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佬降临

诸天大佬降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重生成了皇帝

星辰漫空,明月高悬。

这是一间古朴中带着辉煌之气的内殿,宽阔的殿宇里,以龙柱为支撑,以凤纹作装饰。

壁上长明灯经年不灭,火光下,可见墙壁上挂着一排画像,那画中人,尽皆龙袍加身,威严肃穆,天子气息弥漫而出,让此处看起来更加庄严。

然而这般环境下,却有一青年随意的坐在地上,其面上愁云笼罩。

“上次看书这么认真,应该是在第一次摸书的时候吧?”

秦北玄黑着脸快速翻阅卷轴,看了一卷又一卷,姿势换了一个又一个,面色很是苦闷,读书啊,可真是个累活。

没想到自己时隔多年再拿起这东西,竟还是被逼无奈。

可惜时间不等人,好想向天借个五六天。

一晚上的时间,又哪能将一个皇朝乃至整个中原大地的历史人文,地域发展等诸多信息记个齐全?

这该死的穿越,位置尴尬先不说,怎么连记忆都没接盘呢?

他心中不断吐槽,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不断往脑海里灌输这个世界的知识。

“咚!咚!咚……”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传来低沉浩大的撞钟声。

晨钟响起,不知不觉,已经日出东方。

秦北玄揉了揉略带酸疼的眼睛站起身。

目光无意中转向旁边的一面镜子,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只见镜子里的那人,身姿挺拔,除去不俗的相貌外,眉间还凝聚着几缕年轻人特有的傲意与锋芒,气息威棱中带着天生威仪之感。

尤其是那双淡漠而深邃的眸子,其深处似有紫金色光芒幻生幻灭,让人不敢逼视。

最醒目的是,他身穿紫金纹龙袍,头顶七星金冠,腰系山河社稷玉腰带。

一举一动,威严气概天成,宛如刻在骨髓之中!

“唉!真是让人头疼的身份。”

秦北玄凝视镜中的自己,静默半晌,随即揉了揉太阳穴,看向墙壁上的那一排画像。

只见历代皇帝的画像中,右边最边上那一副,画的也是一位青年,样貌和他……简直一模一样!

下面有一行古拙小字——大夏皇朝第九皇,秦北玄!

没错,他,来自蓝星的秦北玄,夺舍了这个世界的秦北玄,成为大夏皇朝的第九代君王!

尴尬的是,只夺舍了身体,却未继承其记忆。

足足等个大半个晚上,那所谓的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始终未来!

感叹重生方式不对的同时,秦北玄也只能向命运低头,开始看这间屋子里的藏书,借此来了解这个世界。

从昨天夜晚到现在,挑灯夜读,读了不少书。

总算对这个世界的大概模子,有了个初步的了解。

但若是现在走出这间屋子,遇上的人,还真一个都不认识。

读过的那些卷轴,并没有告诉他这座大殿之外的人都长什么样,和自己有没有特殊关系。

谁是忠臣,谁有反骨?也一概不知。

皇帝这种位子最为敏感,这些事都不知道,会有生命危险的啊!

秦北玄内心咆哮。

总而言之,这波开局带点逆风。

……

而眼下就有一个巨大的挑战即将来临。

上朝!

书架上一本《大夏宫廷概况》中写道,晨钟,并不是每天都会敲响,上朝,也不必每日都上。

然而晨钟一旦敲响,就代表着要上朝!

这对自己来说,不外乎把一头羊丢进狼群里,跟他们去谈种族大事。

一个二十来岁的现代青年,怎么和一群从未见过的官场老狐狸去打交道?

聊的还是从未接触过的皇朝大事,并且还是以自己为中心。

根本没有操作空间啊!

强忍着原地暴走的想法,秦北玄缓缓走到这宽阔大殿的边缘,推开窗户看向外面的世界。

视野开阔,心情稍稍舒畅了点。

这大殿并非处于平地之上,它的位置很高,当是居于一座塔形建筑的顶端。

下方,是宽广无尽的皇家宫殿群,四处皆有皇宫禁卫巡逻守护。

更远方的皇宫之外,皇城朝都的各色建筑物鳞次栉比,绵延无绝,渐渐隐没在尽头的晨雾中。

秦北玄稍稍集中注意,视线竟轻易跨越了数里的距离,清楚的看到朝都城中熙攘的闹市,和街道上滚滚的人流。

自己这具身体拥有极其强大而奥妙的力量,他早已发现。

尤其是腰部两旁,好像一边有一颗小太阳一般,火热而炽烈。

还有小腹处,皮肤下好像封印了什么东西似的,有股胀痛的感觉。

……

暂时没管这些,看着眼前这陌生的世界,秦北玄无比茫然。

都说穿越夺舍是现代的家常便饭。

果不其然,扶老奶奶过马路都能穿越。

只是没想到,自己出道即巅峰。

竟然直接夺舍了皇帝!

一国之主,主宰天下。

这样的话,就少了从废柴到绝世强者之间的那一段奋斗路程。

这样的重生,索然无味。

冷风萧瑟,秦北玄负手而立,忧愁萦绕上心头。

前世家里有矿,父辈籍此打下庞大的商业帝国,几乎富可敌国!

作为独子,自己只需要等着继承千亿财产就行了,说是小皇帝也毫不为过。

可没人知道,他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他想要靠自己奋斗得来一切,如今好不容易重活一世,本以为可以大展拳脚奋斗一生了,结果……当了真的皇帝。

当真造化弄人啊!

想要的死了一次都得不到,不想要的再活一世依旧送上门来,还变本加厉了。

一想到今后又要过上锦衣玉食,权势滔滔的无聊日子,秦北玄顿时脸色发黑。

直至看见远方有侍卫推开宫门,一道道身影迈着稳健的步伐步入宫中,他的目光才重新转为凝重,回到现实。

当官的来了!

自己,也该从这地方下去了。

正要转身,又突然停下,只见眼前有一个黑色光点出现在空中,格外渺小,但又引人注目。

还没来得及仔细去看,那黑点便放大了无数倍,转眼间芥子化须弥,变成一口巨大的黑色洞窟。

洞窟倒悬于天际,犹如深不见底的深渊,要将万物吞噬,丝丝如墨般浓稠的黑雾从中倾泄而出,向四周扩散,很快便遮天蔽日。

刚刚迎来白昼的秦北玄,瞬间感觉自己又置身于黑夜当中,只觉五感被剥离,思维变得迟滞。

“这是……弄哪出啊?”他一脸错愕。

就在这时,塔下突然传来一声怒吼:“有刺客!”地面上,一位铁塔般的汉子踏碎了地板暴冲向天。

他的声音震耳欲聋,瞬间惊醒了整座皇宫,皇宫里数道气息强大的光影骤然从不同的地方升空,纷纷往这边赶来。

秦北玄并没有看到这些,突然身处黑夜,让他有些无措。

然而瞳中却有紫金色光芒自行汇聚,很快便让他恢复了视觉,这时视野下的前方多出了一道黑色的影子,还有一道剑锋。

这剑锋朴实无华,无光无亮,与黑夜凝为一体,此刻正对着自己悍然刺杀而下。

剑刃所至之处,空气顿生波澜,变得扭曲。

眼前的檀木窗户直接支离破碎,化作飞灰,出现一个大洞。

自己的身体,似乎也要被切割成无数块。

看清这一幕,秦北玄顿时大骇,右手不自觉的抬了起来,体内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觉醒,顿时有黑白两色光芒在掌心汇聚而生。

那是白色的火焰,与黑色的雷霆,烈火与雷电交缠。

这光芒神奥异常,沟通天地。

高塔之上的天空,刹时风云变色,骤生惊雷。

惊雷冲散了云层,如神罚般降临世间,将黑夜都捅出了了几个大窟窿来,带来了光明。

黑雾中传来一声闷哼,一双漆黑的眼睛微微波澜,刺出的剑却丝毫未退,甚至更快。

这时,昏暗的大殿中,无数刻在地板上的龙纹大放光华,合纵连横间,组成了一幅辉煌阵图,刹时龙鸣阵阵,柱上雕龙瞳生金光,与墙壁上的历皇画像交映。

无数道金色流光从大阵中升腾而起,驱散了黑暗,而后跨越空间冲向外面那道影子。

呲呲声不断响起,影子发出轻咳,如同精神上受到无上威压,漫天黑雾变得起伏不定,他的动作也变得缓慢了些,但依旧一往无前,冰冷剑锋刺向秦北玄胸口。

然而秦北玄的手掌,在这时候也已经拍至身前,空手与白刃悍然相撞。

“铛!”碰撞处发出一声清响。

掌心黑白光芒骤然爆发,雷霆与火焰,这两种狂暴的力量如同找到了一个宣泄口,猛然倾出,爆发无穷之力。

影子持剑的手臂也随之剧烈的抖动起来,平静的双眸终于变了,骇然失声。

“九五至尊功第七重,你是王者境界!”

似乎遭遇了不可阻挡的大力,在那一掌之下,影子倒飞而出,撞破了上方的漫天黑雾,暴露在外界之下,露出一张极度白得渗人的阴翳面庞,双眸之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秦北玄也是虎躯一震,接连往后退了数步,感觉巴掌生疼无比。

这时候,那刺客一咬牙,再度俯冲而下,漫天黑雾向其手中之剑汇聚而去,剑光变得更加深邃,杀意毫不掩饰,直指秦北玄。

可在这时,一声断喝炸响,“大胆!休伤吾皇!”话音刚落,便见一道滚滚银光从塔后冲来,轰然与刺客相撞。

耀目的光团中,依稀可以看到银光里那人出了一拳。

说是一拳,却带着无尽锋利之意,如同一杆绝世神枪般要摧毁一切,那拳头爆发万道银光,刺目的让人睁不开眼来。

光团中央,寒芒与铁拳相撞。

一时间空间震荡,金铁碰撞般的声音在天地间回响。

刺客黑雾缭绕的长剑,就那么生生的止住了,杀意破碎,而后剑尖起,寸寸断裂,碎裂的剑片向后飞去,轰入其五脏六腑。

“噗!”

刺客一口鲜血吐出,直接被轰飞,全身上下出现无数个前后通透的血洞。

“大胆狂徒,接咱家一掌!”

又一道光影从地上升腾而起,带着一连串残影,出现在刺客身后,手臂震颤间,万千虚影同出一掌,软绵中带着无比强烈的罡风。

“砰!”

这一击痛打落水狗,刺客身体再度被击中,直接爆成无数血沫,死无全尸。

那边银光消散,露出里面的身影。

一高大雄伟的甲士稳立虚空,其面容粗犷,浑身尽披银铠,腰杆挺直如枪,气息霸道中带着一丝不羁。

他冷冷的看了出掌之人一眼,转过身在虚空中单膝跪下,低着头。

“属下救驾来迟,罪该万死!”

他身后头发花白但面色不失红润的红袍公公也急忙跪下,惶恐道:“属下护驾不力,望陛下恕罪!”

声音婉转娇柔,嫩如妇童。

刚缓过神来的秦北玄鸡皮疙瘩瞬间掉了一地,内心大叫一声卧槽,不过面上威严还是维系住了。

这时,适才皇宫中升起的数道流光也终于赶来,化作几道人影,在虚空站定。

看到秦北玄淡然的站在那,以及缓缓飘落的那一摊血雾,这些人先是暗自松气,随后又尽皆目露惊容的看着那位紫金皇袍青年,他们年轻的皇。

他们稍稍沉默后都单膝跪下。

高塔之下,亦陆续有人到来,跪成一片。

半堂文武,在此处汇聚。

“臣等来迟,请陛下恕罪!”诸人请罪。

秦北玄淡淡的看着这一幕,瞳孔之中紫金色光芒幻生幻灭,看起来威严无比。

没有人知道这之下他的眼神有多么的彷徨无助。

后背龙袍,也已经被汗水打湿,紧紧贴着皮肤,浑身肌肉微微麻痹,整个人慌得一批。

玛德,之前要不是这具身体本能的还击,你们的皇帝,说不定已经驾崩了!

搞什么!这才刚穿越啊,怎么就玩这么刺激的?

诸人低着头不敢直视,秦北玄也正好趁此机会平复下内心。

足足沉默了近半分钟,才控制好声线,用一种漫不经心,但又带着丝丝冷意的语气开口。

“朕的皇宫,何时变成了刺客可肆意来往之所?”

所有人噤若寒蝉,都低着头不敢出声。

秦北玄却是松了一口气,书没白看啊!

有本先皇自述里皇帝是这样自称的,看样子这具身体的主人也一样。

见自称没问题,他稍稍放宽了心,声音依旧淡漠,“刺客何人?”

红袍公公恭顺道:“回陛下,看这功夫,应是万里古林中的刺客流派,只是不知为何人所收买,属下定会彻查!”

秦北玄微微颔首,他只是随口一问。

银铠甲士闻言却是挑了挑眉,冷冷的看着红袍公公,道:“敢问曹公公,你从何处查起?”

“这就不劳烦林总督担忧了,此事自有我内庭负责,该如何查是咱家的事。”红袍公公淡然道。

银甲男子嗤笑,道:“话虽如此,可曹公公你直接灭了这刺客的口,是怕他说出什么来,还是怕他把你给供出来?”

听得此话,还是在圣上面前,即便是曹公公这般阴柔的人,这时候也脸上带着些许怒意,袖袍一挥,“林如斯你莫血口喷人,这刺客实力不弱,咱家恐其伤及陛下龙体,这才下的死手,倒是你,半步巅峰的修为也没见比咱家早来多久!”

唤作林如斯的男子眼睛顿时瞪得老大,怒火中烧道:“老子还慢?曹阉狗,要不是老子一拳把这东西轰个稀烂,你还不一定打得过他!”

两人之间顿时剑拔弩张,秦北玄有些懵,自己这时候是该发怒还是劝架呢?

这时,浮在空中的一位老者淡淡发声:“如斯,陛下面前,休得放肆。”

老者须发皆白,虽未穿朝服,但地位显然不低,修为似乎也不弱,是最早赶到这边的数人之一。

林如斯闻言扭头看向老者,咧咧嘴,“老东……”

“够了!”秦北玄居高临下看着诸人,面无喜怒,随手指了指林如斯和曹公公,“你二人进来,其余人等,先退下吧。”

话落淡然转身向殿内走去,步履稳健不乱。

这两位应该算是自己的贴身护卫,管这老太监对自己有没有歹意,现在这关头应该也不敢做什么,先拖进来套套话看。

主要是腿也在打颤,不能再站了,待会得露相啊!

“臣等告退!”

下方诸人闻言恭敬起身,陆续离开。

停在虚空中的几位高级大员深深的看了那殿内身影一眼,随即也闪身不见,眼中深意不一。

看着诸人纷纷离去,林如斯浓眉一皱,突然扯开嗓子吆喝一声,“都乖乖去太极殿侯着,等候陛下上朝。”

正往大殿御座走去的秦北玄脚步差点不稳,脸色极黑。

蠢货,老子让他们退下你没听明白意思嘛?

都回家去啊,上朝有什么好上的!

某位汉子并不知自己已经得罪了自家皇帝,犹自不善的看着旁边曹公公,双手抱胸大摇大摆踏入了高塔第九层大殿。

曹公公冷哼一声,也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此时殿内大阵的光芒已经消失不见,但依旧颇具神圣之意,更添几分威严。

秦北玄高居皇帝御座,双眸低垂,暗暗观察下方站着的两人。

该从哪里问起呢?

思虑间,心神猛然一震。

脑海之中,有片荧光蕴蕴之处,此刻突然出现了一本书,一本水晶之书。

此刻水晶书缓缓翻开了第一页,这整个第一页却是被一个洞给占满,洞中一片混沌,仿佛通往诸天。

数行小字在洞的上空升腾而起。

宿主:秦北玄

身份:大夏皇朝之皇

境界:七阶初级???

声望:250

第一页,召唤诸天生灵:……

……

PS:新书求支持,收藏推荐砸死我!!!

独孤洞主

作家的话
据说只有长得帅的男神读者才能看到这个群号:1022979144,此外就只有长得靓的美女读者能看到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