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与永恒

教育与永恒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7章 时代中的教育

question education

1

读懂教育,从读懂时代开始。

读懂时代,是一种能力,一种总被忽略的核心素养。

读懂“时代对于‘我’的教育”,也是“自我教育”的一部分。

2

时代对我的教育,既抽象又具体,既模糊又清晰,但都被费孝通离世前的感叹和自我期许说透了:

我能否读得懂,跟得上,对得起这个时代?

既然这个“我”降落于这个时代,除了必然打上只有这个时代才能留给我的烙印之外,我还被时代赋予了某种使命,无论大小,它就在每个人的生命之中。

何时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时代给予我的使命,就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所谓的“人生价值”。

3

时代是我们生长的大地和源泉,善于从中汲取营养与水分的人有福了。

对时代有敏锐的嗅觉,主动享受时代之福,汲取时代之水的人微乎其微,但他们大部分成了时代的弄潮儿,成了时代的先锋派,成了引领他人走向未来时代的人。他们也是所有时代的教育都需要培养的“精英”。

4

时代是我的孕育者和教育者。

学会感恩自己所处的时代,无论它是什么样的时代。

5

将自己没入时代的深水之中,努力畅游,但需要时不时伸出头来,一边呼吸,一边仰望天空。

这时的仰望,是眺望,眺望新的时代。

6

我们先被自己的时代裹挟,继而被未来的时代席卷而去,唯有一种情况可以让我们心安理得,保持微笑和从容:

我们对时代有所贡献,时代因我们的存在而有所不同。

7

时代于我,是矛盾的存在。它滋养了我,塑造了我,也限制了我,甚至控制了我。

8

返回自我,在自己身上,克服时代。

时代,首先是属于自己的时代。只要是属己之物,就有局限、有限度。

世上最艰难的事情,不是超越时代,而是超越时代中的“我”。

在特定时代之中,实现对自身限度的克服,一向是对个体生命的最大挑战。

9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这是天才的马克思所作的天才断语。

我把它当作预言来看待:这是19世纪的马克思对21世纪的人类所作出的超时代预言。它的准确性令人惊叹,仿佛一支箭从100多年前射出,击中了这个时代的靶心。

若仔细审视这个被信息和智能打造的时代,这个预言还有延伸的可能:

它不仅让我对任何“坚固”的存在能否保持“坚固”产生疑虑,竟然还让我对“坚固”之物的存在与否产生了怀疑:

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还有什么“坚固”的东西?

或许,在“烟消云散”之前,“坚固”已然不存在了……

一切存在最多抵达并停留在“烟云状态”,随后便开始“烟消云散”。最迅疾的消散,是“在烟消云散之中烟消云散”……

一不小心,我说出了最悲观的预言。

但愿,这是不准确的预言,最终停留于“推测”。

我宁愿在这个地方,犯下过于轻率的错误。

10

我的迷惘不可遏制地喷涌:

既然“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不可避免,这个过程是否可以逆转,是否可以阻止?

那些烟消云散的存在,能否重新聚合为“坚固的东西”?

哪些烟消云散之物,最需要重新恢复“坚固”?

最迫切的问题在此脱口而出:

教育在此过程中,何为?

11

时代的气味,先与我如影相随,后渗入骨髓和毛细血管,成为我身上的“时代的气味”,挥之不去。

我带着这样的气味,游走于书房、校园与教室之中,接受教育和教育他人,让时代的气味与教育一起四处行走,到处飘散。

12

时代必然在“持续”,但并不必然“持续发展”。

只要活着,人生必然在“持续”,但并不必然“持续发展”。

如何程大限度地让每个人的人生始终处在“持续发展”的状态?

这是所有时代教育的永恒难题。

13

对数据的敏感和追逐,产生了大数据时代。我不会絮絮叨叨于数据带来的冷血薄情,以及人的形象的摇荡模糊,我转而追问:

如何让数据与人性联结,让冷冰冰的数据也能脉脉含情,温暖人心,充满生长的力量?

14

对时代变迁的敏感,总是催动人们追逐可变之物,却忽略了寻找并守护那些永恒不变的存在,它们构成了人类文明和人性的基石与支柱。

无论时代如何风云变幻,什么始终不会改变、坚韧磐石?

是价值观吗?何种价值观?

是情感吗?什么样的情感?

是思维吗?哪些思维?

这是教育需要回答的永恒问题。

15

人格尊严、能力发展、智慧生成,是当今时代人文主义教育的三大目标。

16

对时代的批评,是历代思想者的惯习与爱好。

例如,席勒对17世纪的批评:

“在这种所谓有教养的时代,人们往往看到把温情变成软弱,把坦率变成肤浅,把精确变成空虚,把自由性变成随意性,把敏捷变成轻浮,把安详变成冷漠,把最令人鄙视的讽刺画与最美好的人性直接相邻。”

这种深沉犀利的批评之声,在历史的长河中并不罕见。

只是,似乎缺点什么?

这些批评更多指向对“时代与他人”关系的认知,是将时代对象化后的旁观,缺的是对“时代与我”关系的审视。

17

对人工智能生长的畏惧,并不少见,但对人类智能停滞不前的担忧却鲜有人顾及。

人类最大的恐惧,不是越来越多的职业会被取代,而是越来越多的人类智能被人工智能替代和超越。

剩下的那些不能被替代的人类智能,是当下和未来人类教育的新起点。

18

当代人类教育面临着三种时代大势:

人工智能、脑科学、终身教育。

它们共同的大势是:人类的可持续发展。

19

与“教育”有关的已有理论与思想、实践与经验,都需要置于新的时代大势下,重新追问、重新质疑、重新思考、重新实践,仿佛它们从未被如此思考与实践过。

人类教育理论与实践大洗牌的时代,已经来临。

20

教育,是否可能,以及如何可能引领时代,为世界指出方向?

如何在顺应时代大势的同时,教育还能够创造时代的大势?

教育大势,本身也是时代大势的一部分。

21

以往的教育,常常是向时代妥协的产物。

今天的我们,更需要的是时代和它的精神趣味向教育妥协。

如何在时代面前持有坚定、不妥协的态度,保持教育的独立性?

22

在静思中,我听到了这样的“自我呼召”:

不让每一个独立而丰富的灵魂,只限定于或栖身于某一个时代。

在属于自己的时代,逃向未来。

23

200多年前,席勒的告诫在今天仍然有效,且同样适用于教育:

“你应该同自己的世纪一起生活,但不要成为他的产物。”

前提条件是:不要成为时代的附庸和奴隶。

24

我们即将迎来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的决战时代,人类作好准备了吗?

关键是:

教育作好准备了吗?

李政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