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2章 君临宴

“二长老,此事是裴某大意了,代我向陈教主陪一个不是。”

嘉陵城外,裴庆和月神教二长老石瀚出现在一处高地之上。

石瀚拱手说道:“此事也无怪裴王,眼下确实还没到撕破脸的时候,倒是这夏皇秦北玄,年纪轻轻当上皇帝,架子倒是不小,让人感到意外。”

提起那素未谋面的夏皇,裴庆脸色很不好看,冷哼道:“哼!那所谓的新任夏皇,兖州平乱他充其量也就是当了个看客而已,就以为自身何等了不得,皇城之中,若无龙脉和大夏圣境皇叔,此刻座上的早已不是他,他还真当自己是能和另外两位相提并论的一代帝君了。”

话语里包含不屑之意,他又看向石瀚,略显歉意道:“不过此事确实怪裴某,若是那古尘海真要重新筹备武道茶会,那我等之前的一应布局可就白费了。”

谈及布局,石瀚也是略微皱眉,沉默稍许后淡笑道:“也无妨,此事就交给夏皇的走狗去办,也免得我等操心,教主知道也不会怪罪裴王的,反正无论如何,最终的结果都不会改变,过两日我教教主会下山亲临武道茶会,茶会过后,秦北玄,便会一直留在夷州。”

听得此言,裴庆稍有怀疑。

据他所得到的消息,夏皇此番莅临夷州,随行之人虽不多,真正强大的也就三位王者。

可这三位,最弱者古尘海,也有王者高阶的修为,其中更有踏入巅峰的厂督曹正淳,再加上夏皇行宫之上的护龙大阵,留下他,可能有点困难。

于是他正色道:“只陈教主一人,太上长老他……”

“裴王无需担忧。”石瀚脸上闪过高深莫测的笑容,言道:“太上长老要亲自镇压那头孽畜,不能离开月神渊,至于我教教主,老夫可以毫不夸张的告诉你,只要圣境不出,便无人能与教主争锋!”

裴王闻之大定,心中悬着的那颗心也放了下来。

他暗投月神教,第一个任务本就是配合月神教举办好本次武道茶会,让月神教的声威在大夏五州达到一个顶点,甚至超过皇族秦氏。

眼下却因为他一时骄傲不去接驾,险些坏了大事。

即便自己那位教主朋友不怪罪,心里面肯定也是有梗的。

所幸月神教,最终依然可以凭借绝对的实力达成目的。

果然,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因素啊!

裴王心中感叹。

……

另一边,骨王古尘海踏入州王殿之中,虽已年迈,威势不减,大马金刀坐于首位之上,林如斯抱枪站于一旁。

下方,夷州数列重要官员向首座汇报操办武道茶会的一切事宜。

其中有不少人已同裴王投靠月神教,此刻首脑被下,却也敢怒不敢言。

毕竟上头没传来命令,眼前之人也太强,他们明面上还是大夏钦定的地方官员,只能遵从上级的指令行事。

大夏新皇连裴王都给下了,他们还能如何?

待到下方诸人汇报完毕,古尘海依旧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座椅扶手,如敲在诸人心头,让人心颤。

他沉默思考许久,这才好整以暇,淡然问道:“举办地点定在月神山下?相当于是在月神教家里办?”

操办此事的年迈主事官员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举办点也只是一个举办点而已,之所以定在那里,盖因月神教乃我朝武道圣地,于月神山下举办,更可刺激各州才俊论道之心。”

“胡说八道,我看是为了方便他月神教选材吧。”林如斯一双虎目盯着那主事官员说道。

后者浑身一颤,只感觉被一头洪荒猛兽在盯着。

那般威压,比上次自家儿子泡裴王孙女被打,自己得知后亲自跑去州王府赔罪时,被裴王那双眼睛盯着还要来得可怕。

他抹了把汗,想要辩解,在这股威势之下却硬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地点换了,我朝陛下亲自到来,便是对各州才俊最大的激励,岂能在他月神教山脚下举办?换至嘉陵城里来,吩咐下去,腾出块地儿来,两日之内整理好一切。”古尘海断然吩咐道。

一年轻的从办官员说道:“可是古……代州王大人,此事我等早已与月神教商妥好了,冒然改动……”

“你有意见?”古尘海淡淡说了一声,目光若有若无的看向殿内一个角落。

“没……没……”那年轻官员脸色发白,汗湿背心。

眼角余光瞟到那个角落,更加心颤。

之前有意见让代州王看不顺眼的人,已经永远的待在那个角落里了。

“这大夏,是陛下的大夏,武道茶会的举办,何时需要与他月神教商妥?各位,本王知道,你们当中有人拿着皇朝的俸禄,却一心想要做不利于皇朝之事,这些人,可千万不要露出马脚,若是被老夫发现,无论官职大小,一律格杀勿论!”

古尘海冷冷的扫视下首,即便已退下湖州州王之位几十年,那股叱咤一州所累积下来的威势,也依旧在。

“此次比武论道宴陛下亲临,本王已定下宴名,宣传下去,此宴名为君临宴。”

“喏!”

……

另一边,放慢速度不断往这边行来的三座浮空平台,夏皇行宫中。

秦北玄坐在自己房间之内,手握一枚散发暗金色玄光的符文,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这枚符文,乃是借助朝都龙脉之力凝聚而成,还有另外一枚一样的符文,隐藏在金翅大鹏脑海里极深之处。

这两枚符文是一种古老的契约,一种可传承的契约。

只要两位持符者在同一片天地三百里以内,便能相互感应,甚至心灵相通。

“奇了,莫非那金翅大鹏鸟,出了什么事情不成?”秦北玄喃喃自语。

难不成是皇叔在匡自己?

可他确实通过这符文冥冥中感应到另一股意识,颇为亲切,但这股意识确实微弱得好像要消失一般?

又似乎被什么给压制了,总之,不太像是另一道契约符文持有者刻意压制或想要解除契约。

莫非是那金翅大鹏脑海之中的隐秘契约被发现了不成?

也不应该啊!

要是被发现了,月神教在未曾消除这隐患之前,又岂会费劲心思的将其培养至成年,成就圣兽果位?

秦北玄心中疑窦丛生,走到房边推开窗户。

只见远处一座插天雄峰耸立在幽月平原上。

那便是月神山,微弱的波动,也是从那边传来。

山顶暴露在西垂大日光芒下,数十里之内无一片云彩,光明无两。

秦北玄确是仿佛看到有一层迷雾遮挡在那插天雄峰之上。

或许,还真发生了些什么事。

看样子这趟夷州之行,想象中波涛注定还要来的凶猛些。

他淡笑一声,这样才更加富有挑战性啊!

这皇帝生活,越来越有内味儿了了。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