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国士

第23章 被鼠追的猫

雨渐渐小了。

黑夜也已经走过大半。

天空中的云在疯狂地涌动着,而在云的衔接处,总有一些不太正常的青蓝色光芒,一只家猫出现在一座高楼楼顶上,它身上湿漉漉的,还在玩弄一只将死的老鼠,也在训练自己抓捕技能。

突然,它停下了动作,似是感受到什么不对劲,抬头看了看怪异的天空,却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低头想要叼起将死的老鼠离开,却发出了惊恐的叫声,继而掉头就跑。

远处天际一道雷莽破空而出,带出的蓝光映照着大地,将走向门口的几个人身影照得魁梧,随后又是一声夸张粗暴的雷鸣。

闪烁般的光芒稍纵即逝,却足有一瞬间能让人看清屋子里的情况,陆北游还躺在那,一动不动。

他背靠门口,蜷缩着身体,几乎掩埋在围墙倒塌的废墟中,进入了无意识状态。

几人来到门口的一瞬间,很自然地发现了他,也看到周围混乱不堪的情况,第一印象便是将这里当成了拆迁到一半的烂尾楼。

他们抖搂几下湿漉漉的衣服,将披下的头发抹到头顶上去,警惕地审视了一眼四处的环境,抬起手电四处照射,终于有一个人,像是他们这一队伍中的头目,率先发言道:“小王,你去看看那玩意还是不是活的,把他弄到这边来。”

“啊?!我去吗......”那被称作小王的瘦子一下愣住,脸色简直比让他去吃屎还难看,“你怎么不叫老张去?”

紧接着,那人转过身来,用手电照着小王的脸,理直气壮道:“怎么不是你去?上次我们一起去了,这次就是轮到你了,难道你就想着跟在后边白捡便宜?”

小王扁了扁嘴,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顺着他们的意思做,谁让他不像老张那样,有个寡妇妹妹呢,如果能把亲妹妹给他们老大双手奉上,那他想必也能享受这种待遇,这时候他又开始咒骂起早已过世的父母。

“我去你玛德......”

身后几人看着他缓缓走上去,纷纷停下手来整理一下衣服,淋了半夜的雨,每个人身上都有些失温,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停在这里也当做是一次修整了。

他们本来就没打算会在这种没有安全保障、还停靠路边的屋子里找到目标,除非对方是傻子。

只是他们看着小王的背影,脸上挂着笑容和得意,似乎有一种强者生来便是为了欺负弱小的病态骄傲。

“他奶奶的,废物......”小王语气并不太好,只想将那一身的怨气撒在陆北游身上,如果不排去这种怨气,他怕自己会疯掉。

于是乎,他一脚踢在陆北游的背上,见他没动,又是连踢了几脚,最后靠着吃垃圾长大的力量,将陆北游踢得侧翻过半个身子,他蹲下身子,将那支光芒昏暗的手电照上去,本想探一探鼻息,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生突兀的惨叫。

“哎妈呀,这是什么怪物?”

小王被吓得双腿一软,坐倒在地下,手电也跌倒了一边,身后那些人也被他的叫声吸引注意,纷纷用手电照射过去。

此时陆北游还未恢复原状,皮肤依然呈现出青蓝色,眼下还多了一条淡紫色的眼影,眉毛变得干净凌厉,眉头微微皱着,那长长的獠牙缩短了许多,但表情依然狰狞,脸上也多了一些鳞片状的青色网格纹路。

他的模样相较于之前已经变了许多,不再平庸,再加上这些人先入为主给他贴上了怪物的标签,根本没人认出他原本的身份。

“老......老大,这家伙不......不会是中了荒原上那些奇怪的病毒吧?”

他们看见这种情况之后,脸色纷纷变得苍白,一会儿之后,有一人惊恐地看了那领头的男子一眼,难以抑制的惊愕眼神中,难掩恐惧,微微有些颤抖的嘴唇间张合,说出了奠定基础的一句话。

小王听到那人说的话后,更加害怕,手脚并用挣扎着退出几步,正要起身回到队伍中去。

“你跟他接触了,你别动,不要靠近我们。”

领头男子身边几个人见他要回来,当即举起手中棍棒,大喊大叫。

“老大,我......我只是踢了他几脚,没事的,我没有跟他接触到,不会感染到的,肯定不会感染到的......”小王往回走的同时看向那头目,急忙解释,一幅将要哭出来的表情,将他的乞求之意表达得淋漓尽致。

可惜,这个世界从来不会怜悯弱小,他只会让强大者骄傲自满,然后走向毁灭。

领头那男子猛地咽下一口唾沫,脸色也变得有些惶恐,也跟着用手电指向被他推向深渊,双手还抓住深渊边上岩石的小王,不但没有伸出援手,还用力地在他手上踩下一脚。

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然后用手捂住鼻子,“你不要过来啊,再走一步,信不信我弄死你,站那........”

“我真的没事,你看看我这皮肤,还有我这手臂......他早就死了,不会传染给我的......”

小王还在向前走着,然后脱开上衣,向众人展示他的一切,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哭是笑,只是更加显得有些病态的苍白,眼看就要脱到裤子了。

“妈的,疯了,他已经疯了。”

下一刻,又有一人猛冲上去,闪电般出脚,将他踹出了三四米远,回落到陆北游身边,让他呕出一口血,第一时间没法站起来,腹部的绞痛让他痉挛,让他无法说出“我没被传染”五个字。

“这下安静了,老大,我们快走,都怪这些荒原人,带来了这么多病毒......”

那人将小王踹飞后,刚一转身,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自己身上,他们的脸色已经不一样了。

“老张,你碰他做什么?!”

“我......”

“你也别动,站那别动!”

那领头的男子知道他身手不错,急忙从腰后掏出了一把改装重型手枪,起开保险栓,对准着他,表情有些痛苦,也有些挣扎地大声喊道。

名叫老张的家伙怔住,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被传染......我真的没被传染......哈哈哈......让你不信我,哈哈哈......”

也就在这时候,重复、空洞,讥讽的声音在房子里响起,小王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了,但是他的站姿有些扭曲,步态有些趔趄,他看着老张在笑,疯狂地笑。

笑声中带着嘲笑,笑容无比诡异,让人从心底里产生距离感和畏惧感。

“你胆子肥了,还敢嘲笑老子,笑什么笑,老子让你笑,让你笑......”老张听到他的笑意,一下飞扑过去,将他压在胯下,抡起双拳往他头部近乎疯狂地砸,但是小王那嘲笑的笑声根本止不住。

那头目看到两人扭打在一起,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当即要转身出门,老张突然跳过身来,“老大,我已将将他杀掉了,现在没有感染者了。”

领头那男子刚一冲出门口,却看到了路边上一只猫在狂叫,被一群黑甚追赶着跑过去,当他们的手电照过去时,已经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老大,老大,快看。”剩下的几个人正要四散跑了开去,其中一人犯贱般回头看了一眼,却再也跑不动了。

那男子听到叫声,再转过身来照看屋内时,以他平日嚣张跋扈的性格,这时都难以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小王站起来了,姿体一样还是扭曲的,脸上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破开了几个扣子,血流满面。

老张拳头上还沾着血迹,他看见那领头男子的反应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当即转身,可他没来及看清小王的惨状,便被对方一爪排在而边上,将他的头轰在地面上,当场去世。

小王兀然抬头,双眼中冒出淡淡的绿光,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只剩下执念,“为什么不相信我,非要说我被感染了,是你,都是你的错!”

他将手指指向那领头的男子。

砰砰砰!

男子举枪瞬发三枪,全部击中目标身体,只不过子弹警示镶嵌在小王身体的血肉中,甚至连血迹都没有渗出来,可见他身体肌肉的僵化程度。

“啊!”

随着一声嘶吼,那经过改装加强的手枪被拍到一边,其余几人一轰而散,只剩下那领头的男子,被他抓住头发,拖拽了进去。

无论是力量、反应还是速度,如今的小王都远胜于那领头的男子,加上对方又近乎失去理智,只听到一声声歇斯底里的惨叫,那男子很快就起不来了......

天昏地暗,雷光闪烁。

雨已经停了,天色中那一抹青更加明显,屋子里小王一拳一拳地打着,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可在这无人察觉的一刻。

那一直处于无意识状态的陆北游却睁开了眼睛。

正京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