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扬名

第51章 51闹剧

为了让镇中百姓能够理解告示上的文字,从而使安民榜发挥更好的作用,此榜的内容都极为直白,可以说是通俗易懂。

虽然前面所说的什么梁国晋藩以及大唐什么的,大家只听得一知半解,但是当刘掌柜说道最后一条,‘免一年赋税’之时,人群之中立刻就沸腾了。

这年头,不管是朝廷的官家还是地方的刺史甚至是他们顶头的士绅老爷们,都在以各种明目伸手向他们要钱。什么农器税、杀猪税甚至喝水都要缴税,身逢乱世的他们仅仅只为活下去就已是竭尽全力。在他们短暂的一生中,从来只有不断的加税,这减免一年的赋税!他们就算只是在心里想像都不曾有过。

“这是真的吗?”武大郎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这不会是骗人的吧!”短暂的兴奋过后,不少人也提出了疑问。

“这个大家应该可以放心。”人群中间的刘掌柜说道。经过了那一瞬间的震惊之后,他稍微有点冷静下来。

这刘掌柜是北面城寨中的刘家远支,往前数到他爷爷那辈还曾在唐朝做过县令,其家学渊源,使得他比起这些平头百姓的眼界更为宽阔。

经过短暂的分析后,他对榜上的内容已是了然于心。只见他接着向大家说道:“你们想想,这唐军要想打败梁国,除了占领梁国的土地之外,这土地上的人肯定是要争夺的。

现在这唐国的皇帝说免我们一年的赋税,这正是要拉拢我们替他卖命,所以这应该不会有假。

而且这榜上不是说了吗,镇上所有人都要到本地乡绅那登记造册,这等大事刘家一定知道,我们大可到刘家去一问便知。”

刘掌柜说完,大家都觉得他的话十分有理,不管这等好事是真是假大家都奔走相告,聚集了大批民众前往刘家。

而这时的刘家正处在一片欢快的气氛之中。

城寨正南门下,大门洞开,家丁婢女数十人队列成排,家主刘鹤与主母张氏在一众奴仆的簇拥中站立正中。丰盈的贵妇不时望向远方,眼中满含期待之色。

“夫君,为何还不见我们的璘儿归来。”张氏望像刘鹤忧心忡忡。自从听到对方今日会将自己儿子释放,她一早便在此等候。

“夫人放心好了,李将军乃名门之后,绝不会出尔反尔的。”刘鹤用手轻抚其妻,轻言安慰道。

“我们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了。”

果然,刘鹤话音刚落,就见寨前空地与街道的相交处走来一群士卒。士卒由远及近,便见其中确有一白色孺衣少年正与之同行,刘家众人见之大喜,这正是前日被唐军捉去的少郎君刘学璘。

十数名士卒一路前行,很快便来到寨门之下。

为首的校尉下马见礼道:“刘公,某奉军命,将贵小郎君送还。”

待士卒们走到近前,刘鹤才发现为首之人正是杨明。

“嗯,有劳了。”刘鹤回应道。一句简单话语算是表达了现在他的无奈心情。

自己为了此子,可以说是将整个刘家带向了唐国一方,彻底违背了刘家一直审时度势,两面通吃的策略。

随着杨明的话语,众人目光也全都聚集到他一旁的刘学璘身上。杨明发现,此时的刘学璘哪还有昨日在军中的那般唯唯诺诺,见到刘鹤之后,即将回到刘家的他竟又变得像平日里那般趾高气昂。

只见他趁士卒大意之时,立刻跑到刘家这边,指着杨明大骂道:“阿耶,这群臭丘八敢虐待我,你快让人好好教训他们,不能叫他们跑掉啊!”

刘家奴仆闻言全都向前挺进半步,右手按住武器,蠢蠢欲动。他们知道在这刘家,小郎君的地位仅次于家主,他所说的话,众人不得不从。

“父亲,不可呀!”站在边缘处的刘学傅连忙劝说道。昨日杨明对他的热情,让他颇有好感,他也不愿看到双方就此发生事端。

不过刘学傅显然是太小看自己的父亲了,刘家既然已投靠唐国,刘鹤自然不会任他胡来,再做出得罪唐国的事来。

眼看现场即将生乱,刘鹤立即制止家奴,并向刘学璘大喝道:“你这逆子,闹得还不够吗,还不赶快给我滚回去!”

“阿耶。”

刘学璘不可置信的看着刘鹤,眼神中满是委屈。

“璘儿,我的璘儿!”不等刘鹤应答,身旁便传来一声柔长的呼唤。

张氏早在杨明开口之时便在极为关切的注视着自己的儿子。此时更是便迫不及待的一把便将有些狼狈的儿子抱在怀中。

“夫君,你看璘儿都被他们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你竟然也不关心他,还对他叫的如此大声。”张氏说着,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的夫君。

刘鹤被这眼神看得心里痒苏苏的,心里的怒气立刻消了大半。

当他再看向妻子怀中的儿子时,看到他身上依然是前日所穿的一袭白绸,不过却没了原先的那般整洁,衣面上沾染了不少汗水与污泥,邋遢的脸上看上去很是疲惫。

刘鹤不由得软下心来。

转而叹气道:“罢了罢了!刘五,带郎君回去吧,好好去去身上的风尘。”

“是,主人。”

刘五选了两个丫鬟,走到张氏母子跟前,躬身谄笑道:“郎君还是随我进去吧,可别再惹恼了主人。”

躲在妇人怀中的刘学璘却不为所动,他仗着父亲恩宠依旧如前,再次发难道:“阿耶,孩儿被欺负成这样,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呀!”

面对对面撒泼的少年,杨明也没想到,同样都是一个父亲差距竟会有如此之大。莫说杨明从未对其有过虐待与殴打,就算是之前将其劫走也只是两军阵前各为其主而已。杨明自然不会认为自己有何过错。

不过看到刘鹤对于刘学璘如此重视,杨明还是解释说道:“刘公,对于此前劫持令郎一事在下十分抱歉,当时你我各为其主,某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过某向刘公保证,我匡霸都素来军纪严明,军中士卒绝无一人对郎君施虐。”

“此次某乃是奉了李都使的军令而来,还望刘公能与大唐国的公事为重!”

杨明说完单手按剑,笔直站立,等待刘鹤的答复。以刘鹤对其嫡子的恩宠来看,他还真担心刘鹤会一时头脑发热而引起双方交恶,到时不好收场。

还好刘鹤此时并未如杨明所想的那般浮躁,眼见刘学璘还想在说些什么,他终是拿出了一家之主的威严,让管家刘五立即将其带回了府中;并于众人当面,责令其禁足十日才肯罢休。

刘鹤客意躲避着妻子幽怨的目光,目送儿子进入寨内,才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向杨明说道:“幼子顽劣,杨校尉切莫计较才是。”

杨明借坡下驴,亦是很快回应道:“刘公不怪罪在下已是大幸,某又怎敢计较呢!”

至此,一场闹剧落下帷幕。

十陆指挥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