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上

笔尖上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小黑

小黑,是我捡来的一条狗,很独一无二的一条狗,它有自己的个性,自己的想法,虽然名字很俗很烂大街。很多年之后,我依旧没有遇见一条和它一模一样的狗,我也知道再也不会有一条和它一样的狗。

日出又日落,春去春又回,它和我一天天长大,渐渐在家中占据一席之地。由那个爪子软软的害羞小奶狗变成了极度不要脸的家中主要成员之一,蹬鼻子上脸,无所顾忌,肆意妄为。

早晨六点一刻,祖母起床就会做饭,刚把家里的大门开了条缝,这家伙便像泥鳅一样从缝里滑进来。径直来到卧室,用前脚把房门扒开,就像人用手把门推开一样熟悉。然后把脑袋凑近枕头边,傻乎乎的望着我,尾巴有节奏的摇动。我睁开第一眼,便看见它那张幼稚的脸,泪汪汪的大眼睛,顿时觉得心灵像被水洗过一样清爽。它看见我醒了,嘴角微微上翘,露出红舌头和大尖牙,紧接着欢快地叫唤两声,把脚忽一下摆在被子上,端坐在地上,耳朵一抖,脚又抽了回来。它在笑,头轻轻一偏,水灵灵的双眸看着我的左脸。我懒懒地回了个微笑,它变得更加欢快,看到我从被子里坐起来套毛衣,便摇头晃脑傻溜溜地出门去了。

冬天拥有多雾的早晨,就像花朵持有浓郁的芬芳。阴郁的土路,充满水分的空气,它撒了欢似的来来回回跑着。那踏击泥土的声音,那粗重的喘息,那突然猛的加速,一下子消失在夜幕中,留下结满霜的路边干草,又突然蹿回,一下猛的刹在我身后,差点把自己摔倒,爪子抓在地上的声音,我都记得。

夏天,连草都散发着阳光和温度的季节,空气很暴躁,云很白,树都显现出成熟健壮的碧绿色。放学回家路上,看见它和其它的狗都在浪,三五成群,一样的傻。它看到我,便抛下它的同伴,蹿向我,每次都因为太激动而险些摔倒。那些狗早已浪到了坡那边的村头。小时候的路很漫长,漫长到索然无味,像极了一部永远不会有起伏和结局的连续剧。对一身黑毛的它更是一种煎熬,它会下每一个遇到的水池,边走边喝水,舌头一卷,兜着一捧水放进嘴里。然后躺在水中,大口大口喘着气,舌头一来一回地伸缩。直到躺舒服了它才会起来,走两步,将水甩掉,在身后留下几枚梅花,一蹦一跳的身影。

后来呢,它达到壮年。一身黑毛在阳光下很耀眼,爱打架,打架被咬缺了一块的耳朵。它胸口有团v字形的白毛,低配版黑熊那种。它会像狼一样竖起来脖子上的毛,它好斗、勇猛,很容易受伤。长大了背影似乎都很执着。后来有一天它走丢了,就像平常那般,却再也没有如往常那样回来,再也没有相遇。心中的空旷与隐痛久久缭绕,直到慢慢被时间蒸发殆尽。

还记得它把右脚放在我摊开的手心,它在试图理解时偏着头凝视,它把没吃完的骨头藏在土里。它知道我的高兴、悲伤、喜悦还是生气,我也能知晓晓它的情感。那一次它脚被小偷砍伤后送我离开,那双眸透出的落寞和忧伤,我都知道。

有时候,我都会想它,在黎明,在黄昏,我希望会有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家收留它,永远永远不再与我相遇,让彼此开心,难过和难堪。

直至今日,我仍然不认为狗是一种宠物,去试图去建立某种主仆关系,凭什么狗的世界只有一个人,用尽毕生只为博君一笑。它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颜色,有自己的世界,有自己认识的狗,有自己爱去的那片田野。狗吧,还是自由一点比较好,比较开心,比较见过世面,比较有格局。我们之间的关系,或许只是意味着彼此生命中存在一处交集,相伴走过一段成长的旅途,仅此而已。

听说,时间是情感的纽带,时间越久,纽带越牢固,越难放下。听说,时间也是带有沙粒的溪流,不断冲刷着所谓沉甸的记忆,慢慢的,将其撕成碎片,只剩下一系列带着情感的词句。听说,我快忘记它了。是的。

几年以后的凌晨四点,死神吻过院落里盛开的郁金香,带走了祖母。

我不再认识全村的狗,我不再有祖母。或许过不久,我连自己也不会认识,变成一个陌生人。

百事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