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洗笔盆

次日。

清晨时分,朝阳东升。

林止水站在自家字画店的门口,对着湛蓝的天空伸了个懒腰,惬意地享受着清晨微凉的空气,看来又是愉快的一天啊。

今天似乎也没什么事,就练习一下水墨画好了。

书法上,他算是大师级,就算不用自家心爱的毛笔也称得上是书法高手。

但水墨画嘛,他才学了没几个月,只能算是小有水平,哪怕用了毛笔,也只是在墨色变化的技法上水平较高,可进步的空间还是不小的。

不过,书法和绘画也是相通的,以他的水平,进步也是很快的。

林止水转身开了店门,将随身挎包放在桌上,拿出包里的笔盒,打开笔盒,正准备取出毛笔时,却是微微一怔。

这支心爱毛笔的笔头,是不知名兽毛制成的,雪白纯粹到没有一丝瑕疵。

而此时,笔头上却可见丝丝墨迹。

“奇怪……我昨天明明洗干净了啊,怎么又有墨水?”

林止水感觉有点诡异。

他是很珍惜这支毛笔的,每次用完都会小心细心地洗干净。

但经常会出现比较诡异的情况,只要一段时间没看,笔头上就不知道从哪里渗出了墨水,而且墨水的颜色也非常深。

他猜测,或许这支毛笔的笔杆内是中空的,所以每次洗笔都有墨水渗入笔杆内,时间一长又会渗出来。

又或者说,其实笔杆内部就藏着一块固态的墨?

不过,林止水也不可能因为这点猜测,就把心爱的毛笔拆了解体研究,那他书法大师的生涯也要结束了。

这支毛笔经常出现这种情况,他早已习惯了,所以也懒得多想,还是决定再去洗一次笔。

他先是搬了一张小桌摆在店门前,然后走进洗手间,从洗手台下拿出了一个灰不溜秋的铁盆,接了大半盆水,这才端着铁盆来到门前,将铁盆放到了小桌上。

随即,从旁边搬来一张凳子,就拿着心爱的毛笔,放在铁盆内轻轻晃动着,小心翼翼地清洗着笔头。

这只铁盆虽然看上去灰不溜秋,不怎么起眼,但却是很方便洗笔的。

因为铁盆内的空间被一道S型的弯曲金属隔板,分割成了两个区域,就像是太极两仪图一样,两块区域都可以盛水,完全可以用其中一块洗笔,另一块再用清水洗一遍,不用再换一次水那么麻烦了。

“说起来,好久没见到那个死人脸了。”

林止水用这铁盆清洗毛笔的同时,也算是睹物思人,不知不觉就想起了送他这铁盆的那位客人。

虽然那位自称‘陆某’中年客人看上去气质很凌厉,眉毛非常直,又不苟言笑的样子,就像是死人脸一样,看似很不好接近,但见到他的字画时,也和其他客人没什么区别,依然是无可避免地当场呆住。

在花了八万六千四百块钱,买了他一幅书有‘一剑霜寒十四州’的字帖之后,那位姓陆的客人似乎是见他没有洗笔的容器,还很贴心送了他这只铁盆。

尽管送来这铁盆的时候,那位陆姓客人还是一如既往地装酷不说话,但林止水一看就知道,这老哥……老傲娇了。

看似冷漠的外表下,其实还是非常细心温暖的嘛。

反正也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只是一个灰不溜秋的铁盆而已,他也就痛快收下了。

虽然不够美观,但实用价值还是很高的,以这铁盆的构造,别是说用来洗笔了,就算用来做鸳鸯火锅,也是没问题的。

不一会儿,灰色铁盆内的水,变成了一半漆黑一半清澈,看上去泾渭分明,正好体现出了完整的太极两仪图。

那位老哥不愧是传统文化爱好者,一个洗笔用的盆子都这么讲究。

林止水暗自赞叹一声,正准备洗第二遍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温婉中透着恭敬之意的悦耳女声:

“林先生早上好。”

他转头看去,只见身穿棕色正装、气质亲和的长发高挑女子,正站在不远处,面带恭敬地望着他。

“韩女士啊,来得挺早嘛。”林止水微笑道。

来人正是昨日才见过的韩素心。

昨天就约定好了送她一幅字,让她来取,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早就来了,也太心急了点,看来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素心不敢让您久等,便早些过来了。”韩素心连道。

“行吧。”

林止水笑着看了她一眼,说道:“我还在洗笔,你稍微等一下。”

“您忙您的,不用在意我。”韩素心微微颔首,丝毫不敢催促,只是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林止水洗笔。

不愧是隐居凡尘的仙神大能,行为举止竟然能够伪装得和凡人一模一样,她昨天也观察过了,这位林前辈来去都未曾飞天遁地,或者是施展传说中的挪移神通,只是如凡人一样走路、坐车,丝毫没有不耐烦,显得不急不躁。

恐怕也是因为寿命极长,与天地同寿,才不在乎浪费这点时间吧。

就连洗笔,也没有图个方便而使用法力,反而这般不急不缓,细心仔细地清洗毛笔。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返璞归真吧。

“咦?”

忽然,韩素心愣住了,死死地盯着林止水正在洗笔用的灰色铁盆,看着盆内那泾渭分明的太极图,眼神中逐渐浮现出了难以抑制的震惊之色。

这……

这个水盆……不是吧……这个水盆该不会是那件至宝吧?

修行界有一些法宝奇物可称之为‘至宝’,任何一件都具备不可思议的神通威能,近乎仙神之力。

那些流传甚广的至宝,她都看过清晰的图片和资料。

而眼前这灰色铁盆的样式,居然与无间天庭道统之下,十大至宝之一的‘两仪聚法盆’一模一样!

只是模样相似的仿品?

亦或者说……这就是真品?

韩素心忍不住开口道:“林先生,您这水盆的造型倒是颇为奇特,不知您是从哪里得来的?”

“哦,这个水盆啊,是一个姓陆的老客人送我的。”林止水随意道:“那位客人虽然表面上冷酷,但其实还是很细心温暖的。”

姓陆?冷酷?

韩素心一听,这下彻底确定了。

修行界传言之中,两仪聚法盆便是‘陆剑仙’的随身法宝,只是剑仙向来是一剑破万法,很少见陆剑仙用其他法宝罢了。

看来,陆剑仙是为了偿还林前辈赐字的恩情,才将两仪聚法盆送给了林前辈吧。

“怎么?你认识他吗?”

林止水看了韩素心一眼,这些人都是传统文化爱好者,说不定是一个圈子内的,认识也正常。

“算不上,只是有所耳闻。”韩素心摇头道。

那可是高高在上的陆剑仙,在多年前便曾拯救天下苍生的绝世高人,简直可以称之为修行界的偶像,她连见都没见过。

林止水也不在意,只是说道:“他倒是很贴心,这水盆用来洗笔,确实挺方便。”

韩素心一时间无言以对。

如此珍贵的至宝,就只是用来洗笔?

不过也是,毕竟林前辈是仙神大能,至宝在其面前,与玩具也没什么区别了。

而且,她运起灵觉细细观察之下,这才发现,这两仪聚法盆中的墨水,其实是近乎实质化的高浓度灵气,想来定是林前辈写字时注入的法力所化吧。

那等神妙珍贵的字帖,所用的墨汁也应该如此。

“好了。”

林止水洗完了笔,便端起灰不溜秋的铁盆,将其中的墨水尽数倾倒在店门旁的松树土壤圈内。

他也不知道墨水能不能浇树,但他有一次无意间打翻了水盆,导致墨水洒在了旁边的松树土壤里,过了几天,他发现这颗松树不禁没有丝毫影响,反而还生长得更好了。

所以,从那之后,他每次就在门口洗笔,洗完之后,就直接用墨水浇树,也方便一点。

‘这颗松树……可真是有福缘啊,竟然能享受此等灵液。’

韩素心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暗自感叹。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