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又被美强惨太子套路了

殿下又被美强惨太子套路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2章 入伙?

“真君节哀,我被抓去的地方,并未见过她。”出于心中的一抹不忍,东倾黎并没有说出真相。

“咳,是这样那就……咳咳!”闻人简一阵剧烈的咳嗽,吐字有些不清晰。

东倾黎皱了皱眉,倒了杯茶,递给他,“真君若无其他事,我便先告辞了。”

“不能走!”闻人简猛地抓住东倾黎端着茶的手腕,表情变得狰狞。

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东倾黎虽然对闻人简抱有戒心,但还是不小心被他的指甲划伤了手臂,面对升息中期的闻人简,她开镜的修为根本不算什么,他杀死她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闻人简,你确定要对我动手?”东倾黎刚刚挣脱出的手臂微微颤抖,泛着麻麻地痛意。

她把这只手背着身后,泰然自若的站在原地,语气依旧平淡。

“外强中干的小儿罢了,你现在可没有威胁我的资格!二位别看戏了,若再不出手,你们想要的人恐怕会受个重伤。”闻人简一改先前的颓靡之色,目光带着狠色说道。

两道陌生的气息忽然出现在房间中,东倾黎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心底沉了又沉。

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应该是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脸并没有蒙起来,若是只有闻人简,东倾黎还有逃脱的把握,可是再加上这两个人,她能逃走的几率近乎为零。

东倾黎后退几步,脸上做出惊慌的表情,悄悄的靠近门口,“你们是什么人?”

可惜被人看出了她的意图,“打晕他!”

脖颈传来一阵剧痛,东倾黎失去了意识。

闻人简看着两人拿出传送卷轴就要离去,着急了,戟指怒目,“你们不是说要带我去见水鸳吗?”

异域面容的鹰钩鼻男子嫌弃的瞟了他一眼,“就你?那个女人不会见你的,随便说说你也信,你就留下承受妖界的怒火吧。”

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挑拨妖界与北泽的关系,可事情不是越热闹越好吗?

东倾黎再一次失踪,是东倾家的一大噩耗,东倾尹倬性子使然,冒大不讳,对闻人简大打出手,虽然砍掉了闻人简的一条腿,但同时身受重伤。

令人感到悲哀的是,这伤并不是闻人简所致,而是毓鸿老祖救儿心切,下手没有轻重,无意间伤了他,如果不是韩修缘及时赶来,估计东倾尹倬至少要断条胳膊。

即使毓鸿事后追悔莫及,但他与大徒弟韩修缘一脉师徒情分,到底是出现了裂缝。

毓鸿更没想到的是,他冒着与妖界为敌的风险,救下的闻人简当晚就失踪了,那人留下一根闻人简的手指和四个血字:父债子偿。

让毓鸿气急攻心,直接吐了一口老血。

北泽发生的一切,东倾黎还不知道,她在水牢里被关了好几天。

不过好在,水中的蚂蟥毒蛇之类的根本不敢对东倾黎下口,除了水脏的让人难以忍受,东倾黎没多受一丁点伤,手臂上的伤还结痂了。

“喂,小子!”隔壁牢房住着一个魁梧大汉,跟东倾黎开始了日常聊天。

“第五天了吧。”他剃着牙,靠在手腕粗的铁栅栏上。

东倾黎抬起头,晃了晃手上的锁链,“就是啊,都好几天了,大叔你就把这东西给我打开吧……”

“嘿嘿!”大汉憨憨一笑,“这可不行,你要跑了,上面怪罪下来我可承受不起……”

“张生!”远处忽然有人叫了他的名字,他应了一声,站起身拍拍屁股,一串铃铛在他腰间叮当作响。

整个监牢瞬间安静下来,徒留东倾黎瞪大眼睛,看着黑黢黢的房顶发呆。

“不敌啊不敌,你的主人我还不上那些珠子重要吗?”东倾黎打了个哈欠,她现在困极了。

自从被抓到这里,她就感觉到了不敌的存在,不敌自然也感受到了她,但是并没有表达对她这个主人的思念,那小脑袋里只装着两个词:吞噬……珠子……

这种强烈渴望传递给了东倾黎,就导致从早到晚东倾黎的脑子一直环绕着这两个词。

因为之前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东倾黎从来没想到,不敌竟然有穿透别人精神识海的能力。

不敌的精神力虽然对东倾黎并没有攻击性,但给东倾黎带来的体验,不压于头悬梁锥刺股。

一连几天,东倾黎都没有睡过好觉。

“啊!”忽然传来的一声惨叫,吸引了东倾黎的注意,她看过去,竟然见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顾游?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东倾黎惊讶顾游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震骇于他的伤势。

衣衫破败,浑身湿透,身上还带着血迹,似乎遭受了非人的虐待,面无人色,整个人奄奄一息,垂在耳边的雀翎也失去了先前的光彩。

那个把顾游拖进来的男子,东倾黎认识他,就是他和另一个人把自己抓到这里,她竖起耳朵,听着他们的对话。

鹰钩鼻男子对张生说:“这小子能跟踪到这里,本事不小,好好审审他!”

“这怎么可能,这里可是……”

“嗯……”

一声拉长音的嗯,让张生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男子拽起顾游的衣领,把他随手扔进牢房。

“东倾黎怎么样了?”男子拍拍手,抖了抖上面的水。

听他问到东倾黎,张生无计可施地挠挠头道:“在水牢泡了好几天了,面色还红润着呢!”

“你个蠢货,我没给你说过这小子是圣熙的孩子吗?”鹰钩鼻男子名叫昆京,他额头的青筋跳了一跳,抬脚狠狠踢向张生,但却被轻易的躲开了。

张生不服的还嘴,“你只说了他是个妖界的皇子而已。”他一直呆在教廷的监牢里,哪里知道外面的事。

在这里打不过他,昆京只得用眼睛狠狠的瞪着他,“算了,祭司已经下了命令,不能对他动刑了。”

“黑老赖死了,东倾黎是最后见到他的人,即使人不是他杀的,也绝对与他脱不了干系,还以为你能好好教训教训他。”

“人在那,你自己去啊!”张生掏了掏耳朵,不耐烦道。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长生域来的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死了一个就死了呗!

三酒入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