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悦君昔君知否

第19章

黎歌本是熟睡不愿醒来。

可是门外敲门声十分响,还传来某女子的声音:“大小姐,大小姐?”

黎歌懒散地应声道:“谁……进……”

一个丫鬟推门走了进来,一脸不知所措地样子,说道:“大小姐……芍药还没服侍您洗漱吗?这……”

“有事?”黎歌没有睁开双眼,朦胧地问着。

“大小姐,今日皇上有旨,老爷要出行了,您得去送送老爷吧……”

“……嗯……”黎歌轻轻地“嗯”了一声,又沉沉睡去。

丫鬟好像十分怕她,站在那儿不敢离开也不敢说话,一脸为难地嘀咕:“芍药大清早也不知道哪儿去了……大小姐这……”

黎歌忽然想到什么,一下子惊醒坐了起来,吓得那个丫鬟差点没站稳。

黎歌望向周围,百里君昔不在,松了口气。

然后才注意到那个丫鬟,问到:“你是?”

“大小姐,我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徐诺。”

“有事?”黎歌皱眉问道。

徐诺表情有些不自然地回答:“刚才……奴婢已经……说过了呀……”

“嗯,知道了……出去吧……”黎歌顿悟。

“需要奴婢叫人伺候洗漱吗?”徐诺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用,让芍药端水来就好。”黎歌一边说着一边穿鞋。

“可是……芍药不知道哪儿去了……”徐诺内心十分的忐忑般,说话都有些结巴。

“那就你去。”黎歌淡淡地说道,继续穿着衣服。

“是。”徐诺连忙应声走了出去。

没过多久,芍药端着水走了进来,说道:“小姐,我来晚了,小姐快洗漱吧。”

黎歌点点头,淡淡地漱口,洗脸。

芍药解释地说着:“昨日因为去办事所以耽误到今天才赶回来……”

黎歌仿佛没有听进去,敷衍地轻“嗯”一声。

“对了,小姐让我问的我也问好了,现在要听吗?”芍药看着黎歌的反应,试探地问。

“说。”

芍药走到门外看了看周围,关上了门。

……

“小姐,大概就是这些。”

黎歌化好妆,也听完了,芍药见她迟迟不给任何反应,又问:“小姐?然后……还需要……什么吗?”

“去给爹送行吧。”黎歌站起身,走了出去,心里正自己沉思:那么媛暖倾一定中的是蛊籽……媛暖倾,看在我们同岁的份上,就帮帮你……

“芍药,最近秦兰在做什么。”

芍药微微一笑,回答:“我也不清楚,毕竟也不是时常见她了……”

……

黎歌仅仅只是站在远处目送黎程。

“小姐……不过去吗?”芍药语气有些伤心地问。

黎歌淡淡摇摇头,想着:本来就不受待见,但是毕竟是黎歌的父亲,孝心还是要敬到的。

黎程走后,黎歌说道:“走吧,去正厅,毕竟这个夏渃不会平白无故让人叫我来。”

……

老夫人和夏渃走了进来,看见黎歌坐在正厅内喝着茶,强笑着走了进来。

老夫人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亲爹走也不去送送,倒是在这儿喝茶。”

夏渃笑了笑,打破僵局:“老夫人先回去休息休息?我还有点事要同歌儿说说。”

老夫人坐了下来,道:“什么事儿我也听听。”

黎歌冷着一张脸,说道:“什么事快说,等你很久了。”

夏渃回答到:“以前对你关心甚少,老爷走之前说到你也及笄有余月,让我给你寻门好亲事。”

黎歌皱了眉,冷笑一下,说:“呵,就是这个事情?”

夏渃强笑,说道:“终身大事,我也不好直接替你决定,虽然你现在算不上嫡,但我也会给你寻个好亲事的。”

黎歌没有说话,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某些人果然是替自己女儿着想,怕我抢了黎月的地位。

“所以呢,这儿有些单子,都是近日前来说媒的,歌儿看看相中哪个?”夏渃试探地问。

芍药礼貌地接过名单递到黎歌面前。

“你就不必好心了,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不可能领情,提亲?这些人也配?”黎歌冷着一张脸,说着:“他们可都是没有见过我呢,怎么谈得上喜欢?”

“歌儿,这样,我给你安排几个见一面?”夏渃强笑着说。正巧这几日百里君昔也不在,正是时候把黎歌嫁出去。

芍药小声地在黎歌耳边说:“小姐,这些都是贵公子,去见见吧。”

黎歌当然知道芍药在想什么,无非就是希望自己别再和百里君昔来往。

“记得你说过,我相貌丑陋不知礼数,怕是丢黎家面子不是?”黎歌嘴角抽笑,句句让夏渃无从出口。

“我……我何时说过啊……歌儿你看,少傅家的二公子也不错……”夏渃连忙转移了话题。

“呵,她一个孤女也配?”老夫人没好气地嘲讽道:“渃儿你都做的什么事啊?少傅家的公子她也配的上?”

夏渃强笑着接话:“歌儿怎么说也有个郡主的身份,也是黎家的……”

“也对,娘死爹不爱,慕容家败落,除了个郡主的身份硬撑也没怎么了不起了。”老夫人连忙堵了她的话。

“……”夏渃顿时觉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心里着实觉得厌烦老夫人。

“怎么?黎歌平日这么能说,今日倒是不说话了,哈哈。”老夫人脸上显出得意。

黎歌淡淡地喝茶,说:“哪家的狗一直叫,倒是让人心烦。”

老夫人皱了眉。

“老夫人,不如您先回房间休息吧。”夏渃连忙说道。

老夫人走后——

“夏渃,这儿就你我,有什么话直接说,装着我都替你累。”黎歌白了一眼。

“歌儿,我这些年是对你不好,但是今日真的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如果办不好,老爷回来又会责怪我这做夫人的了。”夏渃表情显出为难。

“不好意思,我对男人没兴趣。”黎歌说着离开了。

夏渃都没来得及叫住她。

……

七天后,黎歌正在房中绣着香囊,一边强行坚持地绣着,一边叹气:“还是第一次看了还不会。”

“小姐,夫人让您去正厅。”芍药说道。

“可有说什么事?”黎歌连忙遮好,问。

“没有。”芍药摇头。

黎歌站起身,道:“走吧。”

……

“夫人,大小姐来了。”

黎歌刚走进来,就注意到了坐在一旁她一进来就盯着她看的一个男子。

“歌儿坐,我呢也不多说了,你们聊,我先去厨房看看午膳。”

黎歌皱眉看向这个男子,有些眼熟,也说不上来是谁。

男子轻咳了一声,说道:“这次,的确是黎夫人让我过来的,我也不知道……是要和你见面。”

听这个声音,黎歌想了起来,这不是百里煜华吗?

“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说的。”黎歌白了一眼,正准备离开。

百里煜华无力地叫住她:“等……等,能好好聊聊吗?”

“小姐和你没什么好聊的!”芍药一脸愤怒。

“芍药说的对,是你满心欢喜说要娶我,也是你没心没肺地说要退婚,你还有资格再站在我面前?”黎歌冷笑一下。

“那天……我看见你和百里君昔来往,和百里君昔说了几句……”百里煜华淡淡地说道。

“然后?”黎歌坐了下来,心里想着百里煜华欠黎歌一个解释,他要谈,就听。

“他……让我不用惧怕百里稀玉,把你抢回去便是。”

“什么意思?”黎歌皱眉。

“之前,我们定亲之后,皇帝于我说过一些话,我不似他百里君昔,敢和皇帝强人,便让了。”百里煜华继续说道。

“百里君昔告诉我,你还没有忘记我,让我把你追回来,我的确有这样想过,今天见到你,我……”

简小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