就说不想找了,忽然开始闭关修炼,也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了一幅普普通通的字帖,还特意挂在了屋内的墙上。

他询问了两次,程七月却是半个字都不肯透露。

这,就让程不休有些怀疑了。

会不会是……女儿已经找到了青阳尺?

或许,只是因为她发现自己的修为不够,未能得到青阳尺的认主,也无法强行炼化,所以才故意装作放弃了,回家闭关修炼,争取早日突破,才有机会去炼化青阳尺,将来赢得家族的承认,得到他这个严厉父亲的认可。

这是一个很合理,也很逻辑的猜测。

修行之人,大多数都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而且登高望远,思维开拓,又怎么会不擅长推测和脑补?

“如果真是这样,七月这丫头无法强行炼化青阳尺,但我却是可以的。”

程不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字画店,一翻手,左手又出现了一杆青色的木质古尺,随即用古尺轻轻敲了一下右手的罗盘,罗盘表面顿时沁出了一滴鲜血。

鲜血迅速融入了青木古尺内。

这青木古尺是青阳尺的仿品,而这滴血液则是老祖的。

借助老祖的血液,就能暂时激发赝品与正品青阳尺的感应,附近百丈范围内,如果存在正品青阳尺,只要还没认主,就必然会有所感应。

程不休期待地看着手中的赝品青阳尺。

下一刻,只见青木古尺融入血液之后,便缓缓颤抖起来,就像是磁铁的吸引一般,古尺上顿时传来一丝莫名的拉扯力量。

而拉扯的方向,则是不远处那间名为何明轩的字画店。

“青阳尺正品,还真在这里!”

程不休的双眼骤然亮了起来,凌厉的目光紧盯着那间小小的字画店。

老魔童

作家的话
感谢阮善雄的一万打赏,感谢炎龙舞星空、故国山河、水清禾、微小的十九、书友20200507191235174、无心暗夜、只問初心、吾无奈*创的打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