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千潮同归

见无人上前阻拦自己,雪修儒心生疑惑,却也没有在意。

阻拦与否,都无所谓。

亲手斩杀浩瀚中原的三位君王之一,在他之前可有谁做到过。

雪修儒目光变得狂热。

当然,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想要杀的人,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二十岁青年。

当一个人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他。

他自不会以为那皇袍青年是深渊,但往往事情与愿违。

跟在雪修儒身后极速飞来的黑袍身影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在半空里硬生生止住了脚步,目光凝重看向前方。

那里,成千上万片雪花飞舞,切割出无数道细微的空间裂缝,如世界末日降临,向紫金宫殿最前方那道皇袍青年卷杀而去。

可不知为何,他打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那座宫殿似乎才像是深渊。

于是他停下了脚步。

秦北玄静静凝视着那道不断逼近的身影,眼睛深处,上苍之眼悄然浮现。

那股能洞察一切的神秘力量猛然苏醒。

世间的一切,如被放慢了无数倍,变得更加清晰。

大到空气中各种气流的流动方位,小到空间里每一颗粒子的挪转腾移。

包括那正对着自己杀来儒雅中年,那成片上万片包裹了无边凌厉气息的雪花。

上面的能量的流转,破坏力的大小,下一刻将要出现的地方。

都一一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之中,自然而然。

只一瞬间,秦北玄便为对方想好了无数种死法。

他选择了最为干净那一种。

至尊剑式,千潮同归!

众目睽睽之下,那皇袍青年右手持剑,剑斜指向天,随后轻轻挥落。

刹时间,金蓝色光芒以他手中那柄剑为源头,洒向前方,盖过天日之光芒。

好似递出了一整片海洋。

众人耳边响起海啸狂卷的声音,好像自己突然置身于海边。

金蓝色光芒所至之处,空气瞬间变得粘稠,沉重。

时间停止,空间凝固。

难以计量的恐怖力量充斥着光芒笼罩范围内的每一个角落。

其中还带着无数缕剑意,每一道光芒,都是一道剑意,带着狂涛席卷,飓风登陆之势,可碾碎一切。

并非每一处的剑意都一样,有雪花的地方,剑意更强,光芒更甚。

没有一片雪花被落下,这需要极其恐怖的洞察力和破坏力。

在上苍之眼的加持下,秦北玄轻易做到这一切。

雪修儒只感觉自己陷入泥沼,身体再难前进半分。

他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

眼睁睁看着自己以真元操控的那无数片可轻易切碎金铁的雪花变成水蒸气,甚至融入那逐渐接近的金蓝色光芒中。

他眼神深处浮现出惊恐,与不敢置信。

想要说话,却已经开不了口。

金蓝色光芒从他身上蔓延而过,去势不减,追向那道疯狂逃离的黑袍身影。

那人燃烧精血而逃,最终还是被追上了,只是距离太远,金蓝色光芒洒至其身上时,只剩下一股巨力。

巨力之下,他浑身骨骼尽碎,身体被轰入一座雪峰之中。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刹那之间。

金蓝色光芒消失过后,雪修儒的身影依旧站在空中。

一阵微得不能再微弱的风吹过,那白衣儒雅男子化成飞灰,连同他脸上惊骇欲绝的表情,仿佛他从不曾存在于世间。

轰轰巨响传来。

黑袍身影沉入的那座山峰承受大片金蓝色光芒,瞬间矮了一截,无数碎石连同雪崩滚滚往下落去,将众人思绪抽回。

“去,把人找出来,审问。”秦北玄手中长剑消失,语气平淡到堪称漠然,似乎刚刚那霸绝天下的一剑不是他发出。

足足过了几秒钟,才有人应答上来。

是禅灭。

他境界比宫殿上其余两人要高,年纪也更大,率先反应过来。

内心却是一片苦涩。

刚刚那人,若是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和自己一个境界。

因为此地环境因素,或许还会更强。

这样一位放眼泱泱中土都排得上号的强者,在陛下手中没撑过一招!

更是没有给陛下带来丝毫威胁。

禅灭都有些怀疑自己了,百年的修炼岁月,才堪堪达到这般地步,都修炼到那啥身上去了么?

雪圣峰顶,曹正淳从空中降落而下。

第二次看陛下出手,震惊依旧。

封南收回快要瞪出眼眶的一对眸子,斜着眼睛看向身后。

“看见没,早就说了,只要陛下一来,那两人就是跳蚤,分分钟拍死。”

老妪僵硬的点点头,神情木然。

她在脑海之中一遍又一遍的回顾这位夏皇陛下的资料。

大夏三皇子秦北玄,幼年表现出不俗的修武天资,三岁习武,十九岁踏入洞玄境界,这期间曾跟随剑王修行过几年。

二十岁时,皇朝惊变,出乎意料的继承皇位。

也就是三个月前……

如今的他,还是二十岁。

却能弹指间灭除王者巅峰境界,那个差点让本派传承断绝的叛逆。

越想老妪的心里颤抖得越厉害。

至于先皇陨落前曾将一身修为渡给秦大陛下,这件事只有少数皇朝高层知晓。

雪圣宫一直处于半隐世的状态,对于此事自然不知。

老妪心中震撼到无以复加,几乎快要忘记自己身受重伤,之前宗门差点断绝传承。

她旁边的宫装女子亦是震惊之意溢于表面,红艳嘴唇微微张了下,美眸深处泛起瞬间波澜。

那一刹那间动人的美貌未曾缩减,反而更加让人心颤。

连封南也忍不住都多看了两眼。

在心中暗想,这等女子,要是陛下将其纳入宫中收作贵妃,倒也不算辱没陛下的声名,算是一桩美事。

只可惜陛下的性格……唉!

宫装女子回过神来,对着半空中慢慢靠近过来的宫殿阴影躬身,“雪圣宫雪红颜,谢夏皇陛下挽救本宗上下之恩。”

老妪也躬身,感激之意溢于言表,言道:“老身雪寒姝,感谢陛下救本门于危难,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秦北玄率三王缓缓踏空落下,看清下方那女子也生出一股惊艳之感。

对方身上那股气质,清冷如高山雪莲,仿佛遗世而独立,绝美的面庞上一双明眸平静如水,即便站在她面前的是自己,大夏皇朝的皇帝。

这独特的气质使秦北玄眼底闪过一丝异色,稍后又恢复正常。

只是心中略有感慨。

说起来,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算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看一个女子。

之前接触的,大都是男人们。

也有三两个婢女,长相尚可,但也没太注意。

他目光从那名为雪红颜的女子身上移开,漫不经心扫视着周围,似乎对此地环境颇感兴趣。

同时淡淡开口,“路过罢了,朕既看到,岂容他朝之人在朕的疆土放肆?”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