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西征(签约,开始两更)

大夏五州,朝都所在的幽州位于皇朝中央,其余四州以拱卫之势居于周边。

北为夷州。

南是云州。

东称湖州。

西当兖州。

朝都去往兖州,途经大半个幽州,路途遥远超过两千里。

武道强者可化天地能量为己用,日行千里也毫不为过。

可普通军士里,九成以上者为武道前三境之人,能力普通,速度比之常人快不了多少,行至兖州不知要几日。

秦北玄颇为担心此事。

毕竟以他这身份,在外头待久了,是有生命危险的。

脖子上这颗大好头颅惦记的人不知几何。

直至看到了大军出征的那一幕,他差点惊得从皇座上跳起来,威严几乎没维系住,良久沉默,老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本次西征,调动兵力超过千万之巨,一城自不可能屯积如此之多的兵士。

即便是皇城朝都,也仅仅是发兵百万。

这百万大军,并未像秦北玄所想的那样步行或者骑马去兖州。

因为他们都在飞!

准确的说,是站在一个个长宽皆超过百米的黑色大平台上,平台以远超快马的速度,悬空百米一路向西而去。

兵士们站在上面,一个个稳如磐石,脚底生根,任凭疾飞带动的飓风轰在身上,自巍然不动。

百万军士身披黑铠头戴甲盔手持长矛,站在上百个巨大平台上向西方呼啸而去,如一条黑色的钢铁洪流,又像是天兵天将发起征伐,可冲垮一切!

此情此景,着实给秦北玄带来很大惊讶。

只见大军所过之处下方天日全数被遮挡。

而万民非旦不惊慌,反倒沸腾无比。

待看清诸多黑色平台上的那一座紫金大殿后,更是激动得跪在了地上,高呼万岁!

紫金殿里,有他们的皇!

皇要御驾亲征。

他亲自率军百万,去镇压兖州暴民们的叛乱!

此战必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这是幽州子民对自己皇帝的信念。

紫金殿内,秦北玄高居皇座之上,内心早已平复,他惬意的吃着随行侍女送至嘴边的奇珍异果。

此番出征声势浩大,又是自己御驾亲行。

子民震惊中,滋生出归附臣服之意,以至于声望值不断增加。

眼下,已有近两百了!

且每过一城一地,有新的子民瞻仰大军风姿,声望值便又会新增不少。

这番结果让秦北玄心喜。

看样子这声望值的获取,也不是很难啊!

无非就是多贴近子民,向子民们展露自己的帝皇威严罢了,若是再给他们一个安稳的生存环境,想必效果会更好!

在此基础上,声望值积累起来应当不难。

而每日用60声望值就能消化百分之一的封印能量,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有圣境修为了。

念及此处,秦北玄心情大好,端起一杯美酒一饮而尽,目光随意看向四方。

脚下这座浮空宫殿也是建于一座巨型平台之上。

只是这平台更大,更稳,通体呈紫金之色,皇气浩荡,宽广足有百丈方圆!

上方有正殿寝宫,偏殿客舍,也有亭台水榭,花木林园,总之一应俱全,且精美无双。

眼下主殿之中随行诸王聚集于此,互相寒暄对饮,一副丝毫未将兖州叛军放在眼中的样子。

似乎此行不是去打架,而是去度假一般。

秦北玄见诸王这般他也放心不少,开始静下心来享受皇帝的待遇。

这时一斥候模样的士兵通报后步入大殿,随行偏将上前交涉后返回。

“陛下,明日天亮时我军便可抵达兖州,前线来报,大先锋已率左右前锋连夜进攻兖州东部八城,尽量赶在陛下抵达之前,将其拿下。”

偏将上前递出一根玉简,旁边有一和尚正坐着吃鸡腿,听言他伸手一招,玉简飞空,油腻手指再捏出一法诀。

只见玉简之上顿时光芒涌动,一副巨大的战时图投影在空中徐徐展开。

和尚边啃鸡腿边低声笑道,“小小逆贼,八城兵力不过两百万,就这还敢造反,真是不自量力。”

他转头看向皇座,边吃边说,“陛下,照我说就让洒家直捣敌巢,去那雪岭城把戴律和张长生的脑袋给您拧下来当夜壶用,到时候我看还有谁敢冒犯天家威严。”

秦北玄无语的看他一眼,原本以为林如斯那莽夫还有王腾已经够粗鲁了,没想到皇叔送来个更狼灭的。

这赤膊着上身通体金黄的壮硕和尚,名禅灭,又叫杀生魔佛,皇叔府上客座。

此人师承佛门正宗,却不知为何坠入魔道,成了一代魔佛。

亲手送佛宗一干僧侣入了轮回不说,之后行走天下,更是杀人无数,于杀道中走至王者巅峰。

后面在江湖上消失多年,没想被皇叔收为了座上客。

看样子皇叔这些年,也做了不少事啊……秦北玄心里想道。

“你有本事就去呗。”一旁的林如斯斜着眼睛嗤笑,端起酒杯豪饮一口,又言道:“你也别两个了,大气点,搞八个来,陛下两个,咱一人一个,哈哈。”

话虽如此说,却不难听出他语气中的嘲讽之意。

先前就有消息传来,三圣宫,有四位王者带了一干高手入境兖州。

加上兖州叛军原有四王,足足八王!

禅灭转头看向林如斯,咧嘴一笑道:“小子,敢看不起洒家,莫不是忘了当年洒家是怎滴拿你的命根拧麻花的了?”

殿内众人闻之尽皆哈哈大笑,只有曹督主面容苦涩。

旁边有一驼背老者嘿嘿笑道:“如斯幼时去皇叔府找苦禅学艺,确实受了点小苦头。”

另一位黑衣剑客则笑眯眯道:“那怎能叫受苦?若无大师昔日打磨之功,今日如斯的枪法哪有这般之神?”

两人左一言右一言。。

林如斯自是被气的脸颊通红,捏碎金樽愤而起身。

手里银光一闪,一杆银白长枪已然被握在手中,粗壮的大腿猛然踩在桌子上,森寒枪尖直指禅灭。

“老秃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别得意,再过几年老子定要把你按在地上摩擦,以报当年之仇!”

“呵!”禅灭讽笑,坐在靠椅上舒服的往后一躺,浑身肌肉舒展,语气中带着轻蔑,“陛下说这话洒家就认了,你小子这麻花枪,可还不行。”

他竖起吃剩的一根鸡骨头左右晃动,黑色火焰燃起,骨头化成黑烟消失不见。

王者巅峰,和半步巅峰,这之间还是有着不小差距的。

当今天下,圣境强者不出,王者巅峰便是这世间无敌!

秦北玄漫不经心的看着下首,这几位都是皇朝战力高层。

禅灭自不用多说,圣下无敌的境界,对付普通王者,以一挡二甚至挡三都不在话下。

他也是皇叔给自己送来的最大保障。

那驼背中年牧通,则是皇朝供奉殿中人,乃当世一流的刺客,境界虽没有禅灭林如斯那般高,但瞬间爆发的力量却是不弱多少。

此外还有那黑衣剑客,风云峡谷的最后传人,名封南,人称剑豪,剑如其姓,快若疾风,曾凭一手斩钢剑诀纵横天下。

两位供奉在供奉殿里虽不是最强,其忠诚可靠度却是无需怀疑,尽皆为先皇亲自培养。

如今大夏五州动荡,皇宫之内也有人别有用心。

若非真正可靠,皇叔也不敢把人派到自己身边。

有这几人在,另加老曹林如斯,秦北玄对此行倒是放心不少。

随意瞟了眼正欲继续与禅灭对刚的林如斯,后者自是呐呐的安静了下来,秦北玄这才淡然说道:“诸位皆为我朝国柱,实力朕自是信得过的,不过此战关乎我大夏国威,直取戴律张长生首级,赢得太过轻松。”

下首诸人面露疑惑之色,却又若有所思。

“戴律张长生,当诛,入境四王,亦当斩,所有参与、煽动叛乱者,一一制裁,罪深者,诛九族!”

秦北玄伸出一只手掌,缓缓握拢,语气由漫不经心转为冰冷,“此战,朕要将兖州叛军一网打尽,要让那有异心者彻底胆寒,今后的大夏,民安国泰,子民归心,朕令所至,无人敢阻!”

几位王者的眼神终于有了变化,身形微晃间,显示出其内心的波动。

先皇圣明,传位于陛下,大夏无忧矣!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啊~新书期成绩很重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