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良将

第48章 继续暧昧

慕华茫然眨眼,颜华桃眸闪过一道亮光,眨眼间,他倏地抱住左腿:“哎呀……残废了残废了……公子我的人生就这么被毁了……”

慕华鄙夷的瞪他的右腿,刚刚明明她踹的是这条。颜华见状,异常淡定的抱住右腿叫道:“残废了……疼啊……”

靠……这么矫情的情况是颜华疯了,还是她慕华疯了?

慕华额头挂满黑线。

“咳咳咳!”颜华轻咳一下,坐直身子,瞬间优雅上身,似笑非笑的斜睨一眼她的喉咙:“小把戏。声蛊虽然上不上台面,不过杀死它也有些可惜。”

颜华转头看了下窗外的月亮,细声道:“这个时辰最好不过了。”

他起身站到慕华身后,两手抚摸上她细长的脖子,忽然,一股热气从他的掌心逼进她的皮下。微微有点灼热,略微刺痛,却在能忍受的范围内,就是有点燥痒,让她忍不住想咳嗽几下。

这时,颜华好听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忍住。以后有的是你咳嗽的机会。“

闻声,慕华拧紧眉头,搭在腿上的手忍不住揪紧衣服,余光倏地瞄到不远处的镜子,待看清里面的景象,她一下愣住,连嗓子的灼热和燥痒也给忘记了。

只见镜中,自己脖子的表皮下,有一根极细的线在热气的逼迫下疯狂的扭动着,那大概就是她身上的声蛊了。声蛊扭动着细长的身体往左逃,颜华的左手掌下的热气腾升几度,吓得声蛊又往右窜,颜华右手微微用力,声蛊再次被逼回。

镜中的颜华脸色异常凝重,长长的睫毛上凝聚着细小的汗珠,鼻尖的热汗滴落在慕华的头顶,慕华忍不住扭动了下身子,生平第一次知道别扭二字怎么写。

“别动!”

颜华的声音让人听着似乎有些波澜不惊的得心应手,可镜中的他却脸色发沉,要不是无意看到镜子,慕华也许靠听他的声音,会觉得其实医治她的嗓子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也许……

慕华忍不住猜测。也许从一刚开始,颜华故意惹怒她,故意戏谑的调戏她,故意卖萌的抱腿,不过是想以此消除她内心的愧疚。

“小奴才……先别用你的脑残思考别的事情,这个时候你是不是该凝聚下心神?”

半柱香后,屋内的烛火早已经熄灭,慕华仿佛被人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湿漉漉的能拧出一盆的汗水。颜华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颜华的手从她的脖子收回,慕华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心中暗暗松口气。

“小奴才……公子我想沐浴了。”

“……好。”慕华也不拒绝,咬牙麻利的冲出房间。同一刻,身后传来人撞上桌子的响声,慕华脚下一滞,加快步伐离开。

“咦?小姐你怎么一身的汗?”

听到嘭的开门声,小童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

“小童?”慕华好笑的摇头。

只见小童在走廊的地上了铺了一条被子,他本人身上又披着一条厚厚的杯子斜靠在墙上,脚边放着一个火盆,只是火盆里的木炭已经快烧完了,看来他已经在这里呆了许久了。

小童揉着眼睛站起,因此错过慕华眼中的动容。

“小姐,我想你和公子或许要沐浴。”他使劲儿的拍了拍脸,强迫自己精神抖擞,他指了指一旁走廊上盖着盖子的五六个木桶:“这是热水。还热着囊。我刚看过了,还是滚烫的,不凉。小姐现在要用吗?”

说着他就要弯腰提桶,慕华快他一步拉住他的胳膊,笑着把他推进对面的房间里:“好了好了,我自己就可以了,你早点睡。”

“可是小姐你还没睡我怎么能……”

“嘘……”

“小姐……”小童委屈嘟嘴。

慕华捡起地上的被子一把丢进他怀里连连摆手:“我明天要睡到下午再起床,不用忙活我的早饭午饭了。哈……好困。我去睡了。”

慕华不由分说的一把将他的门拉上。她背靠着门低头盯着自己的脚,手按压住心脏,眼神渐渐变得迷离。

“原来……被人时刻关心着冷暖……是这样的感觉。”

慕华的房间内,颜华原本准备开门的手悬空了一会,久久放下垂在身侧,转身也像她一样依偎着门,若有所思的低喃:“把小童留下……果然还是用上了……”

这不是慕华第一次和颜华和衣而眠。在将军府的时候,她看颜华的目光,仿佛是透着他在想以后的自己,她对颜华的好并不是纯粹的。颜华是她的终结者,颜华是她完成梦想路途中的路人,因为彼此的价值,他们在擦肩而过的时候,适当合理的用了对方一下。

慕华以为擦肩过后,两人就不会在有什么交集,跟颜华回云国是意料中的,离开云国,现在再次相见,是意料之外的。

午后睡醒,慕华眨了眨眼,目光有些动容的紧锁近在咫尺的容颜。

他们睡一起过很多次,这是第一次颜华放下警惕,自己放下谋算,和平共处的一次共眠。

颜华的唇角微微上翘,有些愉悦,有些安心。虽然他的眼底有一层乌黑的黑眼圈,却丝毫不显的狼狈,相反的,让人看着忍不住疼惜他是为了什么事情操劳成这样,忍不住想为他分担。

颜华是完美无双的,而现在熟睡的颜华是俏皮的,偶尔他睫毛颤抖几下,却硬撑着不愿意睁开眼睛。

慕华忍不住嗤笑出声,同一刻,颜华睡眼朦胧的睁开桃眸,戏谑不改:“公子我真想好好睡上一觉,可惜某人的眼光太过灼热,就连公子我都忍不住羞涩难当了。”

“你?”慕华上下雷射他一圈,呸呸摇头:“公子的羞涩掩藏的可真好,小的眼拙,一下子还真没看出来。”

“慕华啊……”

颜华从来没有这低沉的唤过她的名字,还是在两人如此近距离的时候,慕华倏地感觉到脸颊有股灼热。

“慕华啊……”颜华轻喃,玉指勾起她的一缕发丝转圈把玩:“你真的变了……能告诉我是为了谁吗?”

“为谁?”慕华愣了一下,后笑着感慨道:“倒没有特别为了某个人而改变。以前,虽然常把放下放在嘴上,可心里却还有些不甘心。不明白我和炎的分手,是因为炎太无情,还是我太轻言放弃。我以前以为我能为他放下一切。可现在从别的人身上,我却看明白什么才算是爱情。”

“爱情……”颜华重复低喃,茫然问到:“真有吗?”

“我不知道。”慕华认真摇头。颜华伸开手臂,慕华自然的依靠上去,颜华办抱住她的身体,轻声问道:“后来囊?”

“潮鳴从没说了喜欢贞元,贞元言语上从没表示过忠贞不二。每次贞元和别的姑娘出去,潮鳴总是宠溺的目送他离去。而贞元囊?无论嘴上说着什么,总能在外和那些姑娘保持着何时的距离。仔细想来,我从来没有相信过炎,而炎也从不曾为了我和别的姑娘保持距离。”

慕华笑的轻松:“也许从云妃通过我爬上炎的床,我们之间的裂缝就已经不能再用感情缝补。炎的解释不过是想把问题退还给我,我的不能原谅,也不过是想继续躲避。没有信任的感情是不成立的。不知不觉间,我们之间的感觉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走向灭亡。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曾经没有深爱过彼此。只是我们爱着对方,但更爱自己。”

慕华仰头看向颜华,笑的认真,笑的坚定,刺得颜华一时醉在她深邃含笑的双眸中,不能自拔:“我以为我能为炎而死,今后,我要找到一个我愿意为他而活的人。”

“那……你找到这样的一个人了吗?”

慕华笑着歪头认真想了想,脑海浮现出一双阴邪的凤眸,笑道:“倒是有这么一个潜力股,不过可惜,人家已经有未婚妻了。可惜了那一张和我胃口的脸。”

“谁?”颜华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你不屑的对象,澜衍。”

颜华脸色变得古怪,眉角抽搐了一下,不过很快的又变回了风华绝代的笑容,迷惑的慕华一愣一愣的,傻傻的盯着他唇角的勾笑发呆。

“慕华啊……”颜华俯身在她唇角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轻吻:“澜衍可不是你能招惹起的。”

在慕华呆愣间,颜华已经起身下床,慕华懵懂的摸了摸唇角的余热,颜华倒茶的背影忽然让慕华脱口而出:“颜华,你能邪魅的笑一下吗?”

“什么?”颜华错愕回头。窗户外射进来洁白雪光打在他微微错愕的侧脸上,升起一股似真非真的光芒,颜华仿佛置身在圣洁的光芒中,可……

慕华茫然,为何她忽然从他身上看到……异邪……二字?

“不……”慕华耸了耸肩,起身斜靠在床内侧笑道:“没什么。我刚刚看错了。”

“看错什么?”颜华挑眉,唇角是似笑非笑的弧度。

“看错……”慕华拖长音,颜华眨了眨眼,等她的下文,谁知慕华话笔一转,忽然问道:“桑灼如何了?”

慕华两个话题跳度之大,完全不在一个边上,不过颜华也不在意,因此,他端着茶杯走到床边,在床沿边坐下,慕华自觉的伸手接住茶杯。

“由于长期被人灌了***,所以一时间还不能完全恢复正常。不过给她点教训也是应该的。”

慕华喝了一口茶递给颜华:“不心疼?”

“恩?自作孽不可活,公子我为何心疼?”颜华笑的随意,抬手将茶送到自己嘴边。

慕华连忙伸手阻止,可惜,为时已晚,颜华抿了一口茶,见她要摆手却停下的动作,倾身靠近她的脸,似笑非笑的挑眉:“恩?脸红了?”

慕华张嘴想解释说他喝了她喝过的水,可话到嘴边,她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说吧,显得太过矫情,不说吧……

慕华斜睨一眼他手中的茶杯,飘忽不定的眼无意落在他水嫩泛着性感水润的唇上。

“咻……”慕华的脸神速爆红。堪称羞涩的表情一时间让颜华愣住。

西凉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