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9章 强势夏皇

“公主,这月神教的人似乎来者不善呐!”北齐贵宾宴台上,段姓老者对着旁边主位上的青年传音。

姜皇子轻摇折扇,嘴角允着一丝笑意,一副看热闹的心态,回应道:“眼下正是这大夏皇室力量最为空虚的时刻,对皇朝统治力极弱,唯一的圣境秦明楼还重伤难出朝都,月神教万年老二,若是还不抓住这样的机会,那可真是没救了。

可怜的秦北玄呐,亲自来夷州是打算展展新皇的威严么?可惜风头直接给陈肃给抢尽了。”

段姓老者笑着点头,目光看着那幽月光柱中央,很快又露出一丝疑惑,进而转为凝重,“这陈肃莫非近年来有何机缘?实力增长得也太快了吧!我观其气机已经远超当年,隐约有种将要堪破圣道屏障的意味!”

这会换姜承也吃惊了,手中折扇突然合拢,“堪破圣境?那这么说,月神教也将有两位圣道强者,这大夏更是一山难容二虎!”

她目光看向最上方的至尊平台,眼底流露出一丝遗憾。

可惜了,这位大夏新皇,此行可能不止是丢些面子,连命也可能会交代在这里。

月神教如此大动作出马,定然会做出一些事情来。

暗自摇了摇头,正当此时,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目光骤然一凝。

不只是她,在场许多境界高深者,目光都从那幽月光柱上移开了,转而看向至尊宴台。

那青年只是随意的靠在座位上,嘴角蓄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一手撑着下颌,一手放在座椅另一边的扶手上,轻轻敲击。

有‘嗒嗒’声传出,很细微。

可这细微的声音,却是清楚的响在在场每一人的脑海之中,如洪钟大吕,似这天地间唯一的声音,在人的灵魂深处敲响。

那些普通人原本漆黑一片,仅剩那一道幽月光柱的感官世界里,伴随这声音的出现,如被开天!

无尽的黑夜被撕开,一尊通天火焰神躯头顶苍穹,脚踏大地降临而来。

这火焰神躯双目炽盛中带着无匹威严,神威盖世,如至强天王降临世间,君临天下。

其手一抬,便有万道光芒凭空汇聚,化成一巨大烈日,被那大日天王臂托在手中,变成这天地间的唯一!

黑夜,消散。

所有的普通人和低境界武者皆是心神震颤,尤有所感,不由抬头看去。

只见外界这真正的昊日所发出的光芒,似乎比平日里刺眼了许多。

原先那至尊宴台,本刚好在昊日之下。

可眼下昊日光芒太盛,那至尊宴台已经消失。

诸人隐约间只能看到一个身影,和他座下那一条凳子。

这二者遂然间变得比那昊日更为光辉夺目!

不止如此,以他为中心,周围数百丈虚空,隐约可见一巨大身影屹立在这方天地,面孔威严,仿若太古神灵降临!

“天王……不灭身!”

不少有见识的人立马感觉出,这屹立虚空的巨大火焰神躯虚影,其身上所流露出的气息,正是来自于大夏皇族盖世绝学天王吞日诀!

此绝学练至第七重,对应王者境界,可吞噬无尽日光,凝聚天王不灭身,降临世间!

空气中的清冷转眼间消失不见,被炽热所取代。

许多普通人甚至汗流背夹。

“这……”

无数人震撼,原本等着看笑话的人一脸呆滞。

没想到号称夏朝武道圣地的月神教始一出场,便丝毫不给这块地盘的主人面子,以深厚的底蕴和当代教主强绝的实力,吸引全场注意,好像他们才是这方天地的主人一样。

可结果,月神教五位王者一齐发功,却被如今的大夏新皇轻易击溃,像是一巴掌拍在他们脸上,似乎在教他们认清现实。

是月神教之人未曾完全发挥力量?还是大夏新皇强的过分?

若是后者,那就恐怖了。

新皇秦北玄,继位前名不经传,如今这短短一些天里,却是接连作出震慑世人的举动,无论是平叛兖州,还是镇压朝都亲王反叛。

这些事情,已逐渐在仿间流传开来。

世人震撼皇威的同时,也深深记住了这位大夏新皇的名字,认可了这位皇。

只是他如此出色,中土的另外两位帝皇,不知能否按捺得住。

贵宾宴台上诸多雄主眼露异色,普通人不知,他们这些眼力深厚者却是知道。

月神教只是展露一下威风,自然不会使出浑身解数,然而大夏皇帝轻而易举便解除了他们五人之力,却也足矣证明其实力已然达到一个极其恐怖的境地!

如此天资,堪称绝世!

幽月光柱里,静静的站着五个人,包括二长老石瀚在内,所有人的面色都有轻微的变化。

只有最前端那位肃容中年,浑身上下给人的感觉便是严肃,古板,还有深沉,即便之前稍被涂了面子,他的面容也始终无波。

他淡淡的看了上方一眼,主导幽月光柱散去。

“陈肃参见夏皇。”

遥遥对那至尊宴台说了句,陈肃转身,走到他这一方平台主位坐下。

其他四位月神教长老亦是同样动作。

看起来是给了夏皇尊重之意,实则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只是意思意思罢了。

空气中,隐隐有股针锋相对的味道,这股味道,远非下方诸天骄间的战意可比。

坐在最高处的青年丝毫没有理会这朝内最强宗派宗主的意思,他手轻轻抬了下,打了个哈欠,随着他漫不经心的开口,天地间的炽热也散去。

“继续吧,有些蚊子总喜欢在人多的地方扑腾翅膀,不必理会。”

“喏。”古尘海躬身说道,看了一眼斜下方的月神教宴台,心中嗤笑,随即面向诸人。

“陛下说了,此宴主角是参加试武的各州天骄,你们是本朝国武的未来,在这属于你们的舞台上,可尽情施展所学,给陛下看,给自己看,给天下人看,若是有蚊子搞乱,陛下会亲自出手拍死。

论道试武点到为止,切不可在战胜情况下刻意伤及对手性命,当然,刀剑无眼,我们的裁判虽会竭力挽救,但也请每一位上场者,做好伤残乃至死亡的准备,下面开始吧,老规矩。”

代州王的话响遍全场,后半句只是例行之话,前半句才惹人遐思。

若说月神教是明着暗不给面子,这大夏君臣,便是明着明不给面子了。

不过这也符合传闻中的新皇帝作风,年纪轻轻,锋芒毕露,即便此地不远处盘踞着月神教那圣境的太上长老,他也敢老虎边上放鞭炮,行起事来毫无顾忌。

本国的势力和官员还好,甚至心怀忐忑,而那些来自其他两大皇朝来凑热闹的人,却是眼神微妙,愈发期待大夏皇室和月神教之间爆发冲突了。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