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皇和皇后

凭秦北玄的修为而言,再冷的风也不会引起他的不适。

即便把他丢进冰窟里,他甚至还能把冰窟变成沸腾的水再蒸发掉。

可眼下在这海拔数千米高的雪圣峰顶,凛冽的寒风袭来,他却有些凌乱了。

之前连女人都没见过几个,也就一直忘了还有这事。

作为皇帝,定然是有着所谓三宫六院,后宫三千佳丽的啊!

脑海之中闪过一系列后宫乱政,扰乱朝廷之类的狗血剧情,秦北玄脸色变得怪异起来。

也不知道自己和那所谓的皇后,有没有感情基础。

如果有的话,那可就要命了。

朝夕相处同床共枕的人啊!

他再怎么伪装,又怎么瞒得过一个有资格坐上皇后位子,还很了解自己的女人?

这下可好,当了真正的接盘侠。

不仅接掌了这个皇帝的位子,还接盘了他一干老婆妃子。

有句话说得好,汝妻子,吾自养之。

“秦北玄啊秦北玄,你老婆以后交给我了。”

曹正淳观察细致入微,捕捉到自家陛下脸上那一闪而逝的怪异之色,立马猜到后者在想什么。

不由心中感叹。

看来陛下前几日练功出的岔子不小啊,连有个皇后这么大的事都不记得了,真是让人担忧。

看样子又该到自己这位陛下知心人上场的时候了,希望陛下能够忘掉自己刚刚被人压着打的那一幕。

一念至此,他当即传音,“陛下,是否要属下……”

“说吧。”秦北玄传音低叹。

老曹立马传音道:“陛下是三年前与皇后娘娘洛明月成的婚,婚事是陛下的师父提出来的,先皇亲自应允。”

还有个师父?

怎么亲戚熟人一个接一个的来?

还让不让人混下去了?

秦北玄一听这话顿时头大如斗,看着漫天风雪默默不语,面色强忍镇定。

诸王见状也不敢打扰他,以为陛下在思考对策,静静等候圣断。

“陛下的师父剑王坐化前,曾亲自找到先皇提出此门婚事。

剑王前辈为幽州天门城洛家上代家主,洛家世代忠于皇族,先皇年幼时,也多亏剑王前辈护佑,这才几次大难不死,后来登基为皇。

剑王前辈于先皇来说,算得上是长辈,甚至是半个师父,正因如此,后来才有了剑王前辈收陛下为徒这一事,陛下曾跟随剑王修行三年。

只可惜剑王前辈一身修为登峰造极,掠至王者大圆满,可天门城洛氏自他之后却再无王者,即便当今家主,也仅是洞玄巅峰。

剑王前辈担忧洛氏在他陨后会走向衰弱,甚至灭亡,便向先皇提出将洛明月许配给陛下一事。

先皇见那时的皇后娘娘洛明月修行天赋上佳,才情亦是堪绝,性格上也温柔贤淑,再加上剑王前辈对皇室的恩惠,也就同意了这门婚事。”

秦北玄听得却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便宜师父坐化了。

原来这所谓的皇后娘娘也不过是个为了家族而送入宫的利益品罢了,那应该和自己不怎么熟捻。

嗯,问题不大。

可紧接着,老曹下一句话却又将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当然了,这件事陛下那时候也是同意的,毕竟皇后娘娘是陛下的同门师姐,和陛下您情谊深厚,剑王前辈座下,也就陛下和皇后两位徒弟。

陛下感念剑王前辈师德,登基后既封洛明月皇后之位。”

同门师姐,还有这层关系?还情谊深厚?

秦北玄控制不住抽搐的面庞,转过头背对着诸人。连忙抽搐了几下,大口的吸了一口冷气。

老曹似乎也是在回忆此事,说起来断断续续的,这会又补充道:“剑王一生洒脱,也一生未娶,年愈三百之时,才在族中收了一位弟子,便是后来的皇后娘娘,陛下晚入门了几年,年纪也小了一些,这才算是皇后娘娘的师弟。

陛下……可还有什么要问的?”

秦北玄半晌沉默,轻轻吐出一口气,强装淡定的传了一句。

“朕,可有子嗣?”

老曹已经意识到陛下的失忆已经远远超乎他的想像,这正是体现他重要性的时候啊!

他继续恭顺道:“陛下暂无子嗣。”

“那朕,有几位嫔妃?哪位嫔妃最为了解朕?”

老曹惊讶,“陛下先前一心向武,除了皇后娘娘外,还未曾纳过其他妃子,自然是皇后娘娘最为了解亲近陛下。”

也就一个,勉强还能接受。

秦北玄再次松了一口气。

总算搞清了自己想象中错综复杂的后宫状况,还好也就只有皇后这么一个麻烦。

嗯,小心点,应付过去应该不难。

“咦?那为何南楚二皇子要来抢朕的皇后?”秦北玄突然心生诧异。

南楚皇朝雄踞中土之南,掌六州之地,国力强盛更超大夏,素来有吞并大夏和北齐扳手腕的野心。

若无南荒那两个蛮荒部落和盖世魔宗的牵制,说不定南楚早已兵发大夏,中原也早已战火连天。

“咳,此事说来话长,南楚二皇子几年前曾来我朝游玩,遇到过那时候的皇后娘娘,或许是皇后娘娘倾国倾城的美貌俘虏了他。”

“皇后已经是朕的女人了,他还在觊觎?”

秦北玄话里有话,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天下虽然武风剽悍,但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还是很封建的,颇为注意影响。

尤其是权贵大家,没曾听说过哪位权贵家里的子弟会觊觎别的已成为人妇的女子。

按理说,南楚二皇子那样身份的人应该知道这一点,也更会注意。

老曹传音轻咳,“咳咳,陛下您忘了?皇后娘娘还是处子之身呐!”

!!!

秦北玄顿时浑身一激灵,成婚三年了,还是处子之身,莫非?

他顿时脸色煞白。

“先皇见皇后娘娘修行天资非凡,曾赠予娘娘一本太清玄女心法,成王前不可破身,先皇还特地嘱托过陛下莫要一时冲动,陛下切记莫要忘了此事啊!”

秦北玄内心狂翻几个白眼。

这老东西,说话能不能一次说完点,每次都搞得一惊一乍的。

在心里给老曹此次服务留了一个差评,秦北玄转过身来,面色平静无波,但却是带着丝丝冷意,让场中其他人心中一紧。

“回朝都,缉拿……朕的皇兄!”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