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扬名

第16章 16进府

自唐末以来,无论是朝廷中枢还是地方政权,军制都是十分复杂;各种军、都、卫之间人数少者数百人,多者可达数万人,全都彼此自成一军,互不统属,极为混乱。

匡霸都属于晋国禁军中的一支,作为一个称号都,其军队编制等同于一支独立的军,兵员全盛时期曾达到四千余人。不过作为一支以步兵为主的军队,匡霸都的战斗力一直不算是晋军中的顶尖,整个匡霸都内的骑兵人数不到三百,就连李敬周的亲从营也只能算是一个步骑混编营。

所以杨明的这伙人虽然被全部编入了亲从营,却也只有他一人分到了战马,作为同样立功的张尧与郑巡两人,也只得了一个从九品陪戎校尉的虚衔而已。

临近下午时分,杨明将手下几人召集于军帐之外,准备前往镇使府报道。历经杨刘一战之后,他手下士兵还剩五人,战损达到一半,由此可见如今整个匡霸都兵员缺损之大。

在张尧与郑巡身后,王老四、王二洪以及伤愈归来的李荣都已站定,正等着杨明的训话。几人如今都已算得上是经历了生死的悍卒了,个个都手持刀枪笔直站立,目光前视神情肃穆,看向杨明时眼神中带着希冀。

“好了,相信你们都已知道了,从今日起我们就要被编入亲从营了。”看着面前几人,杨明宣布道。

虽然几人都已从张尧那里知道了这件事,不过现在从伙长的口中亲自得知,他们还是难免有些兴奋与紧张。

兴奋地是以后作为都使的亲从,他们在军中的待遇将会大大的提高;而同时让他们感到紧张的是,进入亲从营营之后,也代表着以后凡是匡霸都所遇到的所有血战恶战都将会有他们的身影。

“所以从现在起,我们的营房将会搬到镇使府去,”杨明继续说道。“好了,现在就进帐中将东西收拾好,然后立刻出发。”

“诺!”几人满口答应的同时,脸上难掩兴奋之色。

随后几人报道的过程十分顺利,到了镇使府后在由府中文吏带领下,先是参见了顶头上司亲从营指挥李敖,而后便住到了前院的营房之中。

新的营房是一栋全由木头搭建的矮房,长长的矮房被木板分隔成一间间独立的宿舍,看起来没有原来的军帐大,士兵们所睡的床也变成了对着正门摆放的一张大通铺。不过对于原来的帐篷来说它还是有很多好处的,至少晚上睡觉时不会再被冷风给吹醒了。

进入新的营房之后,杨明立刻就被一股浓郁的味道给熏到了。

像是多年不曾洗脚的酸爽,中间还夹杂着些许食物腐败后的霉臭。

在杨明的影响下早已习惯了整理宿舍的几人,见此场景也是一阵皱眉,主动开始打扫起来。

“先将床上的被子换掉,再把地板上的东西都清理一下。”杨明看着床上乌黑的被子说道。还好他将原来的被子带了过来,否则今晚他都没法入睡了。

“头儿!你过来看。”正在清理床脚的王二洪好像发现了什么,杨明立刻看了过去。

只见他正从床底下扒拉出一串破布一般的绑带,而破布的后面竟然还带出了一些好像霉变的食物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这竟然是发霉了的熟肉和馒头。

“这些人待遇也太好了吧!”一旁凑了过来的王老四不禁感叹道:“前几日我们可是连稀粥都喝不上了,他们到好,连这么好的大白馒头和猪肉都看不上,让他们给白白浪费了。”

谁知听了王老四的话,一手拿着清理出来的垃圾的郑巡对着他的头就是轻轻一拍,训道:“这有什么好酸的,以后咱们也能过这样的生活。只要你好好跟着头儿干,比这还好的日子还多得是呢!”训斥对方的同时,郑巡还不忘拍一拍杨明的马屁。

“郑巡说得对!进了亲从营,以后这些都只是十分普通的饭食而已。”杨明说道。听到对方的马屁,他还是十分受用的。

不过他又想到了什么,对几人再次说道:“这亲从营的待遇虽好,不过最好的待遇也意味着最危险的任务,我可是听说之前住在这屋的士兵们,在了这场大战可是死的只剩一个人了。所以你们如果以后还想过好日子的话,日常操练必须比之前还要更刻苦才行。”

“这是真的吗?头儿。”一旁的张尧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否则我们又怎么会被全部编入亲从营呢。”杨明肯定道。

杨明话音一落,几人都是面面相觑,感觉好像被骗了。

“好了,你们几个继续打扫,张尧随我一起去领新的装备。”杨明岔开话题道。

“好的,头儿!”张尧立即挑眉道。一听道要去领取新的装备,他立刻又变得兴奋起来。

两人辗转来到库房,结果果然如杨明所说一般,军械库房之中早已有多名士兵等待领取装备;确实不止杨明几人被编入营,这也说明了此次大战亲从营的损失惨重。

或许是杨明身着军校的鳞甲的关系,库中各官吏对于杨明十分客气。

两人领取装备的过程还算顺利,并且在杨明付出了二十个铜钱的孝敬后,更是领到了两副锃亮的铁质披挂。

换上新的装备后张尧开心的像个孩子,若不是带甲睡觉实在难受的紧,他可能睡觉都不舍得脱下来。

总的来说,今天的几人都十分开心,除张尧和郑巡作为军官装备到全身铁甲外,其余三人的装备也从原来的布甲、皮腕换成了半铁半皮的镶钉皮甲套。

不过从第二天开始,几人进入亲从营的生活才算正式开始。

第二日一早,时间还未到卯时,府中便开始擂鼓聚兵。

待营中士兵集结完毕,指挥使李敖先是对着新来的士兵们一顿训话,接着便开始带领士兵们演练起来。

士兵们早上练习队列与战阵,在营中旗鼓的指挥下众人开始演练各种行军队列与战阵变化;中午则是对敌突刺的练习,刀盾手的劈砍与格挡,长矛手的突刺与招架。看似简单的招式,循环往复,数百人不断练习。

不同于军中其余士卒每月只出一操;亲从营号称全军精锐,除了粮饷待遇大大高于其余士兵外,平日的战阵演练也要比普通士兵更为频繁;到达了五日一小练、半月一大练的地步。

杨明几人很不凑巧的正好刚进亲从营,便遇到了营中大练的时候。几人从卯时点兵开始,经历列队、认旗、结阵、变阵、演武等一系列操练之后,才发现天色已近黄昏了。

“来来去去就是那几招,不仅累人,而且甚是枯燥。”下午吃饭时,王老四几人不由得抱怨起来。

“省点力气说话吧,这种日子以后还多着呢!”郑巡道。

不过话虽如此,几人也只是嘴上说说,如果真要他们再回到原来的队伍,恐怕没一个会愿意的。

因为进入亲从营后,几人的伙食待遇确实提高了不少,几乎每日都能吃到肉,平日的饭食也不在是稀粥野菜,而且变成了白白的馒头,有时甚至还能吃到新鲜的蔬菜。这让从前饭都吃不饱的几人想都不敢想。

十陆指挥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