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1章 剥夺州王权力

不止是宽阔的州王府。

小半个嘉陵城都感受到上方传来的浩大威压。

诸民心头震颤间,抬头望去。

有修为出众着看清,那威压尽皆来自于一块令牌,一块赤金色的令牌。

令牌静悬在州王府上空,正面画着一尊火焰凝聚而成的天王,霸道无边,如若天神,天王手上持有两柄剑。

左边黑白之剑,右边金蓝之剑。

两柄剑虽也是图案,却给人以锋利无尽的意味,可裁决一切。

而令牌的背后,则刻着一个‘夏’字,威严大气。

此时无边皇道威压自那令牌上席卷而出,在半空里化成一条赤金龙的虚影,龙息吞吐,静静盘旋,那正是大夏皇旗上的图案。

众生在这股威压下,纷纷不由自主的跪拜。

“夏皇令?为何夏皇令会突然出现在此地?”裴王皱眉说道,说着从位子上起身走到亭边,黑色华服下突出的肚腩随之抖动。

一旁的月神教二长老亦不解的看着空中。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出现在赤金龙下,有声音传来,被真元加持,整个嘉陵城之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传夏皇令,夷州州王裴庆,枉顾礼法,目无尊卑,勾结宵小,现命其暂卸州王之位,武道茶会过后随陛下回都待审,此间州王一职由供奉殿古尘海暂任。”

听得此言,诸民尽皆震撼,州王府中之人更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他们的主子何时犯下此等罪状?连夏皇都亲自下诏降罪了。

裴庆一双眼睛微微皱起,被脸上肥厚的肉堆积起来几近隐没,只余下两粒漆黑中带着震怒的瞳孔裸露在外。

他的身体缓缓升空,来到夏皇令下,先行一礼,才对着悬浮在夏皇令旁的两人沉声开口,“两位,不知本王何处犯了这些罪责,让陛下如此震怒,二位能否说个明白,我想夷州境内数万万子民也会希望两位说得清楚些!”

供奉殿二供奉古尘海,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样,苍老的声音里带着淡漠,“裴王似乎话里有话啊?此罪乃陛下所降,夏皇令下,莫非裴王是想要抗命不成?”

裴庆目光深沉,再次对南方遥遥作揖,随后言道:“微臣不敢抗命,只是微臣因这般莫名奇妙的罪责卸下州王之位,恐夷州子民不会答应!到时候若是影响了民心,这责任该由谁来担?”

古尘海冷哼一声,“罪名是否莫名奇妙,陛下自有圣断,陛下还说了,若有人不从,杀无赦!”

这句话一落下,他旁边一道通天枪芒直插云霄,那耀眼的光芒里带着极致的锋利,直让人睁不开眼来。

似乎稍有异动,便会立马出手。

裴庆目光看去,顿时凝重了几分。

“林如斯。”

圣龙御侍总督,这位可算是皇族直属力量当中数一数二的存在。

对方的名字在当年,曾响彻一个时代。

即便他年长近一个甲子,多修行了几十年,也自认不是对手。

这时下方亭台上一道传音灌入裴庆耳中,后者眼睛微微眯起,还未曾说什么,却见林如斯目光立马往下落去。

他眼中好似落下了一杆无形神枪,州王府中,一座水上亭台顿时炸裂,水波汹涌,白衣老者排开碎石溅水飞向高空,面色也如水一般阴沉。

“哟,原来是石瀚长老,我还以为是只王八在下面游泳来着,对不住啊对不住,石长老没伤着你吧?”林如斯一脸讶然,眼睛里却是充满冷笑。

月神教二长老石瀚,大袖一挥,强掩怒意道:“不劳林总督担忧,老夫虽年迈,却也没那么脆弱,只是两位如此对待镇守夷州数十年的功臣,实在是让夏人心寒呐!”

林如斯怀抱长枪冷笑道:“这事可轮不到你月神教来管,怎么,石长老与夷州‘前任’州王交往如此密切,莫非是打算借他之力入我朝为官不成?若是如此,你可以找本督啊!本督可是陛下的贴身护龙使,一句话便可让石长老免除试用期。”

这话一出,对面二人的脸色都变了。

裴庆双手冷哼一声,背负双手,刚要说什么,耳边传来石瀚长老的传音,“算了裴兄,稍忍几天,待武道茶会举办完毕,我教自会为裴兄出一口气。”

他面上表情却是恢复了淡然,“林总督想多了,老夫可没那好命,去当你夏朝的钦定官员,老夫来此,只是代表本教与裴兄洽谈武道茶会之事罢了。”

黑袍笼罩下的古尘海淡淡道:“月神教乃我朝武道圣地,地位举重若轻,稍后石长老可与我古某谈,古某虽不才,却也做过一些年的州王,对于操办武道茶会,也算是颇有经验。”

“本王早已准备完毕,就等两日后大会直接开始。”裴庆冷冷说道。

古尘海看了他一眼,淡淡言道:“裴王戴罪在身,所准备之事古某会重新考虑,若有太多不妥之处,一切推翻重办,时间还有两日,也来的充足。”

“你!”

这会就连石瀚也脸色再次发生了变化。

原本的计划,是将论道之所定在月神山下的一座城池中,神教借机展露强大底蕴,让众多才俊心生敬仰,也让天下众生为之震颤,动摇秦氏统治根基。

却不想亲来夷州的大夏新皇,竟如此的强势霸道,人未现身,就已剥夺夷州最高统治者的地位,更是欲将之前的一切全然推翻。

当真是……令人出乎意料啊!

裴王眼神变幻,并非没想过此刻直接叛出夏朝,奈何月神教那边也未完全准备好,自己的家眷,也还在下方的州王府中,不曾转移。

“忍!”

石瀚的传音还是只有一个字。

裴王藏在袖袍中的拳头微微握了握,毕竟为一方雄主,脸色很快也恢复了平静,淡淡道:“陛下既要治臣之罪,本王暂且认了便是,这天下悠悠众口,目光雪亮,自会为本王澄清,既然陛下有令,接下来的夷州事宜,就由古供奉费心了。”

说完身形一闪,直接消失不见。

古尘海看向石瀚言道:“石长老,可要坐下来洽谈论道茶会的举报一事?”

“不必了,老夫相信夏皇钦定之人的办事能力。”石瀚冷冷说道,话罢也消失不见。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