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红颜录

第20章 城外邂逅

建安二年九月,由于先前孙策的反叛,袁术失去了广陵,江东等大片土地。其次,年中之时,又在淮北一带败于吕布,所在地被吕布军大肆抄掠。再加上自身生活荒淫,挥霍无度,袁术军中粮草一度告急。无奈,袁术便向陈国的刘宠求取粮草,却遭到陈国国相骆俊的拒绝。

借粮无果,袁术一怒之下,便派之前因杀了曹操父亲曹嵩而投奔自己的刺客张闓,冒充是受陈国救济的灾民代表,携带有毒的酒肉前往骆俊的住所,谎称是为了表示感谢,极力称赞骆俊救危扶困的恩德。骆俊心地善良,盛情难却,就接过了张闓敬上的酒水一饮而尽,结果很快毒发,被刺身亡。

陈国各地收到国相被害的消息,举国哀伤。而袁术却趁机连夜起兵偷袭陈国,攻破城池,杀死了陈王刘宠,疯狂搜刮粮食钱财,陈国百姓也就此沦为了灾民。由于陈王刘宠身份特殊,乃汉明帝刘庄的玄孙,是正统的汉室宗亲。

他的死,让一直打着汉室名义,号令群雄的曹操,也不能再坐收渔利,无动于衷了。抛开那些虚伪的名誉,最主要的是,袁术占领陈国后,已经对许都的东面构成了直接威胁。为此,曹操当下奏请天子,亲率大军东征袁术。

听闻曹操率军亲征,袁术大为惊慌,赶忙弃军逃回了淮南,留下大将桥蕤,李丰等人退守蕲县。曹操大军挥师进击,一路势如破竹,连斩桥蕤,李丰,梁纲,乐就等多名袁术麾下将领,大破袁军,只有张勋侥幸逃回淮南与袁术汇合。

至此,曹操既解除了许都的威胁,又为刘宠报仇,得其地盘,拾得民心,可谓大获全胜。战意高昂的曹操,原本打算趁机南下,一举击破袁术的老巢寿春,却被随军谋士郭嘉一句“困兽犹斗,况国相乎”所劝阻,便班师回朝。

此时已入季秋,天气已有些凉了。距离许都城南不远处的一片宽敞林子里,一个二十来岁的蓝衣青年正坐在林中,面前摆放着一架古琴,玉葱般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拨动,一阵婉转哀伤的旋律自其指尖缓缓流出。

蓝衣青年身后,是个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黑衣少年,和蓝衣青年一样,面目白皙清秀,恍若女子一般。阵阵凉风吹过,带起片片落叶,弹完最后一个音符,蓝衣青年的双手缓缓停下,纤瘦的身躯,在秋风的吹拂下,显得有些单薄,此二人正是萧筱和紫伊。

之前在前往华阴的路上,途径洛阳,遭遇贼人袭击,导致张禾负伤。因此,他们便在洛阳耽误了十余日,直到张禾伤口结痂,不再绷裂后,才再度起程。由于贾诩的夫人刘氏身体不太好,不能长时间坐马车赶路,回程也是行进缓慢,直到九月才回到许都。

“小姐,起风了,当心着凉,我们回去吧!”紫伊关心道。萧筱闻言点点头,用手轻抚了一下古朴的琴身,缓缓站起身来。当初在得知邹氏自杀的消息后,萧筱曾一度伤心欲绝,不敢看到这古琴,怕睹物思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如今却已不似之前那般激动,慢慢学会了另一种怀念故人的方式。

“没想到萧先生不但书教的不错,还弹得一手好琴,佩服佩服!”一声赞叹忽然从身后传来,萧筱和紫伊闻声,不由同时转过身去。却见一个身着灰白色长衫,年约二十六七岁的高瘦青年,有些身形摇晃地走了过来。

萧筱看着走来的青年,虽满是疑惑,却还是客气施礼道:“这位公子谬赞了。”青年白皙的脸上带着些许绯红,眼神也有些迷离,俨然一副喝醉酒的样子。听了萧筱的客套话,青年只是呵呵一笑,却没有说话,迷离的双眼,带着些许轻浮之意,死死盯着萧筱。

被那青年有些无礼般地注视着,萧筱感觉有些不太自然,便避开了他那看似轻浮,实则犀利透彻的双眸。再次客气道:“阁下若是无事,那萧某便告辞了。”说完,便示意紫伊将琴收了,准备离开。

青年没有理会萧筱的话,只是看向她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疑惑。当他再将目光移到紫伊身上扫视一番后,脸色微微一变,随即竟满含深意地笑了起来。萧筱对于他的行为很是疑惑,却没有再理会他,带着紫伊便要离开。

“啧啧啧~没想到,拥有如此才华的萧先生,竟然是个女儿身,倒是让郭某有些意外了,有意思!”青年此言一出,萧筱和紫伊均是一愣,都能看到对方脸上的震惊之色。

自己二人女扮男装了半年多,向来小心谨慎,没想到,今日竟被这才第一次见面的陌生青年给一眼看穿了,这是何其惊人的洞察力,萧筱不禁开始重新打量起眼前这个看似文弱的青年来。

紫伊对这个青年同样有些忌惮,原本抱在怀里的古琴,被她重新放回地上。右臂自然地背负在身后,一把锋利的短刃悄然出现在手中。看着萧筱惊愕的表情,青年知道,自己猜测对了,脸上笑意更浓。忽然对着萧筱拱手施了一礼,道:“在下郭嘉,敢问小姐芳名?”

在听到郭嘉自报姓名后,紫伊并没有太大反应,他对这个名字,如同对他本人一样陌生。但萧筱的反应却是完全不同,在听到郭嘉的名字后,整个人一时陷入了呆滞。郭嘉这个名字对于她来说,比最初见到的贾诩还要震撼。

在二十一世纪时,萧筱假期陪着爷爷看的最多的电视剧就是《三国演义》。里面除了全国人民都比较熟悉的刘备,曹操,诸葛亮,关羽等人外,萧筱印象最深的人物只有两个,那就是郭嘉和孙策。

爷爷总是感叹,郭嘉死的太早了,若非其英年早逝,日后未必会出现天下三分的局面。当然,这种话多少有些偏激,但也侧面表现了郭嘉对于曹操集团的重要性。曹操麾下谋士众多,但以目前来看,二荀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

荀彧被誉为王佐之才,拥有良好的大局观,总理着曹操的后勤内政;荀攸行事周密,精通各种军事策略,善于制定灵活多变的克敌战术,被誉为战术大师;而郭嘉却是擅用奇谋,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他总能捕捉到那一丝稍纵即逝的机会,给予对手致命一击。且对于人和事的分析,也是到了细思极恐的地步,后世称之为鬼才。

只不过他才投效曹操不久,还没有立下什么大功,所以,此时的郭嘉并不出名。有些巧合的是,郭嘉英年早逝的那年,与诸葛亮被刘备三顾茅庐请出隆中的时间,是同一年。这也就有了后世被人们广为流传的一句名言:郭嘉不死,卧龙不出。

愣了许久,萧筱才缓过神来,对着郭嘉盈盈一拜,道:“民女萧筱,拜见郭大人。”她此番举动,也算变相承认了自己确是女儿身的事实。就算郭嘉现在还不出名,但再怎么说,也是曹操麾下的谋士,有着官职,萧筱自然不敢失了礼数。

见自家小姐对着郭嘉施礼,紫伊也忙悄无声息地收起了手中的短刃,对着郭嘉拜了下去。郭嘉见状,却是更加饶有兴趣地看着萧筱道:“郭某来许都不久,也算不得什么名人,你是如何知晓我身负官职的?莫非小姐早先便知晓我郭某人的底细了?”

郭嘉语气看似平淡,但看向萧筱的眼神中,却多了几分质疑。萧筱也没想到郭嘉会有此一问,微微一愣,当眼神不经意间瞥过郭嘉的那双官靴后,才镇定道:“自然是从大人的这身行头上看出来的。”

郭嘉闻言,不由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只换了便服,唯独那双官靴没换,不由抬头笑道:“小姐真是观察甚微,心思细密啊!”萧筱忙道:“大人过奖了,若是没有别的事,民女就先告辞了。”

郭嘉闻言笑了笑道:“没什么事,郭某就是闲来无事,今日酒后到城外散散心,隐隐听到了几声悦耳的琴音,便寻着声音到了这林子里。没想到竟是萧小姐在此抚琴,还如此悦耳动听,一时情不自禁,便赞叹出声。”

“大人谬赞了,民女只是胡乱弹奏,怎受得起大人这般称赞,今日天色渐晚,民女先告辞了。”言罢,萧筱示意紫伊,便欲离开。郭嘉却是轻声一笑道:“那萧小姐就不怕,郭某将你是女儿身的消息传出去?”

萧筱闻言却是淡然道:“大人若是想要说破民女的身份,民女又如何拦的住,只能全凭大人心意了。”对于萧筱的反应,郭嘉倒是有些惊讶,随即笑道:“萧小姐果然非寻常女子,不但博学多才,还是一性情中人,倒是让郭某显得像个小人了。”

没有再说什么,萧筱径直便往回走。当经过郭嘉身边时,郭嘉突然开口叫住了她,道:“小姐留步,嘉还有一个问题想问小姐,请小姐如实回答。”萧筱闻言停下脚步,转头问道:“郭大人还有何问题要问?”

郭嘉转过身,竟将头缓缓凑到萧筱耳边,轻声道:“不知小姐和张绣是什么关系?”原本因为郭嘉的举动有些过分亲昵,萧筱想要闪躲,但当郭嘉此话一出,萧筱当下就愣住了。一旁的紫伊自然也听见了,同样脸色大变,锋利的匕首再次出现在手中。

身影一闪,转眼就到了郭嘉身后,锋利的刀刃紧紧抵在郭嘉颈部。紫伊这番举动,不但萧筱吓了一跳,郭嘉更是骇然不已。原本微醺的酒意瞬间消失,额头渗出几滴冷汗。他完全没想到,跟在萧筱身边的这个俏丽侍女,竟有这般身手,当下不敢有丝毫乱动。

“小姐,此人想来知道了我们的身份,眼下四处无人,不如杀了他灭口。”感受到紫伊语气中的强烈杀意,郭嘉虽紧张万分,却不敢说话。因为刀刃就仅贴着他的脖子,只要稍一用力,就有割破喉咙的风险,只能将哀求的目光转向萧筱。

等萧筱回过神来,忙道:“紫伊,先别动手,我有话要说。”紫伊虽是不解,却还是依言将匕首移开了郭嘉的脖子寸许。但她还是有把握,只要郭嘉有半点儿异常举动,就会第一时间割破他的喉咙。

看了眼大口喘着粗气的郭嘉,萧筱冷声道:“郭大人,我想知道,您是如何知晓我和张绣将军认识的,你在暗中调查我们?”郭嘉稍稍冷静了一下,道:“非也,郭某只是最近听闻,坊间多了一位非常有才的教书先生,就想与之认识一下,便让人打探了一下小姐的消息,却并未暗中调查。”

萧筱没有说话,等着他的下文,郭嘉继续道:“前些日子,郭某连续登门拜访,却发现小姐家中无人,近日才得到消息,说小姐回来了。郭某今日便再次前往家中拜访,却听家里人说小姐出了城,嘉便到这城外来寻小姐,正好被小姐的琴声吸引至此。”

看了眼依旧冷然的萧筱,郭嘉苦笑一声,道:“其实,郭某说小姐跟张绣有关系,乃是方才听到小姐弹奏的曲子后,方才临时有所怀疑的。”听完这话,萧筱却是有些不解了,通过一首曲子,就能判定自己与张绣有关,这有点说不过去了。

见萧筱满脸狐疑,郭嘉只得再次解释道:“小姐应该知道,曹公年后征讨张绣,后因强纳其婶婶,导致张绣反叛之事吧!”萧筱闻言,点了点头,却没说话。郭嘉继续道:“当初,张绣的婶婶,在曹公营帐内,弹奏最多的曲子,便是方才小姐所弹之曲,而且,你二人弹奏之音律,如同一人般相似。”

听完郭嘉这番话,萧筱立刻释然了。她自然知晓,这首曲子并非什么名曲,乃是邹氏自己谱写,这世上恐怕只有她二人能弹奏出来,也难怪郭嘉会有所怀疑了。明白了这些,萧筱盯着郭嘉道:“实不相瞒,贾诩乃民女的义父。”

郭嘉闻言,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当初在宛城,那个让自己很是忌惮的贾诩的模样,面带惊讶道:“你竟是她的义女,难怪如此聪慧。”一旁的紫伊见两人竟闲聊起来,有些着急道:“小姐,你跟他说这些做什么,让奴婢杀了他,不然日后他告知曹操,我等皆要难逃一死。”

萧筱面带犹豫地看了郭嘉一眼,他自然知晓郭嘉日后在曹操心中的地位,也知道郭嘉最后的命运。倘若现在真的将他杀了,那就等同于改变了历史走向,他不敢保证郭嘉早死十一年,会对历史走向产生多大影响,毕竟他不是一个无名小卒,乃是曹操的心腹谋士,在日后的几次知名战役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略一犹豫,萧筱忽然对紫伊道:“紫伊,你先退下。”紫伊闻言大惊,叫道:“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萧筱淡然道:“没事,你先回去,我想和郭大人单独说几句话,另外,遇到郭大人的事,也不要告诉母亲和兄长他们,就说我遇到一个熟人,闲聊几句便回去。”

面对萧筱此番举动,莫说是紫伊,便是郭嘉也有几分疑惑了,却是没有说话。紫伊还想再说什么,可看到萧筱一脸毋庸置疑的样子,只得松开郭嘉,道:“那小姐您千万要小心。”之后又对着郭嘉冷声道:“我家小姐若是有半点儿闪失,纵然拼了性命,我也定会取你项上人头。”言罢,便抱着古琴,先行回去了。

“萧小姐果然非寻常女子,这份胆识与魄力,就是郭某也由衷敬佩。”郭嘉整理了一下衣服,发自内心地赞叹道。萧筱一脸淡然道:“郭大人不必客气,民女只想知道,郭大人今后会如何对待我等?”

面对萧筱开门见山地提问,郭嘉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却也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了萧筱一句:“那郭某想先问小姐一个问题?”萧筱道:“郭大人请讲。”郭嘉一脸正色道:“郭某想知道,小姐来许都的真实原因。”

对于郭嘉提出这个问题,萧筱略一沉吟,便如实答道:“当初曹将军亲率大军征讨宛城,家父自知双方实力悬殊,便对张绣将军言之其中利弊,最终劝得张绣将军答应不战而降。在曹军未到之时,家父便命民女前来许都先行置办一套宅院,将母亲及兄长弟弟们接来许都,日后好全力辅佐曹将军,不想却····”

想到邹氏惨死,萧筱一时伤心,不忍继续说下去。当然,她不说,郭嘉自然也知道其后发生的事,当下陷入了沉默。萧筱平复了一下悲伤的情绪,继续道:“家父之前就曾与民女说过,曹将军乃乱世英雄,是值得辅佐的明主。”

郭嘉闻言,也是深深叹了一口气,道:“可惜啊!现在主公与张绣势同水火,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恐再无缓和之机了。”听了郭嘉此言,萧筱却是有些玩味地笑道:“难道郭大人也觉得,二人之间再无缓和的余地了?”郭嘉闻言,双眸骤然紧缩,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了萧筱。

响箭孤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