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章 一个‘定’字

清晨的阳光透过门窗,驱散了屋内的昏暗,清澈微暖的光线打在屏风的山水图上,不禁让山水间也染上了几分朝气。

林止水站在书桌后,看了一眼静立在一旁的韩素心,随口问道:“会磨墨吗?”

“会。”韩素心连道。

“那你来磨墨吧。”林止水微笑道。

“这是晚辈的荣幸。”

韩素心闻言,立刻有些激动地微微点头,走上前来,深吸一口气,便拿起墨锭,倒入少许清水,便开始熟稔地磨墨了。

磨墨是一个功夫活,墨水不能磨的太浓也不能太淡,所以力度不能过轻或者过重,否则墨汁有可能粗而不匀,用力过轻,速度太缓,浪费时间且墨浮,用力过重,速度过急,则墨粗而生沬,色亦无光。

她也明白,这位前辈喜好平凡归真,她自然不会用法力辅助的。

所以,韩素心便只用手法,轻重有节地推拿磨动起来。

她性子本就恬淡,对于书法也颇有涉猎,只是磨个墨而已,当然不在话下。

最关键的是,有幸为这等仙家高人磨墨的机缘,整个修行界恐怕都找不出几个人,她又岂会图快使用法力?

林止水见到这一幕,不禁也略感欣慰地拿起美工刀裁纸。

正所谓,红袖相伴,素手砚磨,书生落纸,挥斥方遒。

这,恐怕就是喜爱书法之人的终极梦想了。

只可惜,这个红袖不够美。

不过,韩素心的气质倒是很好,将就着用吧。

不一会儿,林止水裁好了一截宣纸,将多余的宣纸放在一旁,用镇纸压好。

只是,裁下来的这截宣纸,倒是没东西压了。

林止水扫了一眼四周,也没找到有什么适合压纸的小玩意,又拉开抽屉看了看,忽然发现,以前程老爷子送给他的那根青石质地的镇尺,他还没用过呢。

之前他有点嫌弃这尺子的卖相太过普通,甚至于有点寒碜,有损书法大家的风范,所以就塞在抽屉里没用过。

现在用一下也无妨。

因为他也想明白了,只要书法写得好,无论他有多么年轻,衣着有多么普通,这些客人都不会在意!

书法大家,又岂能只看表象?

他能有这等自信和气度,还要多谢店里的这些顾客们,实在是太客气,太尊敬他了,让他都有点膨胀了。

难怪总会有些网红膨胀,实在是粉丝太能吹啊。

“林先生,墨磨好了。”韩素心将墨锭放置在一旁,然后把砚台稍微往林止水的面前推了推。

“嗯。”

林止水微微点头,站在书桌后,拿起心爱的毛笔,在砚台里缓缓浸润,同时说道:“既然要送你一字,自然要挑一个适合你的字。”

他略一沉吟,说道:“你的为人处世,无可挑剔,并无需要纠正的地方,只是你的行事性子略微急了一些,与书法之道亦有相通之处,当需‘定’下来,你才能走得更稳。”

韩素心不由得一怔。

今早天还没亮的时候,她就迫不及待地来到字画店旁,等待林止水的到来了,直到林止水进入店内片刻,她才装作刚到的样子。

看来,林前辈早就发现她了吧。

而她的修行之路,确实走得急了些,导致根基不稳,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未能突破。

林前辈不愧是仙家高人,仅仅简单的几句话,就将她的缺陷弊端指了出来,几乎是直指要害!

韩素心不禁有些惭愧地低下头,说道:“多谢您的指点,晚辈定当谨记。”

林止水缓缓点头,心中却是暗想:这位女粉也太能舔了吧,这也能认同?我只是真的挑不出什么毛病,随便说点模棱两可、无法反驳的万金油而已……

他也不多说什么,便握着笔杆,挥毫落笔,笔走龙蛇。

只见墨迹流水行云,笔锋千回百转,很快,宣纸上便出现了一个大字——

定!

“这个定字送给你。”

林止水缓缓说着,绞尽脑汁地搜刮着适合传统文艺范的辞藻,“望你处事能够波澜不惊,稳如泰山,当时时稳定自己的心境,如此方有机会走向通天大道。”

大道!

‘林前辈居然认为我只要稳定下来,将来就有可能走上仙神大道?’

韩素心虽然知道这话多半是鼓励,但还是听得心情激荡,有千言万语却堵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只能深深地弯腰鞠躬,行了一个大礼。

林止水含笑点头,欣然接受了她这一礼。

倒也不是他觉得自己面子有多大,帮助有多大,主要是之前的那几位顾客,得到他赠字时,无一例外都会向他行此大礼,别人都这样了,不能区别对待嘛。

“待我落款,墨干之后,你便收起这幅字吧。”

林止水说着,便又在大字的左下角题上两行落款。

——韩素心小姐属

——林止水留字,庚子仲夏于何明轩

随即,韩素心便看到这幅字如上次那般,‘定’字的道韵开始缓缓变化,收敛隐藏了起来,唯有她才能引动其中的道韵,等同于认她为主了。

不过看上去,单字的字帖,与其他诗句的字帖并不一样,其中的道韵太过单一,对于悟道并无帮助,似乎另有他用。

“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林止水放下毛笔,关心了一句。

自家小蛇昨天似乎掐到了这位韩女士的某个私密地方,看她昨天疼得连脸色都发白了,说不定还掐紫了?

“并无大碍。”韩素心微微摇头。

神魂受到震荡的损伤,虽然难以痊愈,但随着时间流逝,总能恢复的。

“那就好。”林止水暗自松了口气,不管她是假客气还是真没事,反正只要不让他赔医药费就行了。

忙活了这么半天,他感觉有点饿,早饭还没吃呢,便说道:“看样子,还要一会儿墨才能干,你吃过早餐了吗?要不要一起?”

韩素心也不敢推辞,点头道:“那就多谢前辈款待了。”

林止水拿出手机,飞快地点了两人份的早餐外卖,随口说道:“这附近有一家早餐店的蟹黄包子挺不错,豆浆也很新鲜,可以试试。”

“您做主就行。”韩素心点了点头,哪敢多做要求。

不过,林前辈明明是站在云端的仙神,却还能放下身段,去享受凡俗的人间烟火,实在是难得,而且还跟得上时代,玩得转手机和那些APP,果然是非同一般啊。

林止水点好外卖之外,眼看着外卖小哥开始派送,正准备再聊会天呢,却听到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居然是自家小蛇打来的。

随手接通后,对面就响起了佘惜露有些结巴的声音:“电、电表没电了……怎么办……”

电表没电了?

林止水愕然。

也是,有一段时间没充电费了。

以佘惜露的社交恐惧症,让她一个人去供电公司营业厅去购电,那也太为难她了。

所以,林止水只好无奈地说道:“你等下,我现在回去。”

结束通话之后,林止水便转头看向韩素心,说道:“家里有点事,我要回去一趟,就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店了,等会儿外卖来了,你可以先吃,给我留一份就行了。”

“啊?”

韩素心微微一怔,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屏风后的方向,说道:“可是您店里的字画这么珍贵,只有我一个人的话……”

“没事,不必担心。”林止水轻轻摇头。

一些字画而已,丢了就丢了,大不了重写就是,而且他这店在这种偏僻的深巷里面,哪个贼会来偷?

韩素心深吸一口气,说道:“那您去吧,晚辈一定替你看好。”

“不用紧张,放轻松。”

林止水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去了。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