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3章 北齐来人

提前展开极速赶到嘉陵城的古尘海和林如斯,在短短两个小时内暂且上手了州王城内的一切事宜。

当然,毕竟是空降的两位领导者,还是有部分原州王的死忠党不服管制,一度想要闹事。

略施手段过后,这些声音也没有了。

再加上陛下要来,整个州王城内,声音总体来说已经统一。

此时古尘海亲自率领一众叫不上名字的州内为官同僚,连同数不清的各行各业城中子民出城,去迎接夏皇陛下的大驾光临。

毕竟是夏朝的子民,大部分普通子民的心里即便有些不愤自家州王就这么被人取代,可眼下听闻陛下要来,却也立马抛开了这些,心中激动起来。

又是第一次亲眼见到陛下,那坐在中土三把至高权力椅子上的传说人物,众人甚至还有些急不可耐。

裴庆那厮,之前根本就没将这消息放出去。

此刻嘉陵城几十米高的外城墙下,人头攒动。

有人突然道:“来了,快看!”

“那紫金色的宫殿就是陛下的行宫吧?果然雄伟异常,充满皇道之威,尽展出我夏朝大国之风范!”

“好激动,生平第一次见龙颜啊!”

“听说我们这位陛下年纪虽小,却是极其的不凡,胸中自有宏图伟业,前些日子的兖州动乱听说过没?千万大军反叛,陛下亲率大军前往镇压,短短数日之内,平定叛乱,斩杀四位王者级的敌寇首领。”

“嘶!当真了得!”

“还有啊,前几日皇朝中有一位亲王也要造反,不过也被陛下轻易给镇压了……”

……

叽叽喳喳的低声讨论不绝于耳。

直至远方三座平台来到近前,才停止下来。

古尘海以及林如斯和一应官员站在人群最上方,看着缓慢降落的紫金平台毕恭恭敬的跪下身子。

“臣夷州代州王古尘海,率夷州子民,特来恭迎陛下驾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古尘海的声音落下,他身后诸人也尽皆跪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不绝于耳,在这般声势的感染下,之前“被”来迎接的人当中有些是无感的,此刻却也感觉热血沸腾起来。

迎接的,毕竟是这个皇朝的皇!

如此之多的子民前来,那股凝聚力颇为的感染人。

“各位平身吧!”

一道年轻的身影出现在平台最前方,微笑开口,淡然的声音盖压全场,传入每个人的脑海之中。

诸人起身,满眼异彩的看向那位年轻的皇帝。

只见那年轻的身影身着便衣,看起来似乎与一般的青年无异,然而那修长的身子上却流露出无人能比的威严,如与生俱来一般,天生的至高无上,使人一眼看去便知此人乃是这片天地的中心。

淡然自若,至尊威严,雄才伟略。

年轻气盛,锋芒毕露,傲骨天成。

一切有关于皇帝与青年的优秀特性,在他身上似乎都能发现一二,并且完美结合。

诸人隐约间有一股感觉,这位年轻的皇帝,极其不凡!

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让人不由自主的忽略了他的面貌,他的相貌同样出众,无论放在何处的人堆里,都是属于最耀眼那种。

倒是不少年轻女性,尤其是大家闺秀注意到了这些。

芳心跳动速度加快,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道身影。

单是这股气质,就比江湖上所谓的那些某俊某杰的强出不知多少倍。

要是能入宫为妃,不,就算只是一位才人,也足慰平生了。

千金们俏脸微红,不知在想些什么。

皇帝,果然是有足够震撼力的!

秦北玄走下平台,前方早已有安排好的特制车架等候,他登上车架,在古尘海的引领下进入嘉陵城。

在他之后,随同而来的一些朝都官员,宫中记史官也纷纷上车上马,随同而去。

再后面的则是自朝都而来的一众青年才俊了,一个个自信满满,气息强大。

最负盛名的朝都三杰,在夷州嘉陵城都有不少关于他们的事迹。

人群里夷州要参加本次君临宴的天骄才俊,视线落在最前方那夏皇陛下身上的同时,也有不少凝聚在那些才俊之上,眼中有战意迸发。

朝都众人自然也不甘示弱,甚至已有气机在空中碰撞,爆发嗤嗤之音。

许多人注意到了这些,饶有兴趣的看来。

君临宴的论道会武还未开始,这些天骄才俊就已经互看不对头了么?

待明日各州各城的才俊尽皆到来,又会是何等光景?

这届论道茶会有陛下在此,想必会碰撞出更加强烈的火花!

前方不断前行,承受道路两旁夷州子民跪拜尊崇目光的秦北玄自然也感受到了这些,他心中略有感慨。

那夕阳下雄姿英发,一言不合便气机交锋的青年才俊们,多像是自己未曾拥有便已经逝去的青春……

“陛下,眼下君临宴在即,许多州内名门都派了人来嘉陵观宴,甚至还有其他州的人前来,因此城内略显拥挤了些,陛下莫怪。”一位嘉陵重要官员向陛下介绍道。

秦北玄微微颔首,未曾在意。

这方世界的种种秩序皆是建立在强大的武道实力基础上,世人对各种论道比武之事怀有极大的兴趣,慕名前来,倒也也无可厚非。

尤其是此番是君临宴这种数年一度的大型青年天骄试武,云集皇朝内各方最强的天骄才俊,更是惹人注目。

其中最为突出的一些天骄,将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引领朝内的武道风潮走向,备受瞩目。

无数人想要见证这场君临宴。

林如斯骑着高头大马往这边御驾靠来,嘿嘿笑道:“陛下,今日我和骨老儿过来的时候,裴庆那老东西刚好在和月神教的鼠辈密谋,被我俩抓了个正着,要他下位,没两句话还真滚了,哈哈。”

一旁的古尘海笑了笑,也道:“以裴庆原本的性子,断不会如此灰头土脸的下位,依老夫看定是那月神教的石瀚跟他说了什么,陛下,老夫斗胆猜测,夷州或许有宵小要对您不利啊!”

说到最后,他声音已经变得凝重了些。

月神教在夏朝地位素来尴尬,裴庆却已经敢公然与之来往,若说其中没有隐秘,他自是不信的。

“要不我等先把裴庆那老东西给控制住如何?”林如斯跃跃欲试。

听得两人话语,秦北玄随意的摆了摆手:“一个让人失望的州王而已,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朕要料理他,随时都可以。”

两人气息稍滞,对视一眼,即便是林如斯这般骄狂之人,粗犷面庞上也露出一丝苦笑。

以陛下如今深不可测的实力,确实是如此。

其实我老林也不在意他,只是手痒想找个人打打架而已。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来到夏皇队伍的最前端,通禀道:“启禀陛下,北齐皇朝派人前来观宴会,已从北门入城。”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