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屋里有人!

秦北玄高居座上,淡然说道:“小小伤势,无需挂碍。”

即便内心已经沉入谷底,他面上依旧毫无波澜,按照老曹所说的流程,起身从亲侍手中接过天子剑缓缓拔出。

森寒剑光无意间扫在林如斯和那大骂文官的青年身上,不知为何,两人只觉下身稍凉,顿时惊骇四顾。

“既如此,谁愿随朕出征,荡平兖州乱贼?”

剑斜向上而举,锋芒四溢,平天冠下的紫金色双眸之中,威严气息弥漫而开!

林如斯平复心绪,昂首阔步走上前,“臣林如斯,愿为马前锋!”

适才请命那位浓眉中年也开口,“末将余恨天,愿随陛下出征!”

“臣温长寿,愿随陛下出征!”

……

下方,武将行列当中一道道身影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出,很快请命的人便达到了十人之数。

秦北玄暗自点头,看样子这班底之中还是有不少人拥护自己的。

老曹的声音适时在耳边响起,工作极其到位。

作为一个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手,又全面融合了这具身体的记忆,老曹对皇朝形式了如指掌,凭借老练的眼光和智谋,点几个兵自然不在话下。

“圣龙御侍总督林如斯实力虽强,但谋略尚缺,不可领兵,可随行护卫陛下安全,为护龙将军。

血龙大将余恨天王者修为,皇朝三神将之一,修炼祖传燃血化龙诀,实力强悍,可为大先锋。

安平侯温长寿久经沙场,以领兵稳健著称,曾一手镇压劳山之乱,又是先皇大力培养的青壮代表,可为左前锋。

赤血侯王腾为前神将首之子,虽狂傲了些,但其熟读兵书,深喑兵阵,修行天赋也上佳,有成王之资,可为右前锋……”

血龙大将余恨天不用多说,最先请命那人,王者实力,又是皇朝三神将之一,沙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王腾是那大骂文官的男子,看起来年纪不大,二十七八岁而已,满脸桀骜像,身上却带着一股久经沙场的味道。

与之相比,温长寿就低调多了,身材也不高,面相平平无奇,气息内敛低调,如同空气般很容易让人忽略,给人以“稳”的感觉,但眼神深处却好像藏着一头狮子。

其余诸人,也尽皆不凡。

曹正淳说一位,秦北玄点一位,行军路线,领兵多少,事无巨细,一一到位。

下方诸臣中,有些人表面上附和秦北玄,实则却并未太过在意这尊皇帝,对御驾亲征一事,甚至暗露嘲讽之意。

可眼下听到秦北玄点兵,许多人现出惊容,隐隐还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是皇帝的自家本事,还是有人在暗中帮他?

有如此本领的人,整个皇朝也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位,余恨天本人出征,自不会如此放肆,剩下的大都不在此处,皆镇守一疆。

在的那几位,新皇登基这几个月以来也是态度微妙,对这皇帝尚未真正臣服,不可能出谋。

诸人不禁怀疑,莫非这朝中,还有眼光卓越之辈一直隐藏?

大夏底蕴,果然深厚!

就连一直站在武将行列最前方默不作声的神将首君就,也颇有深意的看了上方几眼。

点完兵的秦北玄自然不会去想这些,他此刻心中略带震撼。

此番出征,动用的兵力超过一千五百万!简直骇人,调集的资源更是堪称恐怖,而下方诸人却是一副“基本操作”的样子。

这个皇朝的子民到底有多少……秦北玄在心中大叫。

暂时压下心中惊骇,他收起长剑,缓慢踱步到皇座平台边缘,威严的双眸扫视下方。

“诸将听令!”

被点诸人齐齐躬身,“臣等听命!”

“尔等速去各州城集军,兵发兖州,今日午时,朕率军,出朝都!

此外,告诉兖州子民,你们的皇帝,来了!”

“是!”

群臣振奋昂然。

……

皇宫中,曹正淳领着秦北玄穿梭漫步。

没其他人在,秦北玄满脸苦色。

之前看史书,他这皇帝,堪称大夏皇朝有史以来实力最弱,仅为王者境界。

与中原五白相比更是相差甚远。

在他看来,此刻御驾亲征,和送死无疑。

这硕大的皇朝,有人希望他活,也有许多人等着他死,甚至抓住机会推动他死。

值此微妙之际,他一死,皇朝必然大乱,而后无数豪杰便可趁势而起,逐鹿天下。

无论前世今生,这都是王朝天下的历史潮流和走向,秦北玄自然也明白这些。

他看着身上的龙袍。

要怪,就只能怪这厮前身脑子进了水,话已说出口,君无戏言呐!

有了戏言,就无了民心,声望值也将无从增长。

没有声望值想到五白的境界,不知得何年何月,再者以王者境界坐在这么微妙的位子,活不活得到那时候都是一个问题。

兖州之行,危险中带着机缘,弄好了,大捞一把民心!

念及此处,秦北玄看向旁边的曹正淳问道,“兖州叛军,兵力如何?”

曹正淳沉思片刻,向秦北玄介绍道:“迫降我朝守军后,叛军兵过千万,顶级强者上,长生山和戴家各有王者两位,不过叛军背后大概率会有三圣宫的的人,那两势力敢发起叛乱,必然有所依靠,王者应至少按六人,甚至七人记!”

……

秦北玄刚提起的勇气灭了点。

自己这边,出征之人里似乎才四位王者吧!

林如斯,曹正淳,血龙大将余恨天,还有,他这尊皇帝……

至于敌人背后的三圣宫……那更是个让人头疼的东西,从读过的卷轴上秦北玄粗略了解到一些。

此宫位居皇朝西部万里古林的深处,已不属中原。

万里古林,纵横远不止万里,蕴含无数洞天福地,古今遗址,不知有多少秘密。

只是由于密林环绕,那里更多的是凶蛮妖兽,人类颇少。

不过也聚集了一些武风彪悍,凶狂异常的武者组织,经常进入中原西部边境烧杀劫掳,联合起来,甚至堪比一朝!

大夏皇朝坐镇中原西方,很大心力都被用来防御万里古林,而三圣宫作为其中巅峰势力,隐为万里古林诸势力之首,更是皇朝的首要防范大敌!

有隐秘消息称,三圣宫的统治者,是来自其他地域的皇族余孽,意图在中原大地上重立国度!

若真打仗,这是一头隐匿在暗中的虎狼啊!

秦北玄心中凛然,随口继续问道:“说说三圣宫,还有兖州之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会老曹的语气也凝重不少,颇为正色,“我朝与三圣宫的积怨,已延续数百年,争端不断。

三月前,五圣之战震惊天下。

先皇与三圣宫的三位圣主大战,虽得神秘强者相助,重创大圣主三圣主,并当场格杀二圣主,但终究是以二敌三,回朝后因伤势过重而陨,那神秘强者,也不知去向。

我朝擎天柱倒塌,各州动乱。

兖州紧靠万里古林,再加上皇朝多年以来对那边疏于管理,三圣宫的爪牙早已深入其中,如今戴家和长生山发起动乱,或许就是因为三圣宫在其背后唆使。”

“三圣宫三位圣主,都是圣境界?”秦北玄问道。

“是!”曹正淳恭敬答道,“先皇在时,一人可挡三圣,护佑中土西方,今虽陨,却也将一身修为传给陛下,陛下三五年内若是能消化完全,亦可重现先皇之威!”

知晓了缘由,秦北玄没再多问,暗自在心中思索对策。

“陛下,此处便是您的行宫,稍后便要出征了,陛下可先休息片刻。”曹正淳领着秦北玄来到一座精奢行宫前说道。

“可!”秦北玄微微颔首,跨入宫门又吩咐道:“你守在这外面,朕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曹正淳躬身告退,“喏。”

淡然走进行宫,吩咐门口侍卫关上门,并让他们也出去了。

整座奢华行宫,这一刻只有秦北玄一人。

他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不顾形象聋拉肩膀走到软蹋上坐了下来。

还是一个人待着舒服啊!

都说皇帝是寂寞的,此话倒真不假。

无依无靠,身边只有一个老太监可以托付。

稍歇片刻,秦北玄站起身子,走到一座精美的书架前。

失忆了,就得多看书。

不看书,跟个瞎子没什么区别。

随意拿起一本地域志,秦北玄余光突然瞥到旁边的镜子,目光顿时凝固。

镜子里,有人!

一个活生生的人!

无人通告,突然出现在房间之中。

他心脏猛的跳动起来。

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自己行宫之中的人,不是强大到极点的刺客,就是自己最为信任的熟人。

刺客的话,不会这么轻易暴露自己,那答案只有一个了。

强忍着内心深处的不安,秦北玄只是在镜子里微微扫了这人一眼,便不再多看,继续看起书来。

时而皱眉,时而深思。

这个时候,不明白对方的身份,沉默装逼最好,以免暴露了自己。

脚步声响起,却见镜子里那人一步步走到自己之前坐着的软蹋之上,也坐了下来。

秦北玄心中紧张之意更甚几分,这人倒是很不见外,敢坐皇帝的位子!

这也间接证明其身份地位,很高!

“你冒然御驾亲征,确实有些欠妥。”

那人的轻声传入耳中,带着温和之意。

随意转过身来,秦北玄看向来人平静道:“无妨,区区一兖州,料理起来不算太难。”

卧榻上的中年三十许人,月白华服下的身材很是修长,面容虽然俊逸,却隐隐发白,带着一股病态,眉宇间也好似凝聚着一股痛楚之意,如同有伤在身。

看着这张脸,秦北玄感觉有点熟悉。

他很快想到之前第九层塔上的大夏历皇画像,这人,和自己前面那副画中的男子颇像。

那副画画的是自己的老父亲。

史书上说,自己老爹有一亲弟弟,这弟弟远离朝政,不喜权,好游历,平日里闲居于皇都旁边的云隐山上。

若是所料不错的话,应该就是此人了。

三个月前的明亲王,如今的明皇叔,秦明楼。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据说只有长得帅的男神读者才能看到这个群号:1022979144,此外就只有长得靓的美女读者能看到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