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斗江山

第60章 风袖大家

离开了那个莫名其妙的男子,白歌忽然举得自己的心情好多了,虽然周围都是一些不认识的人……但是在梦月楼的时候,自己又认识谁呢?

哦,不对,是白歌谁都不认识,但是别人都认识她白歌嘛。现在不也一样吗?白歌可是知道的,经过白武器寿宴之后,她算是大出风头了,祸国殃民的毁容女,还有谁不知道呢?

而且今天来这里的面孔,白歌也大多数都见过,都在白府寿宴出现过,只是白歌不认得而已。

这时瑾蜓公主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应该是跑到某个偏厅里,接受那里的一干元老大臣的顶礼膜拜,亦或者被一干年轻人围在中央,享受阿谀奉承的洗礼。

白歌见到瑾蜓公主没在花厅,也尝尝的松了一口气,她迈着轻快的小碎步,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放着的桌案上拿起了一块糕点,塞到面纱后面的嘴巴里,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做的不错,甜而不腻,香软可口,比梦月楼和白府做的都好吃,不愧是皇城的东西。”

白歌一边吃着,心中不住的赞叹着,不知不觉间,一小盘糕点便进了白歌的腹中。

“哎哟哟,白歌,没想你居然躲到这里来了,来来来,还不快过来见见几位婶婶伯母?”

突然间,一个高八度的声音响了起来,白歌的脑子一阵眩晕,这家伙怎么来了?难道沈宜春也受了皇室的邀请?

白歌抬起头来,正见到沈宜春连同着一干脸上带着虚假笑容的贵妇,花枝招展的朝着自己这边走来。

沈宜春的声音尖细,再加上她又故意的将声音抬高了不少,瞬间小半个花厅的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这里。

白歌恨不得这个时候过去踹那沈宜春几脚,原本她打算就在这个角落里窝着,自己吃自己的,等酒宴结束之后,立马闪人,瑾蜓公主见不到自己,也不会刻意的去找吧。

可偏偏自己让这沈宜春给揪了出来,现在她再想躲,也来不及了。

“呃,大娘好,各位婶母伯母好。”白歌站起身来,脸上挂着好像要哭了一般的神色,内心阴狠但语气上却如同见了亲妈一样。

“来来来,还不快过来。”

沈宜春叫的极为亲热,一点也没有平日里那种恨不得她死的态度来,这让白歌有些诧异,这家伙什么时候转性了。

不过在这样的公开场合,沈宜春不出招,白歌也不好乱说什么。果然,白歌和沈宜春话没说道三句,甚至白歌还没有来得及过问沈宜春是怎么来的,瑾蜓公主便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哈哈,白歌妹妹,正寻你不见,没想到你却是跑到了这里,快来来来,我们好好亲热亲热。”

瑾蜓公主好似没看到沈宜春等人一般,拉着白歌便朝着一边跑去。

“这,公主殿下,我大娘还在这里,这样有些不好吧。”白歌看了沈宜春一眼,果然这时沈宜春的脸上虽然平静,但眼中已经挂上了得意的笑容。

她果然是故意的。

“无妨,公主邀你,你便快过去陪陪公主吧。”沈宜春的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然后便不在理会白歌了。

“哎呀呀,白歌妹妹,你不要担心,这次虽然我借太子之口邀你过来,但要见你的,却不是我。”瑾蜓公主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作伪,并且敏感的,白歌从这瑾蜓公主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妒意。

没错,这个女人,在嫉妒自己,白歌对这样的眼神是十分敏感的。当初在梦月楼,白歌便是被这样表面上恭维,实则嫉妒的眼神包围的。

难道,有什么好事在等着自己?

白歌的心中,居然升起了一些小小的期待。

不过,白歌的心里也暗自警惕,曾经她是十分享受这样的眼神的,小姬不就是经常这样看着自己的吗?但是前世的自己,最后还是死在的小姬的手里。

“是太子?”

白歌想了想,又觉得没有这个可能性,瑾蜓公主都说了,是她借着太子的名义请自己过来,那么便不是太子了。

“好了好了,白歌妹妹快随我来了,让她老人家等急了,可是不好的。”

瑾蜓的声音有些急切,一边的沈宜春,包括这花厅里其他人也都注意到,情不自禁的产生了一些好奇的情绪。

不大一会,白歌便随着瑾蜓公主等人,来到了一个侧厅,这侧厅的主座上,坐着的并非是太子,也不是安乐王爷杨拓,而是一个……看上去二八年华的少女。

这个女子,一身白色轻纱,如云的秀发,高高的盘起,虽然她的脸上罩着轻纱,但却彷如谁都能看清她的面目一般。第一眼看上去,这个女子是二八年华,但第二眼看上去,又似二十四五,第三眼过去,又如三十七八。

但她的气质,却是在场无人能及的,就算是一向自命不凡的白歌,也自叹不如。

风袖大家!

虽然从未见过她,但白歌再见得她的第一眼,便知道了她的身份,大周第一琴师,也是唯一一个,能在琴艺上堪称大家的人物!

白歌在打量风袖大家,风袖大家同样也在注视着白歌。

在这不大的侧厅里,除了风袖大家之外,还有其他几位老大陈,以及十皇子,和另外一个老熟人端坐在这里,他们的脸上都对风袖大家流露出恭敬的态度。

“呵呵呵,这位姑娘,我们又见面了,刚刚你那一席话,可是让我茅塞顿开呀!”

刚刚在花园里见到的那个男子,率先开口了。

“太子殿下,你们认识了?”

风袖大家见得太子与白歌打招呼,便笑着开口道。

太子殿下!

那个刚刚被自己骂了狗血临头的人,居然就是当朝太子?!

这一刻,白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亦或者,直接晕过去。

“刚刚在花园,也是承蒙这位姑娘结了孤的心结,却不想,她便是大名鼎鼎,能够三弄齐出,弹得梅花三弄的白歌姑娘了。”

太子口里赞道。

冰若童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