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我要御驾亲征?

秦北玄神色古怪,眼神微微示意曹正淳。

“陛下确实应该上朝了,先皇故去,近段时间以来皇朝内大半地域产生暴乱,其中又以兖州之地最为严重,昨日消息传来,长生山和雪岭戴家联合起事,欲独立为国!

此外,夷州和滨州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但比之兖州稍好,陛下昨日已有圣断,在今日上朝之时,点兵出征。”

老曹嘴唇未动,声音直接传入自己的脑海,秦北玄却是见怪不怪。

逼音成线,小手段。

他开始结合之前看的书,思考曹正淳所言。

兖州,毗邻皇朝西部的万里古林,和夷州一样,也是皇朝五州之一,其中有两大霸主级别的超强势力,长生山,以及雪岭戴家。

不止兖州夷州,其余三州也有一些这样的存在,不过天子脚下,也不敢太过放肆,在夏朝统治的这千年以来还算守法。

没想到如今轮到自己当皇帝,竟然造起反来了!

听原因,是因为先皇故去,也就是自己的老父皇死了。

秦北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难怪自己这么年轻就坐上了这个位子,原来是个接盘侠啊!

那自己身上封印的八阶强者毕生修为,应该也是来自于那所谓的“老爹”。

想到这里,他也知此事不能再拖沓,也没什么好拖沓的,点几个兵让他们去干仗就行了。

他收回看向林如斯的双眼,整了整衣冠,这才不紧不慢,以一副淡漠的语气开口。

“上朝!”

话落一步跨出,瞬间出现在殿堂大洞旁,林如斯和曹公公急忙跟上,站其左右。

这时尴尬的事发生了。

该如何下这高塔?

他嘴角微微抽搐,自己……被这些手下带偏了带偏了,该走楼梯的……

随意挪腾几丈远很轻松,可从这么高跳下去……目前可能做不到。

曹公公狗腿心热往前挪了一步,微扬袖袍。

只见炫目的明黄光芒闪耀,一宽有数米的四方平台凭空出现,通体宛若黄金筑成。

上面雕龙画凤,镶珠嵌宝,看起来精美无双,正中央处为一紫金皇座。

“陛下请。”曹公公弯腰低首。

“嗯”了一声,秦北玄漫步踏上皇座平台,随意往龙椅上一靠。

身后两人也立马跟上,秦北玄尝试着给曹正淳传音。

“此人如何?”

老曹如实回应道:“回陛下,林如斯为圣龙御卫总督,已半只脚跨入王者巅峰,是先皇亲自培养的心腹手下,对陛下您也忠心耿耿。”

秦北玄默然,微闭双眸,皇座平台在虚空稳稳而行。

他心中总算舒了一口气。

老曹在,上朝不怕了……

点完兵,先在这皇宫里苟一段时间,熟悉熟悉局势再说。

片刻后,一座雄伟大殿映入眼帘,古朴恢宏,奢华内敛,皇座平台从御门飘进。

这殿的内部极其空旷,但构筑尽显庄严,一砖一柱间流露出古老而辉煌的气象,此时,数列身穿朝服之人静静站立。

有人眉宇锋利,气息冷厉如刀,浑身上下带着金戈铁马的英雄气概。

有人玉面长须,看起来饱读诗书,满腹经纶,身怀治国安民之雄略。

皇座平台从诸人上方徐徐飘过,落在最前方的高台之上。

下方文武百官,皆数下跪。

“恭迎陛下,吾皇万安!”

整齐划一的声音在大殿之内回响。

曹公公和林如斯亦走下平台,与诸人一并下跪。

脚下臣服的这些皇朝大员,个个气宇轩昂,雄姿英发,甚至还有人威势天成,瞳光慑人,如一群虎狼之辈,秦北玄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淡然,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平身!”

“谢陛下”

群臣起身,而后泾渭分明的往两边走去,分作两大阵营,文,和武。

林如斯依旧站在大殿诸臣的前方正中,他清了清嗓子,雄浑有力的声音在殿内回荡。

“今日,我朝陛下得道,开中土前人所未有,以二十岁之龄踏足王者之境界,皇朝之幸!假以时日,陛下定当超凡入圣,问鼎圣途,佑我大夏,江山永固!”

下方诸人再次齐齐躬身,恭顺高呼:“恭贺陛下,愿我大夏江山永固!”

高呼声不绝于耳,传至殿外,皇宫内所有侍卫,奴婢,尽皆如此高呼,再至整个朝都,都是如此。

满城齐尊,万民同颂!

皇帝宝座上,秦北玄心神动摇。

却是水晶书上方的数据发生了一些变化。

声望值,增加了……10点,变成100点了。

蚊子虽小,却也是肉。

这让他内心隐隐有了一丝猜测。

声望值这东西,或许和民心挂钩!

子民们知道自己修为提高,向着自己这位新皇的民心也增强了,声望值,随之提高!

若真是这样的话,就好办了。

定了定神,秦北玄抬手微按虚空,平天冠下双眸深邃无边,声音威严淡漠,“朕既承继天命,登临皇位,自当无愧于大夏子民,无愧于天下苍生,穷极毕生,守我朝疆土,壮我朝国力,扬我朝天威,今后岁月,还望诸卿与我共进。”

提起肚子里的墨水说了几句,秦北玄暗暗观察下方诸人反应。

群臣回答依旧一致,“臣等荣幸至极!”

他见状微微点头,适才和曹公公传音交流,自己这尊皇帝,原本为一孤高傲气之辈。

登基为皇以后,虽也霸道,却无暴政,傲气也渐敛,沉稳有增。

对待朝政,也颇为上心。

假以时日,或将成为一代明君!

他此刻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人设往这边靠拢,对臣子,逐渐往和蔼方向转变,待到时间长了,局面稳定,再放飞自我。

让这硕大皇朝,匍匐在自己的皇威之下,提供源源不断的声望值!

这时,有侍卫递上来一枚玉简,曹正淳亲手接过,躬身交于秦北玄。

玉简入手温润,秦北玄微微摩挲,不知有何用。

只见武官行列中顿时有一浓眉中年走出,身上铁血之气混若天成,他对着上首微一躬身,沉声道:“陛下,兖州叛军势大,已攻陷州王府,柳王殉朝,州内我朝诸官尽皆遇害,事关皇朝威严,末将不才,本次出征,愿为大先锋!”

他以右拳锤击左胸,金铁碰撞声响起,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秦北玄微眯双目,似在沉默,其实是在观察这货的面相特征,再结合之前看的书想试着猜一下这货是谁。

这时一旁的林如斯呵呵一笑,粗声道:“老余,你急什么?陛下御驾亲征,心中自有思量,不过此乃陛下即位第一战,这先锋大将,以你的实力,我看还不够格。”

这话让秦北玄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余姓将军和林如斯立马心头狂颤。

心里不约而同的在想:我说错话了?

群臣眼见也提心吊胆起来。

皇座上,秦北玄稍稍低下头,双目藏在平天冠下,让人看不正切,心中颇不平静。

兖州动乱,我要御驾亲征?

他心中升起问号,这么危险的事,作为皇帝不是只需要点些兵让他们去打就行了么?

朝旁边曹正淳递过去一个眼神,厂督心领神会,立马传音。

“陛下昨日确实是说要御驾亲征,此事百官皆知。”

“兖州之地,危险否?”秦北玄传音道。

“雪岭戴家和长生山结盟,已有四王,其中还有万里古林三圣宫的影子,王者数量加起来恐怕不少,陛下新登皇位,诸王中愿意听陛下命令的……”

秦北玄心里一紧,面上却是恢复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稍稍思虑,想到一个拒绝御驾亲征的法子,他随即抬起头。

还未开口,又有人抢了先。

这回是一个文官,一高瘦老者手持玉板从队伍里走了出来,面枯须白,身上带着一股子腐气,对上首先行一礼,声音沙哑道:“陛下御驾亲征,臣觉不妥。”

“有何不妥?”秦北玄面色淡然,漫不经心询问道。

在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才是忠臣呐!

快说个让人信服的理由来阻止我!

老者稍作思量,便开口说道:“其一,陛下天赋虽古今罕见,但继位时间尚短,方年幼,实力较之历代先皇还有一段距离,此番若冒然御驾亲征,恐遭歹人暗算!

其二,今日朝前,有刺客行刺,老臣虽修为浅薄,却也看到陛下与那刺客对击一掌之后连退数步,恐龙体受损,应于皇城休憩。

再者如今陛下新登皇位,皇朝局势微妙,陛下理应坐镇朝都,以防有心之人趁机作乱……”

最后一句,说得有些轻,下面诸臣里有不少人眼神发生了变化,微微闪烁。

秦北玄倒是没在意这点,他正在心里鼓掌。

满怀欣慰的看着这老儒,此人值得给他一面锦旗。

适才自己想到的,就是这老儒所说的其二,想装伤一下,不想这老头还加了个其一。

妙哉!

秦北玄故作皱眉微微沉呤,刚想勉强同意,一声音突然响起。

“墨老匹夫,一派胡言。”面相桀骜的青年从武将行列里走出,来到老者身前,满脸不屑之意,“陛下昨日便言,要御驾亲征,军中为此人心振奋,动乱之地的子民更是感恩戴德,君无戏言,陛下怎可突然不去?

你说陛下被此刻所伤,老头你该学学历史了,金塔上有历皇龙气护佑,区区一刺客,又怎能伤及陛下分毫?

即便陛下不慎受伤,我朝也还有回天神丹,只需一颗,濒死王者也可瞬间勇若战神,有此物在,陛下龙体怎可能损?

你这穷酸老儒,真是老而无德,成天妖言惑众,还有你们,都一样,大把年纪,都活到乌龟上去了,以为陛下是和你们一样的胆小之辈!”

青年指着一众文官大骂一通,丝毫不顾这里是朝堂。

林如斯一拍大腿,宛如找到了共鸣之人,哈哈笑道:“好!说得好!这些穷酸腐儒,拿着俸禄不做事,早该骂醒他们,他娘的,成天在这畏首畏脑,陛下要出征还敢阻拦,太不像话了,要不是本总督没文化,非写几本奏折参奏他们不可!”

两人一唱一和,一派文官都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却也无人敢言,当今皇朝,以武立国,文官向来势弱。

墨性老儒哑口无言,无奈着苦笑摇头,“王将军所言甚是,倒是老朽多虑了,老臣祝陛下早日镇压叛乱,收复兖州。”

皇座上,秦北玄看着声音逐渐统一的整个朝堂,心头怒火几乎要压制不住了。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欢迎反馈错字错句!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