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红颜录

汉末红颜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4章 汉末神童

饭菜端上来没多久,萧筱便在冬灵的陪同下,来到了中厅。见郭嘉和紫伊已经到了,萧筱有些歉然道:“今早贪睡了片刻,让夫君和紫伊久等了。”郭嘉只是淡然一笑,紫伊则有些紧张地看着萧筱,道:“小姐,我···”

来时想了半天,紫伊还是不知该如何称呼萧筱合适,便还是习惯性地称呼了她一声小姐。见紫伊紧张的样子,萧筱轻笑一声,上前握住她的手,道:“紫伊,之前就说让你唤我姐姐,你不肯,如今你我同为夫君的妻室,现在叫我一声姐姐,不为过吧?”

见萧筱对自己依旧像从前一样,紫伊心中很是感动,终于鼓起勇气,轻声道:“紫伊给姐姐请安。”萧筱忙扶起她来,道:“好了,我们俩之间就不要这么拘束了,赶快吃饭吧!”

郭嘉看着萧筱与紫伊相处地如此和谐,心中也是大感欣慰,便道:“对,先吃饭,不然饭菜就凉了。”说完,率先入座,拿起筷子开始吃饭。萧筱和紫伊相视一眼,投给彼此一个会意的微笑,便也各自入座,吃起饭来。

此时,曹操的府邸内,曹植正在和曹操的其他一众子女,跟随私塾先生在书房读书学习。只不过,今日的曹植,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等到下课之后,一个只有六七岁大小的孩童,叫住了迫不及待想要离开的曹植。

“子建哥哥,你要去哪里?”孩童紧跑两步,追上了曹植。曹植闻言停下脚步,转身看了一眼这孩童,眼珠子一转,道:“我自然是要回娘亲那里,仓舒叫我何事?”被唤作仓舒的孩童听完曹植的话,却是诡异一笑,道:“子建哥哥,先生可是教过我们’言必诚信,行必中正‘哦!”

被孩童揭穿谎言,曹植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假意不明白道:“仓舒,你这是何意啊?”被叫做仓舒的孩童笑道:“子建哥哥这么着急出去,是不是又想偷跑出去玩儿啊!别以为冲儿不知道,上次你偷偷跑出去被长兄···”

“仓舒,别说了,为兄错了,你可千万别将此事告诉父亲大人啊!”一听这孩童,竟然知道自己上次偷跑去郭嘉那里的事,赶忙打断他,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那孩童得意的笑道:“那子建哥哥今日是不是又想跑出去玩儿啊!带上冲儿可好?”

“带上你?”曹植看着比自己还矮半头的孩童,连连摆摆手道:“不行不行,你太小了,万一出去被发现了,跑都来不及。”那孩童闻言,立时不干了,叫道:“好啊!你若是不带上冲儿,等父亲回来,我立刻就将你上次···”

“哎呀!行了行了,真是怕了你这个小鬼头了,跟我来吧!”一听孩童又要拿向曹操告密来威胁自己,曹植立刻就怂了。孩童见他答应,立刻开心地叫道:“太好了,我们怎么出府?”

“嘘~你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吗?”曹植有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那孩童闻言,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曹植极不情愿地将他带到府邸一个不显眼的角落处,拨开墙角一丛干枯的杂草,一个二尺余宽的圆弧型洞口便出现在两人面前。

“子建哥哥,你居然要钻狗洞,若是让父亲大人知道,定不会饶过你的。”那孩童有些惊骇地说道。曹植撇了他一眼,面带揶揄道:“你若是怕了,就别跟着,不过,这可是你自己不去的,并非我不带你,你可不能去向父亲大人告密。”

说完,曹植蹲下身子,就要往外爬。那孩童见状,忙道:“好吧!不就是爬狗洞吗,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说完,便也蹲下身子,跟在曹植后面,从那窄小的狗洞中爬了出去。

郭嘉新近纳妾,再加上本就没什么要紧事,曹操便只是把荀彧叫去府上,与他商议关于挖掘人工渠的事。而郭嘉落得清闲,便呆在家里,陪着两位娇妻闲聊,当真是逍遥自在。

“启禀大人,司空大人的三公子曹植求见。”郭嘉夫妻三人正围着火盆饮茶聊天,门外侍卫忽然来报,让三人均是一愣。萧筱听说曹植来了,心道:“这个曹植,不会又偷跑出来蹭饭吃吧?”

郭嘉闻言,淡然道:“请他进来吧!”“是。”那侍卫应声退下。三人相视一眼,不由都笑了,他们都是一样的想法。郭嘉笑道:“看来今日午时,又要辛苦二位夫人亲自下厨做饭了。”

萧筱有些无奈地笑道:“子建还是个孩子,顽皮贪吃很正常,妾身这就去让下人们去准备食材。”正要起身,紫伊却抢先一步站起身来,道:“姐姐,还是我去吧!”萧筱闻言,笑道:“那好吧!记得换几个菜样,上次做过的,就不要准备了。”

紫伊点点头道:“我明白了。”说完,便缓步走出房间。就在她离开不久,之前那侍卫,就领着曹植和跟他一起偷跑出来的孩童来到门口。见曹植领着一个比他还小个三四岁的孩童进来,萧筱一时愣住了。

而郭嘉见了这孩童,却是脸色阴沉下来,对曹植冷声道:“子建,你自己偷跑出来也就罢了,怎还带着仓舒,他还小,万一出点意外,你担当的起吗?”由于天冷,曹植和那孩童的小脸都被冻的有些通红。

见郭嘉发火,曹植立时慌了,正要解释。却见那孩童却是抢先一步,对着郭嘉俯身一施礼,道:“郭叔父莫要责怪子建哥哥,是冲儿执意要子建哥哥带冲儿出来玩的。”那孩童虽小,声音也很是稚嫩,但做派却极为老成,像个成人一般。

萧筱虽不认识这孩童是谁,但见他二人被冻的小脸通红,忙道:“外面太冷,赶快进来,坐下暖和暖和。”说完,便起身来到门口,将曹植和那孩童领进屋来。曹植有些胆怯地看了郭嘉一眼,见他没说话,这小心翼翼地坐在了萧筱身边。

“好了夫君,子建来都来了,你就不要再斥责他了。”见郭嘉脸色阴寒,萧筱便打了个圆场,然后又对曹植道:“子建,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日后若是再想吃婶娘做的菜,让人告诉婶娘一声就行了,不要总是偷跑出来。而且,这次你还带着一个这么小的小朋友,万一真的遇到了危险怎么办?”

一上来就被郭嘉训斥了一顿,现在又被萧筱委婉地教育,曹植心中那个憋屈啊!正要冲身边的孩童发火,不料,那孩童却是一脸认真地对萧筱道:“婶娘,这次真的不是子建哥哥的错,是冲儿威胁子建哥哥,逼迫他带冲儿出来玩儿的。”

萧筱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不过五六岁大小的小屁孩,说话办事竟如此沉稳。在她之前的印象中,现代社会那些与他同龄相仿的孩童,应该才刚上幼儿园而已。大多数孩子连咬字都还不清楚,更别说像他这样,不但发音标准,逻辑更是清晰流畅,简直就是天才。

“你也是司空大人家的公子?”听孩童叫自己婶娘,萧筱有些好奇地问道。那孩童闻言点点头,小脸虽显稚嫩,却异常认真地答道:“是,我叫曹冲,字仓舒,家母环夫人,乃是父亲大人的妾室。”

得知眼前这小屁孩,竟然是曹冲时,萧筱心中着实吃了一惊。这可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神童,虽然是庶出,却是曹操心目中的第一接班人。只可惜天妒英才,少年时因患恶疾,不幸夭折。

曹操为此极为悲痛,一众子嗣去安慰他时,他直言不讳地说:“这是我的不幸,却是你们的幸运啊!”言下之意非常明确,就是告诉众人,若是曹冲不死,我的接班人,非他莫属。

这也就引发了后世许多人,对曹冲的病逝提出了疑议。不少人认为,他并非死于疾病,而是被其兄弟嫉妒,怕夺嫡争不过他,便下毒暗杀了他。也有说是朝中大臣,因不满曹操专权,便暗杀了他最喜爱的儿子。总之,虽众说纷纭,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不过,有一点萧筱倒是可以确认,这曹冲确实是个神童。小小年纪,心思智力,已然达到了成人的地步。不说别人,就拿她自己来说,本以为自己也算是从小就很聪明了。但她自问,在曹冲这个年纪时,她还只会缠着父母及爷爷奶奶给自己买玩具而已。

见萧筱面露惊讶,曹冲有些疑惑地问道:“婶娘怎么了,是不相信冲儿说的话?”“啊?没有,只是早就听说冲儿自幼聪慧过人,没想到今日得以相见,果真是如此。”察觉到自己,竟在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屁孩儿面前失态,萧筱赶忙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

郭嘉听完萧筱的话,眼中却是闪过一抹不易察觉地精光。他可是从未在萧筱面前提起过曹冲的名字,而通过观察萧筱方才的反应,郭嘉觉得,萧筱早就知道了曹冲,并且对他还很了解。

心中暗自叹息一声,脸上却是没有表露出任何异样,开口道:“好了,今日就饶过你们,不过,这是最后一次,日后若是你们再敢私自跑出来玩儿,我定亲自带你们去见你们的父亲。”

曹植闻言,赶忙点点头道:“多谢郭叔父。”曹冲也对郭嘉甜甜一笑,道:“冲儿也谢过叔父。”萧筱看着眼前这两个孩子,眼中满满都是爱意。这是作为一个女人,面对孩子时,不自觉地流露出的那种天生的母爱。

然而,想到这兄弟俩日后的命运都不咋滴,萧筱眼中又闪过一抹悲伤。不过,很快她就将心态调整过来了,毕竟命运不公的事情太多了。若自己每次遇到,都同情心泛滥,想去帮助他们改变命运,那太不现实了。

想通了这些,萧筱便对郭嘉道:“夫君,你在此陪两位小公子呆会儿,妾身去厨房看看。”郭嘉闻言点了点头,萧筱便转身出了房间。曹冲见萧筱离开,对依旧沉着脸的郭嘉道:“郭叔父,您真是好福气,婶娘不仅人长得漂亮,还如此温柔体贴,冲儿好羡慕。”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郭嘉闻言,嘴上虽在训斥他,心中却是美滋滋的。曹冲却道:“冲儿说得是实话,而且,冲儿还看得出来,叔父也很爱婶娘,对不对?”郭嘉闻言,心中更喜,嘴上却道:“小小年纪,你懂什么是爱吗?”

曹冲听完,不服气道:“郭叔父不要小瞧冲儿,冲儿什么都懂。”郭嘉还没说话,一旁的曹植听不下去了,扭头对曹冲道:“行了,你忘了先生教我们‘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了,一点不懂得谦逊。”

听完曹植的话,曹冲立刻反驳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冲儿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曹植闻言,白了他一眼,道:“算了,懒得与你争辩,你若真觉得自己聪明,便来陪为兄下几局棋吧!为兄教你一种新的玩法,咱们手下见真章。”

曹冲虽比他小几岁,却毫不畏惧,仰头道:“来就来,难道我还怕你不成?”见曹植又拿自己教他的五子棋玩法来唬人,郭嘉不由暗自轻笑。站起身来,对他二人道:“你们在此等着,别乱跑,我去给你们拿棋盘去。”

厨房内,紫伊正在跟下人们交待什么,见萧筱也过来了,便道:“姐姐,您怎么也过来了,有什么要吩咐的吗?”萧筱笑道:“没什么,就是想提醒你一下,这次要多备上一些菜,别像上次一样,忙活了半天,我们自己反倒没得吃了。”

紫伊闻言,也是抿嘴一笑,道:“姐姐放心,我一定将菜品备足,保证让这两位小公子吃得满意。”萧筱点点头,又简单交代了下人们几句,同时让冬灵先提前准备好配料,便和紫伊一同回寝室去了。

回到房间后,却发现曹植和曹冲这两个小家伙,居然守着棋盘,正在下五子棋。而郭嘉坐在曹植身旁,脸上竟满是惊讶之色。萧筱不由好奇地走过去,仔细一看,随后也是一脸的惊讶。

只见曹植小脸异常凝重,眉头紧皱,眼睛死死盯着棋盘上的寥寥十数枚棋子,手中的黑子却迟迟不肯落下。反观曹冲,面色却是极为轻松,一双白嫩的小手,随意地玩弄着一枚白子。

“子建哥哥,快点啊!这么简单的玩法,你还要想如此之久吗?”曹冲稚嫩的小脸上满是得意之色,挑衅似的催促着曹植赶快落子。曹植闻言,同样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不甘,将手中黑棋放回到棋笥中,叫道:“这局我输了,再来。”

曹冲闻言,一脸得意道:“子建哥哥已经连输三局了呦!要不要冲儿放一放水呢?”曹植听完,大为恼怒,气道:“不用,我就不信赢不了你。”说完,开始收拢棋盘上的其它黑子。

“既然如此,那子建哥哥可别后悔,一会儿输急了,可不许哭鼻子!”曹冲又刺激了曹植一句,便也开始收拢棋盘上的白子。而萧筱则是将目光落在了曹冲那稚嫩的脸庞上,脸上尽是骇然之色。

要知道,当初曹植刚刚跟郭嘉学会五子棋的玩法时,与郭嘉对弈,都是赢多输少。后来跟曹丕下了几局,更是未尝败绩,当时,萧筱就已经觉得,曹植聪慧过人,是个极为少有的天才了。

可如今在这个比他还小三四岁的曹冲面前,居然连败三局,而且曹冲还是刚刚才学会了五子棋的玩法。这是什么概念,萧筱觉得,都已经不能用天才或者神童来形容曹冲了。这简直就是个非人类,说他是妖孽也不为过。

接下来的时间,又是连输三局的曹植,虽然内心极为不甘,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不是曹冲的对手。恼羞成怒的他,便开始耍起了赖皮,对曹冲道:“不玩了不玩了,为兄今日状态不佳,改日再与你对弈几局。”

曹冲也不戳破他,而是爽快地回道:“好啊!子建哥哥若是有意,冲儿随时奉陪。”萧筱和郭嘉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骇然之色。郭嘉还好些,萧筱却在心中暗叹:“难怪曹操对曹植偏爱有加,就他这智商,若是他平安长大,接班人还真没曹丕他们什么事了。”

在屋里休息了一会儿,萧筱看看表,已经十点多了。估摸着出去买菜的下人也快回来了,便起身对郭嘉道:“夫君,你们在此歇着,我和紫伊再去后厨看看。”郭嘉点点头道:“好,辛苦两位夫人了。”

萧筱和紫伊刚走到门口,之前那个当班的侍卫又一路小跑着进来,一脸紧张地说道:“启禀大人,司空大人来了。”萧筱等人闻言,均是一愣。郭嘉更是赶忙站起身来,道:“我马上去门外恭迎。”而曹植和曹冲,此时早已被吓得小脸一片煞白。

响箭孤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