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红颜录

第111章 其乐融融

萧筱和冬灵在一楼大厅随意转了一圈,看着展柜中摆放的各式各样的香皂,心中不由暗自感叹。这李峰不愧是专业的生意人,小小的一个香皂,就被他玩出了各种花活。如今这香皂的售价,已经比当初萧筱刚刚制作出来时低了数倍。

而且,如今的香皂,已经不再是专属于贵族享用的奢侈品,已经开始进入到了千户万户的寻常百姓家里。虽然单个利润降低,但架不住量多啊!而且,李峰并没有放弃高端产品,他把香皂也分成了三六九等,价格也相差甚远,几乎覆盖了各类消费能力的人群。

“郭夫人,何事还需您亲自来小店一趟,只需派人来唤李某一声,李某自当亲自上门拜访。”就在萧筱暗自感叹之余,身着一身黄白色长衫的李峰,便在伙计满是诧异的眼神中,快步来到萧筱面前,躬身就是一拜。

萧筱见了李峰,微微一笑,道:“李老板不必多礼,不知眼下是否闲在?我想跟你说些事。”李峰闻言忙道:“郭夫人说得哪里话,您有事尽管吩咐,李某纵是再忙,也得紧着夫人的事情先办。”说完一挥手,便将伙计支到了门外。

见李峰这般态度,萧筱也就不再与他说客套话,轻声道:“也不是什么大事,过些日子,我与夫君可能就要搬去邺城了。之前与李老板签署的协议,便就此作废吧!以后李老板也就不必再按协议上的内容,每月给我送去红利了。”

“什么?您要搬去邺城?”听完萧筱此言,不光李峰大为吃惊,就连冬灵也满脸诧异地望着萧筱,不知道她为何会说出这番话来。没有理会他二人惊讶的表情,萧筱淡然一笑道:“是啊!如今我早已不用再为生计苦恼,这份协议,就此作废吧!”

说完,从袖中取出她那份之前与李峰签订的协议,在李峰还未反应过来时,便撕掉了。“郭夫人,您这是···唉···”眼见萧筱已经将那份协议,撕成数张碎片,李峰来不及阻止,只得长叹一声。

忽然,李峰对着萧筱,俯身行了一记大礼,随后起身一脸正色地说道:“郭夫人对我李家的大恩,李某永世不忘,日后无论夫人及夫家有任何需要,李某人定会义无反顾,竭力相助。”

萧筱忙道:“李老板莫要如此,我此番行为,并非是想要李老板承诺什么。只是我知道,这些年来,您其实一直对我暗中照顾,我虽不说,却心知肚明,李老板真诚待我,我又岂能不知恩图报。”

听完萧筱这番话,李峰便也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做了。之前李峰每个月给萧筱送去的红利分成和清单明细,从未隐瞒作假,反倒每次都是只多不少。虽然实际也没有余出多少,但其心意,却让萧筱很是感动,故才有今日之举。

又和李峰说了一些其它的事情之后,萧筱便跟他告辞离开了。从李峰的香皂铺出来以后,萧筱和冬灵又去买了些肉食蔬菜,这才坐上马车回府去了。虽然办了不少事,但其出来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不到一个时辰。

回到府邸后,萧筱让冬灵带着其他下人,先把买来的食材拿去了厨房,而她自己则直接去了后院。轻轻推开房门,缓步来到床前,望着还在熟睡中的郭嘉,萧筱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已经快下午四点钟了。

虽然有些不忍心叫醒他,但又怕他现在睡得太久,夜间就没办法好好休息了。于是,萧筱便伏下身子,用手轻轻拍了拍郭嘉的肩膀,同时将头凑到他耳边,轻声唤道:“夫君,醒醒,时候不早了,该起床了。”

听到萧筱的轻唤,郭嘉眼帘微微抖动几下,随后便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萧筱近在迟尺的娇美脸颊时,忽然伸出手臂,轻轻环住萧筱的腰身,微微用力一拉。萧筱立时重心不稳,身子一沉,便压在了郭嘉身上。

“夫君别闹,快起床吧!”萧筱俏脸微微一红,将手撑在郭嘉胸口,便要站起身来。不料,郭嘉手臂却是陡然发力,将她死死搂在怀里,不肯让她从自己身上起来,同时轻声说道:“为夫好久没有像今日睡得这般踏实了。”

听完郭嘉这句话,萧筱原本挣扎的身子,忽然停下不动了。反将头贴在郭嘉胸口,柔声道:“在外征战了数月,真是辛苦夫君了,如今回到家里,妾身定会好生伺候夫君的。”“是吗?那夫人打算如何好好伺候为夫呢?”

刚刚还在深情款款、缠绵悱恻,郭嘉却忽然又不正经起来。萧筱顿时有些无语了,面带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后,猛然坐起身来,道:“夫君真是讨厌,不理你了,我去看看奕儿醒了没有。”说完,不等郭嘉有所反应,便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郭嘉见状,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拦她。随后掀开被子,坐起身来,下床穿好衣服后,也去了紫伊房间。一进屋,就见萧筱正坐在床上逗小郭奕玩儿,而小郭奕则睡眼朦胧地躺在紫伊怀里,赖着不肯起床,对于萧筱的逗哄无动于衷。

见郭嘉进屋,紫伊忙道:“夫君醒了,快来看看奕儿,他又在赖床不起了。”似乎也察觉到郭嘉的到来,原本还睡眼朦胧的小郭奕,忽然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正在向这边走来的郭嘉,小郭奕又开始胆怯了,将头埋进了紫伊的怀中,再次躲了起来。

“这小家伙,居然如此害怕夫君。”萧筱见状,忍不住笑道,郭嘉虽有些郁闷,却也无可奈何。谁让他这当父亲的,自孩子出生到现在,陪伴他的时间实在太少了,小郭奕对他感到陌生,是理所当然的。

紫伊见状,忙安慰郭嘉道:“夫君不必伤怀,只要夫君在家之时,多陪陪奕儿,相信过不了几日,他便会跟夫君相熟了。毕竟是夫君的亲生骨肉,有着血脉亲情,怎会一直惧怕夫君呢!”

听完紫伊这番话,郭嘉点点头道:“你放心,未来一段时间,只要主公那里没什么事,为夫便哪里也不去,就在家中陪着二位夫人和奕儿。”紫伊闻言,欣喜地点点头,随后柔声对小郭奕道:“奕儿,你听到了吗?父亲说,以后会多陪着你玩耍,还不快让父亲抱抱?”

虽然对紫伊的话一知半解,但眼下小郭奕还是不肯让郭嘉抱,而郭嘉为了不吓到他,倒也没有强行将他抱过来。萧筱见状,起身道:“夫君和紫怡在这里陪着奕儿玩吧!我去厨房看看,今晚做几个好菜,给夫君接风洗尘。”

“有劳夫人了。”“辛苦姐姐了”郭嘉和紫伊,几乎同时开口对萧筱说道。萧筱微微一笑道:“都是自家人,还这般客气做什么?”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紫伊则对一旁的希云道:“希云,这里没什么事了,你也去后厨帮忙吧!”

“诺!”希云应了一声,便也跟着出了房门,屋里就只剩下郭嘉夫妻二人,还有他们的孩子小郭奕了。郭嘉来到床边坐下,伸手揽住紫伊的腰身,轻声道:“这些日子,为夫不在家,你一个人照顾奕儿,辛苦了。”

紫伊闻言,略显羞涩道:“夫君言重了,您在外随军征战数月,才是辛苦万分,妾身在家只是照顾奕儿,又有姐姐和希云她们帮忙,何来辛苦之言。”

话虽如此,但郭嘉也明白,纵然白天有萧筱她们帮忙照顾,但到了夜间,小郭奕醒来哭闹时,只能靠紫伊这个生母去安抚哄睡,长久如此,也是很熬人的。

不过,听完紫伊此言,郭嘉也没在说什么客气话,只是将她搂的更紧了一些。别看紫伊武艺高超,内心却是非常的传统,与大多数汉代女子一样,深受封建儒家思想中,男尊女卑的观点所影响。

单看外在形象,紫伊和萧筱都显得很温婉贤淑,落落大方。但萧筱的端庄大方,只是表现在外人面前,在单独跟郭嘉在一起时,她却经常会耍一些小性子,暴露出其活泼开朗的一面。

而紫伊却做不到,她的温柔贤惠是发自骨子里的。不管她身手多么了得,在郭嘉面前,她永远都是一副卑微怯懦的样子。她知道郭嘉对自己的感情,虽也是很真诚,却无法像对待萧筱那样,完全发自内心,毫无保留。

即便如此,她却没有丝毫怨言,努力做好一个妾室该尽的义务。当然,她所付出的一切,郭嘉虽未曾都看在眼里,心里却是非常清楚。然而,感情这种东西,是很难强求得来的。

尽管郭嘉始终无法做到,像对萧筱那般一往情深,心无杂念的喜欢。不过,他也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尽量给予紫伊同等的关怀和爱护,不让她受半点儿委屈。他也知道,即便这样,依旧还是有愧于紫伊,但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见郭嘉不说话,只是将自己抱得更紧,紫伊虽不知郭嘉心中在想什么,但也大致猜到一些。心中暗自觉得有些欣慰,随后低头对怀里的小郭奕道:“奕儿,父亲来看你了,起来跟父亲玩一会儿吧!”

小郭奕闻言,从紫伊怀里抬起头来,依旧有些胆怯地看着郭嘉,却不肯离开紫伊的怀抱。紫伊见状,又道:“奕儿不怕,为娘和父亲一起陪你玩,好不好。”听完紫伊这句话,小郭奕终于从她怀里坐起身来,挣扎着想要下地。

“等一下,先把鞋子穿上。”紫伊赶忙一手搂住小郭奕,同时弯腰去拿放在床榻边的小鞋。不料,郭嘉却是抢先一步弯下身子,将郭奕的小鞋子拿在了手里。紫伊见状,会心一笑,低头对小郭奕道:“让父亲给你穿鞋子,好不好。”

小郭奕虽还是有些胆怯,但也没有拒绝,只是靠在紫伊怀里,一动不动地盯着郭嘉。郭嘉见状,赶忙蹲下身子,开始帮他穿鞋子。看着郭嘉满脸喜悦,却有些笨拙地帮郭奕穿鞋子,紫伊脸上再次露出了一抹欣慰之色。

下午酉时三刻,当萧筱从厨房回到后院时,见郭嘉和紫伊正在院子里一起陪着小郭奕玩闹,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微笑。走上前去说道:“夫君很厉害嘛!这么快就和奕儿玩的熟络了。”

郭嘉闻言,抬头一看,见萧筱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便站直了身子,傲然说道:“那是自然,怎么说奕儿也是我的亲生骨肉,总不能一直跟我这做父亲的认生吧!再说了,若是连自己的儿子都摆不平,何以助主公平天下?”

“瞧把你厉害的!”萧筱笑着怼了他一句,随后又道:“好了,先别玩了,洗漱一下,准备吃饭了。”郭嘉闻言,再次蹲下身子,一把将小郭奕抱起来,道:“走,为父带你去洗手,咱们吃饭了。”

现在的小郭奕,由于被郭嘉哄着玩了半天,已经不再那么抗拒他。眼见郭嘉将自己抱起来就走,小郭奕虽还有些害怕,但看到紫伊也一脸微笑地跟在了他身后,便也没有挣扎,任由郭嘉抱着自己回屋洗漱去了。

待洗漱完毕,冬灵她们也差不多将饭菜都端进了屋里,一家人围在一起开始吃饭。而郭嘉为了讨好小郭奕,让他更快的认可自己,便不停地往他的小碗里加菜。紫伊看着小郭奕碗里堆积如山的饭菜,张口欲言,可当她看到郭嘉那一脸开心的样子,却又不忍心阻止他。

最后,还是萧筱看不下去了,轻声埋怨道:“夫君,奕儿还小,吃不了那么多东西。还有,那个红烧肉不好消化,你让他少吃一点,不然晚上肚子该难受了。”听完萧筱此言,郭嘉这才停了下来,有些尴尬地说道:“是这样啊···那好吧···为夫自己吃。”

说完,将原本打算放到小郭奕碗里的一块红烧肉,顺手塞进了自己嘴里。紫伊见状,忍不住轻笑一声,将小郭奕碗里的菜夹出来一些,放到了自己碗里。而萧筱看了一眼只顾埋头吃饭的郭嘉,也是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便默不作声地吃起饭来。

吃过晚饭后,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呆在屋里,一起陪着小郭奕玩耍闲聊,好不惬意。到了差不多快要休息的时候,萧筱忽然对已经有些犯困,开始在紫伊怀里撒娇的小郭奕说道:“奕儿,今晚跟姨娘睡好不好?姨娘给你讲你最喜欢听的睡前故事怎么样?”

听完萧筱这番话,小郭奕眼睛骤然一亮,抬头看了一眼紫伊,脸上露出一抹犹豫之色。不过,随后他便将手臂伸向了萧筱,同时口中喃喃道:“姨娘抱···讲故事···”而紫伊在萧筱的话刚一出口时,瞬间就明白了她的心思,立时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她开口拒绝,自己的亲生儿子就先将自己给抛弃了。眼瞅着萧筱将小郭奕抱到怀里,然后又对小郭奕道:“走了,我们去讲故事喽!”转身离开之时,瞥了一眼紫伊身旁的郭嘉,却在其眼中,看到了一抹欣慰和感激之意。

待萧筱抱着小郭奕离开之后,希云也很识趣地主动去给郭嘉和紫伊打水去了。等将水打来,希云低头对郭嘉和紫伊道:“大人和夫人早些休息吧!奴婢告退。”说完,便躬身退出了房间,并顺手将房门关好。

虽然郭嘉和紫伊,早已有过夫妻之实,如今更是连孩子都有了,但两人真正单独在一起的时间,还是屈指可数的。由于种种原因,郭嘉在家的时候,还是与萧筱同床共枕的时候多。

眼下屋里只剩下了他二人,两人却都觉得有些尴尬。沉默了片刻,郭嘉忽然转过身去,想要跟紫伊说话。却见紫伊几乎是与他同时转身,并面带羞涩地低声说道:“妾身服侍夫君洗漱吧!”

听完紫伊之言,郭嘉便将原本想要跟她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因为他和紫伊想到一块儿去了。于是对她微笑着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任由紫伊帮着自己宽衣解带,然后开始擦脸洗漱。

等紫伊也洗完脸,刷完牙后,早已洗漱完毕的郭嘉,缓步来到她的身后,忽然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身。忽遭侵犯,紫伊的身子不由轻微颤动了一下,整个人骤然变得僵硬起来,同时俏脸一片羞红。

不过,虽然感到极为羞涩,紫伊却是没有挣扎,反倒有些紧张地将身子缓缓倚在了郭嘉怀里。郭嘉嗅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轻声细语道:“都已经身为人母了,竟还如此羞涩,数月未见,可有想念为夫啊?”

紫伊闻言大羞,低声道:“夫君莫要羞煞妾身了。”与萧筱不同,紫伊是个非常传统的汉代女子,对于男女之事,自然羞于表达。不过,她这般娇羞可人的模样,却让郭嘉很是心疼,不忍再逗她。

当即俯下身去,一把将紫伊拦腰抱起,便向着床塌走去。“夫君,还未灭灯。”尽管羞涩至极,但紫伊还是忍不住低声提醒了郭嘉一句。只不过,郭嘉对此,并未予以理睬,将她轻轻放倒在床上之后,便伏身在了她的娇躯之上······

响箭孤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