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章 封赏

这是一处幽闭的空间,无天无地,却又仿佛宽广到无限。

举目看去,只有满目的金黄色雾气密布四方虚空。

这些雾气隐约间化成一条条龙形,在这片空间里左突右闯,眼瞳之中灵光乍现。

每一条小龙身上都散发出神妙难测的波动,似乎有无数根丝线牵连着他们与外界的未知命运,动了它们便会影响极远。

这是大夏皇朝皇都之下的龙脉,一国气运之所在。

此处只有纯粹的龙运,没有丝毫的天地能量,武道修士在这里亦难发挥半分实力。

漫无边际的龙运空间里,两道身影相对而坐,盘坐在虚空之中。

其中一青年,身穿紫色王袍,眉宇锋利,正是雄姿英发大展宏图之年纪,可他眼间却是凝聚着一丝颓色。

在他对面,同样是一位身穿王袍之人,只不过后者身上的王袍样式似乎要老上一些,但其上方密布的威严纹路,却是属于当今大夏皇室特有无疑。

王袍的主人,是一位老者,其面相威严,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以一根紫金玉簪稳固在头顶。

老者淡淡开口,“皇朝如今形势真有这般严峻?”

坐在他对面虚空之中的青年目光略带惊意,缓缓说道:“不错,西有三圣宫随时准备犯境,北有月神教图谋不轨,我朝圣境只一个皇叔,可能还身负重伤,恐难抵挡外敌,晚辈曲线救国,借南楚之力……”

砰!

空气中爆起一团血雾。

大夏靖王秦北煌死不瞑目,直接化成了飞灰。

似乎不敢相信,为何对方在龙脉的镇压之下还能轻易抹杀自己?

为何要抹杀自己?

“我朝空虚,那南楚狼子野心,竟还敢将其往朝内引,真是笑话,愚蠢的东西,你没资格活在在这世上,更无资格做我大夏皇族之人,老夫送你归西。”

身穿古朴王袍的老者对着虚空淡漠开口,他的声音在这片空间回响,隐含不屑之意。

龙脉之气微微波动,片刻后恢复平稳。

短暂的沉默过后,又响起老者的低声呢喃。

“第九任大夏君王秦北玄,继承圣境修为不过三个月,就已臻至王者大圆满之境,轻易镇压同阶,此子定有大气运加身,我大夏若是能挺过这波劫难,便可同那北齐一般,成为这方天地的绝世霸主!”

“或许过段时日,老夫也能重见天日,为我大夏之兴盛奉献残躯,弥补当年之过。”

老者抬起头来,那浑浊中带着不世威严气概的双眸似乎穿透这龙脉之气,越过百丈之厚的上方地面,与朝都之外那座云雾缭绕山峰上的一道身影相对视。

……

太极殿上,秦北玄身穿至尊龙袍,头戴平天冠,正儿八经的坐在皇座之上,淡漠的目光随意扫视场下,隐有威严泄露,诸人不敢直视。

“封,安平候温长寿为刑司司长,掌管皇朝刑罚!”

“封,严岐山为内侍总管,统率大内侍卫!”

“封,神风候王腾为金龙大将,假以时日若能成王,便为皇朝第四神将,金龙神将!”

“……”

一道道封赏从皇朝第一任东厂厂督曹正淳口中宣读下去。

下方受赏者无不躬身跪拜,感念皇恩。

其中大都为参与征西之战的人士。

秦北玄回朝至今已有三天,兖州之乱已然全面平复,诸将如今回朝接受封赏。

这时,一青年自太极殿外缓步走入,神色肃穆,眼神诚恳,举止无丝毫逾矩。

他走到殿内诸臣的前方跪伏而下,高声道:“兖州罪臣戴律之子戴玉龙,参见陛下!”

诸臣之中,大都不知晓戴玉龙上殿的缘由,却知这一家子罪大恶极,罄竹难书,于是纷纷不解的看往皇座上那青年。

“陛下……”

有激进之人忍不住想提醒皇帝,此殿神圣,岂容贼子玷污?

可看到那双微微闪烁紫金色光芒的淡漠瞳孔后,气焰又熄了下来,把张开的嘴巴闭上。

“你有话要说?”上方有声音传来。

“臣等候陛下圣裁。”那大臣呐呐说道。

秦北玄看向阶梯上一袭黑红蟒袍的宦官,微微颔首,示意后者。

曹正淳躬身致礼,鹰隼般的目光环顾四周,随后盯着戴玉龙念下手中最后一道封赏。

“此外,兖州叛军首领戴律之子戴玉龙,迷途知返,悬崖勒马,深感父辈犯下的滔天之罪,于我朝平复兖州暴乱中立下奇功,陛下特许,免去戴家未曾参与动乱者之罪责,封戴玉龙为兖州侯,假以时日若能成王,再另行加封!”

那些原本不知其中内情的大臣此刻露出恍然之意,若那戴玉龙真在平兖之乱中立下大功,有此封赏倒也不为过。

由他接管兖州之事,也算是恰到好处。

“谢主隆恩!”戴玉龙连磕三个头,满怀感激之意的看向高高在上的那位皇帝。

“兖州侯,希望你尽快斩断兖州之人与西方蛮徒的一切渊源,莫要负了陛下的厚恩。”曹正淳说道。

戴玉龙诚恳言道:“陛下厚恩,罪臣自不能忘,罪臣定当在兖州境内宣颂陛下威德,让子民们彻底归心!”

皇座之上传来淡然的声音,“若是兖州再有差错,朕定当拿你是问,以儆效尤!”

戴玉龙内心一颤,认真言道:“若有差错,罪臣以死谢罪!”

秦北玄满意的点了点头,受他号召,这货一日前来到朝都。

面圣之后,并未表现出大的志向,对于目前有一具完整身体已经颇为满意,只想找个地方取几房姨太好好过完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让他当个兖州侯,倒也没有拒绝,当然,也不敢拒绝。

至于如何去面对兖州亡军的家中父老,秦北玄相信这个表面上是戴玉龙,背地里却是魏忠贤的男人自会有其手段。

他看着下方满堂文武,心中已无那日的不安,此刻神色是发自内心的波澜不惊。

圣境皇叔摆明了给自己撑腰,再加上此刻朝中第二的实力。

秦大陛下这位子已经稳如泰山!

大可不必如以前一般,完全模仿秦北玄的行事作风,面部表情。

已然可以释放一些天性,谁若不服,怀疑于他,便可说是坐上皇位以来潜移默化的改变,再有人不服。

找死!

“今日诸事已了,朕也有一事要宣布一下。”秦北玄从皇座上起身,背负双手走到诸臣前面的阶梯最上方。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