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3章 可窥帝途

嘀,嘀,嘀……

依然弥漫全场的云雾,变得静止了,但也让人看不清其中景象,只有这轻微的声音传出。

再隔几秒,哐当一声,有金铁落地的声音,随后是身体倒下与地面摩擦的轻响。

而另一边,那冷峻的黑衣剑客已经迈步走下战台。

关注这边战场的人尽皆是一脸错愕,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

这下任谁也看得出来,月神教当代绝顶青年天骄林归云,被那黑衣剑客一剑秒杀!

两者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这场战斗看起来似乎比明神境的比斗还要平和,似乎完全没有展开,但其中凶险只有高眼力者和亲身经历者才知。

代州王古尘海,亦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盯着那黑衣禁军统领看了几眼,才转向月神教大长老。

大长老这时候没有愤怒,即便已经活了近一百五十年,他这会也未曾立马反应过来,怔怔的站在那儿,眼神空洞,看着云雾的中央。

以他的眼力,自然已经看清云雾中那倒在血泊里,目中锋芒依旧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自己视为骄傲,甚至视为亲人的得意门生。

他脑海里只有四个字。

这不可能!

“好一个代州王,见死不救,这便是大夏子民的父母官?简直狗屁,今日你若是不给我月神教一个说法,就休怪本教为民除害,剔除你这等毒瘤!”脾气暴躁的五长老当即指着空中黑袍老者怒骂,身上强大的气息翻腾间,方圆十里内的人尽皆有所感觉。

甚至有不少战台上不是很激烈的战斗也因此停下,惊讶的看向这边。

不知是哪位大人物发疯,那边发生了何事?

空中的古尘海面带淡笑,心中暗爽,即便对方有人骂自己,他也难得的没有生气,淡淡说道。

“适才本王已经在往这边靠近,便是担心在这场实力悬殊的比斗里出现意外,可不知被何人以气机锁定,难以动手,陈长老,莫非是你月神教得罪了什么人?这才有人暗中阻止本王救你月神教子弟。”

这时,其余贵宾战台上有人将目光看来,一副颇感兴趣的样子,看能否察觉事情原委。

也有人觉得,这月神教敢说出此话来,似乎过于嚣张了。

而听得古尘海之言,月神教排行第五的陈长老更是怒火中烧,以他的境界,并未察觉是自己的大哥在阻止这古尘海,这会身上气息愈发狂暴,一副即将动手的样子。

“一派胡言!我月神教门正规清,所有与本教有来往的朋友尽皆知晓,我教中人又怎会得罪人?倒是代州王,为削弱我月神教当真是不择手段,如此行径,天下人看在眼中……”

“老五!”一道沙哑的声音打断陈长老的怒言,后者转头看去,见大长老看向空中的古尘海,目中幽光闪动,悲戚已藏心底,嘴上言道,“实力不如人,我月神教还认得起,倒是代州王,这位子可得坐稳了!”

说完此话,大长老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任谁都能看得出,这位纵横夷州名传天下的月神教宗师级人物,这会像是浑身精气神具被抽空,人老了十岁不止。

古尘海皱了皱眉,不明白那话是什么意思,见对方竟能压下性子不再纠缠,更是心中疑惑,却也没再说什么,淡笑一身,离开这边。

“大哥!你什么要拦住我?”五长老依旧不解,见自己大哥这般模样更是双眸通红。

其余几位王者亦是如此,唯有二长老石瀚,实力稍强,察觉到了什么,这时悲叹一声,摇了摇头。

大长老颓然坐在椅子上,痛苦的闭上双眼没说什么。

前方陈肃的声音传来,“大长老但请节哀,眼下还得让这君临宴继续进行,不宜节外生枝坠我教威严,此宴过后我会亲自为归云报仇!”

“老夫明白,即便老夫不阻拦,那古尘海也不会出手救人,的确是归云技不如人,不过此子……绝不能留!”大长老目光看向下方持剑静立的黑衣剑客,眼中一片杀意。

其余几长老听得此言轰然一震,原来……

……

至尊宴台上,北齐三皇子亦是瞠目结舌,往日里的淡然气质全然消失。

一旁的秦北玄早已料得这般结果,并无意外。

倒是月神教那蠢老头还出手阻拦古尘海,让人好笑。

林如斯被解除了禁锢,眼下亦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好半晌才大脸上露出一脸尴尬的模样,摸摸脖子。

圣心如渊,果然难测,测便是对的。

老曹毫不意外,一副见惯了了模样。

见北齐三公主一直是那副见了鬼的模样,秦北玄也不打扰,待许久之后后者脸色恢复正常,这才轻咳一声,淡淡开口:“姜兄,这赌斗可是朕赢了?”

姜承转头看来,语气中充满不敢置信。

“这怎么可能?那黑衣剑客有如此战斗意识,已远超一些普通王者,这样的存在为何会有一身质量如此低劣的真元?”

秦北玄笑而不语,心中叹道:那是以前打理身体的人和现在的不是同一个啊!说不定你下次再看到何道人,便已是王者高阶。

“姜皇子回去可以查查,看这剑客的身份是否真如陛下所说,以贵朝实力想知道这些应该不难。”老曹在旁边笑道。

“输便是输,姜承自不会赖账,只是这人,姜承也会去查,如此天骄,值得注意。”姜承面上恢复了镇静,心中依旧波动。

秦北玄以一副不在意的口吻说道,“随姜兄去查,我大夏这般天骄不算多见,也就那么几位,说不定姜兄过会还会看到。”

“那姜承便拭目以待了,先付了这赌债吧,姜承也不是赖账之人。”姜承叹道,看后者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暗自撇嘴。

之前还想法设法的套自己的秘密,也会要得知了,竟还装起来了,果然够不要脸的。

秦北玄好整以暇,作为皇帝脸上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耳朵却是已经竖了起来。

他隐隐有种感觉,这秘密应该不同凡响!

耳边传来传音,只他一人能听到。

“姜承来大夏的缘由,与一件‘神物’有关,准确的说,是一件神物碎片,这神物碎片当是一传说中的大帝级人物所留,蕴含大道之秘,得之可窥帝途,主宰苍生!”

可窥帝途!

这四个字,莫名其妙的让秦北玄突然浑身一震,不由想起一个遥远的称号。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