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与永恒

教育与永恒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4章 自序:生命永恒,教育永恒

life forever education

1

本书的感发,缘起于《人与永恒》。

周国平的灵思火花点燃了我对教育和永恒的思索。

30年后,我依然记得1989年的某个冬夜,那具从未丰腴过的肉身,蜷缩在赣南师院那间凄冷的教室里手抄此书时的场景:

窗外是茫茫黑夜,沉寂如铁,我的内心交织着澎湃与安宁,这是一种奇妙的矛盾的交融……

没有什么比席勒的这番话,更能准确表达我当时的感受了:

“只要人的内心点燃起烛光,身外就不再黑夜茫茫。只要人的内心平静,世界上的风暴就不再喧响。”

从那一刻起,我领悟了什么是动人心魄的语言方式:

“它有疼痛,但不锋利;有伤感,但不浓烈;有顿悟,但不说教。”

在一瞬间中,我领会了哲学的力量,思想的力量。

2

此书来自我对“教育”和“永恒”的生命体验。

从过去之“我”到现在之“我”,对永恒的凝视与求索,从未改变。

这可能是“青春”的标志之一:

拥有对永恒的渴盼、痴迷和沉思。

果真如此,我是幸运的,幸福的……

我或许会永葆青春。

3

本书是一本致敬之作。

致敬周国平先生,致敬仍然与我生命同在的青春岁月;

致敬我那已至垂暮之年的父母,他们赋予了我生命,给予了我奠基性的教育,也催生了我对生命与教育的连绵不断的感悟;

致敬我的恩师叶澜先生,她引领我进入教育学的世界,让我从此拥有了属于教育学的人生,更重要的是,让我对“教育学的永恒”产生了永恒的希望与盼望;

致敬我的妻子文娟女士,她的陪伴与爱护,已成为我内在生命的一部分;

致敬所有带给我人生启迪、教育启迪、永恒启迪的人,他们是我的家人、亲人、师长、学生与朋友……

降落在此世之我,与他们的相逢、相遇、相知,让我的人生增添了美好的意蕴……

4

以“教育之眼”看永恒,以“永恒之眼”看教育。

5

当我写下这个书名的时候,即刻置身于这样的漩涡里:

永恒的可能与不可能……

我立即处在一种纠结中:对永恒的渴望和对永恒的绝望……

6

有教育的地方,就有永恒。

教育属于永恒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与永恒有关,教育的价值已无须多言。

为什么教育可以永恒?因为人生永恒。

有人生的地方,就有教育。

有教育的地方,就有永恒。

7

教育属于永恒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与永恒有关,教育的价值已无须赘述。

只要与“教育”同呼吸、共命运,“永恒”就有了依托。

8

教育是人类永恒的影子。

9

当“教育”站出来,和“生命”站在一起,生命的意义得以显现了,得以绽出了……

当“生命”走出来,和“教育”并肩,教育就有了前行的目标与勇气,它知道,教育必须对“生命”承担责任,必须为这个生命走向美好的人生做些什么,必须对美好的人生有所作为。

10

世界上有无数幸福或痛苦、长久或短暂、忠诚或背叛的婚姻,只有教育和生命的联姻,是天长地久、白头偕老、绵绵无期的。

虽然这种联姻中同样饱含着各种背叛、痛苦和折磨。

11

我为什么要书写这样的文字?

与那些鸿篇巨制,皇皇巨著相比,它们至多是些一鳞半爪的呓语、喟叹和低吟,纯属于我的教育灵魂的私人记录……

它们没有大时代大思想的力度,与黄钟大吕般的时代之声不相吻合,只是一些不合时宜的琐屑话语,甚至只是一些不着边际、没有实际功用的连篇废话,但它们浸润了我的情感,并因此有了体温,还融入了些许思维和理性,它们汇总为自我生命的留言本与记录本,其中有我的力量和无力,也有我的自信和自卑……

12

人在,教育在。

人的生命与教育同在。

我不敢,也不能说:“我在,教育在”,但可以小心翼翼,谨小慎微地加上一句:“教育在,我在”。

然后,长吁一口气,放下笔,默默地备课去了……

13

今日我的灵魂,是教育的灵魂。

此话有三重含义:

我的灵魂是教育的产物,我的灵魂属于教育,教育就是我的灵魂。

哦,还有另外一层隐秘的内涵:

经过多年的流亡漂泊之后,我的灵魂“叛逃”到了教育的世界,并且在那里安顿下来。这种安顿是一生的安顿。

我的一生,从此成了皈依教育的一生。

14

教育的路是生命的路,这条路随着生命成长而逐渐延伸。

经常发生的戛然而止,不是因为生命成长停止了,而是在这条路上已经看不到生命的本来面目了,它持续在走,但已经不是按照生命原本的方式在走。

这条路越走越弯曲,直到最后,我们看不到生命的踪迹了。

路还在那里,成了荒凉之路。

15

网络时代的狂欢,不只是视频、图像的狂欢,更是文字的狂欢,谁都可以进入其中尽情书写,留下自己的文字印记,随之带给我的最大的恐惧是:

我一次次目睹,那些或欢呼雀跃,或嘶吼狂吠,或安宁沉静的文字,一律变成了沙滩上的文字,很快会被后来的潮水席卷抹去……然后,一切重新再来。

写作,使人永恒?什么样的写作与文字能够永恒?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此刻,自己正站在沙滩之上……

16

微信时代的新文体?

没有这样的奢望。还是回到原点,汲取传统的力量。

复调式写作?

确实,是我一直想尝试的。

的确,很难。

教育式写作?

罗兰·巴特区分了政治式写作、小说的写作和诗的写作,不出所料,“教育”不在他的眼里。

教育在我的眼里。

17

“求不得苦”,是释迦牟尼感悟到的“人生八苦”之一。

“求不得永恒之苦”,是全体人类共同的宿命。

18

覆盖,是我们时代的特质。

所有制作或创造出来的东西,无论技术、器物,无论思想、观点和方法,无论名人、明星,都随时可能被一波波的后来者覆盖,一层层地被后继者覆盖,被涂抹,直至湮灭消亡。

永恒在哪里?这是悲壮或悲剧性的叩问。

不管答案如何,有一点足以确信:对永恒的追问,是永恒的。

李政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