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想攻略我

全世界都想攻略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1章 小白花要黑化了(11)

如果不是现在身体不好,不能以卵击石,按着扶桑的脾气,早扒他两层皮了。

哪还会像现在一样委屈巴巴的缩在墙角睡觉。

闭上眼睛没多久,一片黑暗中,她听见有痛苦的呻吟声隐隐约约不断。

爬起来看了一眼。

床上那位果然如她所料的发起了高烧。

他眼皮紧闭,裸露在外的皮肤泛着不正常的潮红色。

不断的冒出冷汗。

痛苦的呻吟从紧咬的牙关中溢出。

哼,最好烧死你。

她丝毫没有要帮他物理降温的打算。

只看了一眼,扶桑又默默的爬回墙角呆着。

病痛让她的警惕性大幅度降低,等她迷迷糊糊的从梦里醒来,床上的男人已经没有了身影。

扶桑揉着眼睛爬到床边,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床,疑惑道:“人呢?真的烧死了?”

“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一如既往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出。

扶桑扭过头,看见依然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站在门口,手里举着锅铲。

锅铲上还冒着热气。

明明应该是一副居家好男人的场景,但配合着他满是伤疤的身子,和冷酷的气场,锅铲愣是被他举出了菜刀的感觉。

“醒了就出来。”

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他转身离开了。

扶桑手撑着床面爬起来,一边走出卧室一边在心底吐槽。

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生命力有够顽强的。

等她磨磨蹭蹭的走出餐厅,男人已经做好了早餐。

左手端着盘子里的鸡蛋培根,右手拿着一杯牛奶。

他坐在餐桌上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寒哥,有我的吗?”

男人吃东西的动作一顿,抬起黑黝黝的眼眸盯着扶桑。

“左厉寒是你的名字吧?你看起来比我大,我叫你寒哥应该没毛病吧?”

他没搭理扶桑,重新垂下眼眸吃东西。

扶桑也没纠结他冷冰冰的态度,自顾自的跑到厨房。

厨房里果然有她一份早餐。

双手依然被皮带捆绑着,不方便端起盘子。

扶桑走到餐桌上,将手抬到左厉寒眼皮下:“寒哥,帮我解开呗。”

左厉寒将最后一口煎鸡蛋塞进嘴里,放下筷子,他起身走到客厅沙发坐下。

把扶桑无视了个彻底。

啊啊啊!!这人好欠啊!

好想抽他!!

像是完全感觉不到扶桑强烈的怨气,左厉寒自顾自的擦拭着自己的短刀。

垂下的眼皮挡住了他眼底晦暗不明的神色。

眼角的余光忽然撇到放在桌子上的药,擦拭短刀的动作一顿。

他拿起药,在厨房找到了正艰难的弯着腰,试图喝一口水管里的自来水的扶桑。

她弯着腰喝自来水的身影和脑海里另一个身影重合。

阿姜……

冰冷的眼眸翻涌起复杂的情绪,左厉寒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自来水不干净。”

扶桑听到声音回过头。

透过玻璃的光影投在她身上,半明半暗。

严重的病症让她的肌肤苍白到几乎透明。

她抬起胳膊擦了擦脸颊上的水渍,清澈的眼瞳中倒映着他的影子。

嘴角带着浅笑,软甜的酒窝若隐若现。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一模一样的动作,一模一样的话。

如果不是他亲手埋葬了那个人,他会以为是时光倒流了。

“你叫什么名字?”

逆着光的原因,扶桑没注意到左厉寒眼中隐藏在幽深阴郁的神色下,一丝不易被察觉到的期待。

“我叫许沫沫。”

‘我叫姜戈,你可以叫我阿姜。’

果然不是她啊……

说不上是失望还是什么。

他早该知道的,人死不能复生。

更何况……还是他亲手把她埋葬的……

暗暗叹了一口气,左厉寒扬起手里的药。

“你忘记吃药了。”

昨晚被他粗暴喂药的记忆涌入脑中,她连连摆手:“我自己吃药就好!”

左厉寒却丝毫不理会,依然动作粗鲁的掐住她的脸,先往嘴里塞药片,紧接抄过一旁早就凉掉的牛奶灌进她嘴里。

扶桑觉得自己像一只被扼制住脖子,强制灌食的鸭子。

弗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