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红颜录

第85章 曹操来访

“不知主公驾到,有失远迎,望主公勿怪。”郭嘉急匆匆地来到府院门口,见来的竟不止曹操一人。其身后还跟着荀彧和曹丕,当然,更少不了曹操的贴身护卫许褚。不过,郭嘉还是率先给曹操施了一礼。

曹操呵呵一笑,道:“奉孝不必多礼。”郭嘉忙闪身对曹操道:“主公里面请,属下这就命人去看茶。”曹操倒也不客气,昂首阔步便进了府院。跟在其身后的荀彧,路过郭嘉身边时,对其微微一笑,示意他没事,不用担心。

当曹操来到中厅时,萧筱和紫伊早已带着曹植和曹冲在里面等候了。一见曹操进来,赶忙俯身行礼,道:“拜见司空大人。”曹操随意地摆摆手道:“起来吧!”萧筱和紫伊这才战战兢兢地站直了身子。

而曹植和曹冲在见到曹操后,早就双双跪在地上,叫了一声父亲大人之后,便伏在地上不敢抬头了。而曹操似是没看到他二人一般,依旧面带微笑地郭嘉道:“奉孝啊!今日谈完正事,与文若闲聊时,听文若说,你自娶了若伊之后,可是享尽了口福啊!”

郭嘉闻言,尴尬一笑道:“主公休要听荀大人乱说,属下哪里···”郭嘉没说完,荀彧却打断他道:“奉孝,我何时乱说了,难道若依做的饭菜不好吃?”说完,还故意提高了声音,同时扭头看向了萧筱。

不过,萧筱此时因为紧张,正低着头,根本没发觉荀彧看向自己。郭嘉一时不知荀彧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经他这么一打断,干脆不说话了。曹操见状,呵呵笑道:“今日正好闲来无事,索性午饭就在奉孝这里吃了,不知奉孝意下如何?”

郭嘉哪里敢说不行,俯身便道:“若是主公不嫌弃,属下自深感荣幸。”曹操见郭嘉一脸紧张,便又笑道:“诶,奉孝今日为何这般拘束,这可不是你平日的风格。”郭嘉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个小鬼,心中不由暗自苦笑。

曹操依旧无视曹植和曹冲二人,扭头对萧筱道:“若伊,今日就辛苦你了。”萧筱闻言,赶忙躬身道:“司空大人言重了,若伊这便去准备午膳。”说完,便带着紫伊,慌忙逃离了现场。

眼看曹操对自己二人视若无睹,曹植心中更是慌乱。想主动跟曹操请罪,却又害怕曹操大发雷霆,当着众人的面教训自己。所以,他只好低着头不说话,继续跪在地上,等候曹操发话。

这时,侍女沏好了茶水端上来,郭嘉忙道:“主公,先喝口茶水,暖暖身子。”曹操闻言点点头,端起茶杯,吹了几下,便将茶杯递到嘴边,轻抿了一小口。荀彧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曹植和曹冲,对曹操道:“主公,天气寒冷,地上湿气太重,两位公子年纪还小,若是受寒留下了什么隐疾,恐会影响日后的成长啊!”

听了荀彧此言,曹操眼中闪过一丝怜悯。犹豫了一下,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跪在地上的曹植二人,终于开口了。“子建,你可知错?”听到曹操唤自己,曹植赶忙抬头道:“回禀父亲大人,孩儿知错。”

曹操闻言,冷着脸点点头,正打算训斥他几句后,便让他们先起来。不料,曹植身旁的曹冲,忽然抬起头来,脸上虽带着一丝畏惧,却还是操着稚嫩的嗓音道:“父亲大人,今日之事,与子建哥哥无关,是冲儿要求他带冲儿出来玩儿的。”

“嗯?是吗?”曹操闻言,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曹植。曹植没想到曹冲会替自己开脱,当下摇头道:“父亲大人,此事与冲儿无关,是植儿想出来玩,怕被父亲发现后责罚,便想带上冲儿一起,以分担责任,冲儿还小,不懂事,便被我骗了出来。”

“你才不懂事呢,我虽比你小几岁,但就凭你,也想骗我?”一听曹植说自己小,不懂事,曹冲立刻不干了,当着曹操的面就怼了他一句。曹植这么说,是想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没想到曹冲居然这么不懂事,真是没有眼力见。

但当着曹操的面,曹植却又不好反驳他,只得再次俯身拜道:“总之,此事都是植儿的错,请父亲大人责罚。”曹冲见状,也俯身一拜,道:“父亲大人,子建哥哥在说谎,冲儿这么聪明,怎会被他哄骗呢!您可不能信他。”

看着这小哥俩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曹操原本阴冷的脸上,却是闪过一抹欣慰。不过,随即便又沉声道:“好了,念在你二人是初犯,今日就饶过你们,日后你二人若是再敢胡来,为父绝不轻饶。”

一听曹操不再追责,曹植和曹冲大喜,赶忙再次俯首一拜,齐声道:“多谢父亲大人宽恕,孩儿定当吸取教训,日后绝不再犯。”曹操闻言,终于对他二人露出笑脸,柔声道:“起来吧!”

曹操身后的郭嘉和荀彧见状,不约而同地相视望了一眼,同时心照不宣地露出了一丝笑容。而曹丕的脸上,却隐隐闪过一抹诧异,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依旧面色淡然地站在一旁,看不出其心中所想。

得到曹操的宽恕后,曹冲立刻起身来到曹操身前,叫道:“父亲大人,方才郭叔父教了冲儿一种非常简单又有趣的围棋新玩法,您要不要来试试,子建哥哥刚才可是一局都没有赢过冲儿呦!”

“哦?是吗?”曹操有些惊讶地看向了曹植。曹植听完,心中虽极为郁闷,却也毫无办法,谁让自己确实棋艺不精呢!见曹操看向自己,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道:“植儿不才,确实不是冲儿的对手。”

“刚才子建哥哥还说自己今日是状态不佳,现在当着父亲大人的面,终于说实话了吧!”见曹植亲口承认棋艺不如自己,曹冲很是得意。听完他这番话,若非当着曹操的面,曹植恨不得立刻把他按在地上,狠狠地蹂躏一番。

曹操听完,却是呵呵一笑,道:“那为父也来试试,看冲儿是否真的如此厉害。”郭嘉闻言,赶忙将一旁还未来得及收起来的棋盘端过来。曹冲则兴冲冲地一边收拢棋子,一边给曹操讲解五子棋的玩法。

而萧筱和紫伊来到厨房后,终于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曹操,但每次面对他时,萧筱都会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这也许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气场吧!而曹操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更不是一般的强大。

看着下人们买回来的食材,萧筱心中暗自庆幸。亏得今日留了个心眼,让下人们多备了一些食材,否则现在再出去买,怕就来不及了。看着这些食材,萧筱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思路,便开始和紫伊忙活起来。

尽管有紫伊和三四个侍女帮忙,萧筱依旧忙得不可开交。在厨房里呆了近一个半时辰,终于是将饭菜做好了。毕竟是曹操来了,就算吃不完,也不能显得寒酸了。所以,萧筱将买回来的食材,基本都用完了。其菜品的丰富程度,不亚于年夜饭了。

先去自己房间洗漱整理了一下仪容,萧筱才又回到厨房,带着侍女们,将做好的饭菜端到了中厅。而曹操还在陪曹冲下五子棋,郭嘉等人就站在一旁看着。见萧筱她们进来,郭嘉便对曹操道:“主公,饭菜已好,请主公入坐吧!”

曹操闻言,将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笥中,对曹冲道:“不下了,这局为父又输了。”见曹操认输,曹冲得意地笑道:“父亲大人,这下知道冲儿的厉害了吧!”曹操闻言笑道:“是,冲儿厉害,好了,吃饭吧!”

由于菜品多,用的时间较长,现在已经过了正常的午饭时间。一旁的曹植早就饿了,当看到侍女们端着饭菜进来时,眼睛一阵冒光,馋得都快流口水了。曹冲之前因为心思都用在了下棋上,倒是没觉得饿。

现在听曹操一说,顿时也觉得饥肠辘辘,当下扔掉手中的棋子,叫道:“好呀!冲儿早就饿了。”萧筱早已安排了侍女,端着脸盆让曹操等人洗手。待众人都已落座,萧筱转身便欲离开。

“若伊,你也留下一起用膳吧!”见萧筱要离开,曹操忽然叫住了她。萧筱闻言,忙道:“若伊乃一介女流,怎敢与司空大人同席而坐。”曹操闻言,微微一笑,道:“今日乃家宴,我等为客,你与奉孝才是主家。再者言,这些饭菜都是由你亲手庖制,岂有不入席的道理?”

萧筱闻言,依旧不敢入座,便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郭嘉。后者见状,便开口道:“既然主公对你厚爱有加,夫人便不要推辞了。”荀彧闻言,也笑道:“是啊!若伊就不要推辞了,再说,稍后还要请你给主公介绍这些菜的名字和寓意呢!”

见郭嘉和荀彧都说话了,萧筱这才对着曹操俯身行礼道:“多谢司空大人厚爱。”言罢,便缓步来到郭嘉身旁,挨着他坐下。而曹植和曹冲两个小家伙,从坐到席位上开始,眼睛就一直盯着桌上的饭菜。若非曹操还未动筷子,恐怕他二人早就上手去抓了。

“好了,都别愣着了,开始吧!”曹操说完,却是依旧没有动筷子,而是先端起酒杯,对郭嘉和萧筱道:“感谢奉孝与若伊的盛情款待,我敬你夫妻二人一杯。”郭嘉闻言,赶忙起身,端起酒杯道:“不敢,主公肯屈尊前来属下寒舍,乃是属下的荣幸,应当是属下敬您。”

萧筱自然跟着郭嘉一同起身,以茶代酒,反敬曹操。曹操见状,呵呵一笑,道:“好了,二位快请坐,奉孝今日在我面前格外拘谨,莫不是因为文若他们在场?”郭嘉闻言,尴尬一笑,却是没有说话。

这时,荀彧打了个圆场道:“主公,两位小公子都已经饿的不行了,主公还是先吃口菜吧!尝尝若伊的手艺怎么样。”曹操闻言,笑道:“好,我倒要尝尝,若伊做的饭菜究竟有多好吃,竟让尔等皆是称赞不已。”

说完,曹操拿起面前的筷子,伸向了距离他最近的那盘红烧肉,这也是萧筱最拿手的菜。夹起一块儿肥瘦相间的五花肉放进嘴里,细细咀嚼了几下。曹操眼睛忽然一亮,不由加快了咀嚼的速度。

“嗯···咸甜适中,肥而不腻,入口即化,当真是美味啊!”吃完一块红烧肉后,曹操立时对这道菜赞不绝口。而早就不不及待的曹植,见曹操已然动筷子,便也立刻抓起面前的筷子,开始往自己碗里夹菜。

果然如萧筱所料,千万不要小瞧了一个小孩子的饭量,尤其是正在长身体的孩子。不说曹植了,因为萧筱之前已经知道他很能吃了,而只有六岁大的曹冲,这一顿饭吃下来,也比萧筱平时的饭量都大。

而大一些的曹丕,虽碍于曹操在场,没有敞开了吃,但也比他平时吃得多了不少。要是他也敞开了吃,恐怕这顿饭,还真剩不下几口汤了。就连曹操本人,尽管有所克制,却也比平日多吃了一些。

而萧筱呢,和上次曹植偷跑过来时一样,几乎没吃两口。就连郭嘉,也是比往日吃得少了许多。反倒是荀彧,在曹操面前毫不拘束。跟曹植他们两个小孩儿一样,大口大口地往嘴里送菜,一点没有形象可言。

待酒足饭饱之后,曹操由衷地对萧筱赞道:“奉孝啊!怪不得文若总是羡慕你有口福,如今看来,果真不假,若伊这厨艺,当真是厉害,连我都有些馋若伊做的菜了。”萧筱闻言,忙道:“司空大人谬赞了,日后大人若是想吃若伊做的菜了,可随时命人来通告一声,妾身定亲自做好,给大人送去府上。”

曹操闻言,呵呵笑道:“若伊有心了,不过,你乃奉孝的夫人,怎可总是麻烦你呢!”曹操话音刚落,一旁的曹冲忽然叫道:“父亲大人,冲儿有一想法。”曹操闻言一愣,随即笑道:“冲儿有何想法,不妨直言。”

曹冲道:“父亲大人可遣府中的庖厨,前来郭叔父府上,跟随婶娘学习做菜啊!”曹操闻言,却是陷入了沉思。萧筱毕竟是郭嘉的夫人,虽然郭嘉是自己的下属,但这样做,也多少有些过分了。

正当曹操犹豫不决时,荀彧却是开口笑道:“仓舒出此主意,我看不是为了司空大人,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食欲吧!”被荀彧揭穿了自己的小心思,曹冲也不反驳,而是大方承认道:“冲儿当然也是有此私心了。”

荀彧闻言笑了笑,扭头对曹操道:“主公,属下有一建议,不知当不当讲?”曹操虽有些疑惑,但还是点点头道:“文若但说无妨。”荀彧看了一眼同样有些疑惑的郭嘉和萧筱,朗声道:“主公可以请若伊到您府上做塾师。”

听完荀彧此言,莫说是曹操,就连郭嘉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萧筱则更是无语了,心中暗道:“这荀彧上辈子是跟自己有仇啊!怎么总是想法设法地琢磨自己呢?”心中不停地诅咒着荀彧,表面却是一脸哀求地望着他,希望他口下留情。

然而,荀彧却是无视她的眼神,继续道:“主公想来还不知道,若伊虽为女儿身,但一身才学却不输当世许多男子,不仅书的一手好字,还精通音律,尤其擅长古琴,此等才能,做各位公子的老师,也是绰绰有余了。”

荀彧所说的倒也没错,而且他本身确实很欣赏萧筱的才华。推荐她给曹植等人做老师,真的可以教他们学习一些音律方面的知识。至于抽空教人做几个菜,反倒就成了无关紧要,顺带着就能办的事了。

听荀彧如此吹捧自己,萧筱赶忙道:“司空大人莫要听荀大人谬赞,若伊不过一介女流之辈,才疏学浅,怎能担此重任,还望司空大人三思。”郭嘉闻言,也忙道:“是啊主公,夫人身为一女子,教导各位公子,实属不妥。”

而此时的曹操,却忽然陷入了沉思之中,脸上竟还露出一抹哀伤。荀彧等人虽有些疑惑,却都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等待着曹操的决定。就连正准备说话的曹植,见到曹操这番模样,也不由地闭上了嘴巴。

片刻之后,曹操忽然长叹一声,扫了一眼满脸疑惑的众人,叹道:“方才听文若称赞若伊竟如此多才,便不由想起了一位故友及其爱女来。”荀彧闻言,低头略一沉思,忽然开口道:“主公可是想到了蔡中郎和其爱女蔡琰?”

曹操闻言,点点头道:“是啊!昭姬不但与若伊年纪相仿,同样也是博学多才,擅长文学音律。只可惜,当年伯喈惨死狱中,昭姬如今也是下落不明,我甚感遗憾,未能替故友照顾好其爱女。”

听完曹操此言,萧筱内心却是一阵激动。她没想到,曹操竟是个如此重情之人,此时会因为自己,而联想起故友的女儿来。最为关键的是,她可是知道蔡琰真实下落的人。毕竟,《文姬归汉》的故事,在后世可是非常有名的。

响箭孤狼

作家的话
现在蔡琰还是叫蔡昭姬,后来司马氏篡魏之后,为避讳司马昭的名字,才改名文姬的。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