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的武林

搞笑的武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张跑的凶兆

北岸被传功后的当天半夜就开始见效。

先是全身充满干劲,然后全身开始剧烈疼痛,最后北岸在前往莫大侠房间求助的过程中,破坏了沿途的所有木质结构,他控制不住他寄几啊。

莫大侠看见这一切,高兴坏了。这证明自己第一次传功大获成功,顺手在北岸身上点了几个穴位止住疼痛之后,便愉快的回到自己房中继续休息。

至于北岸沿途造成的经济损失,那就让受损人和破坏者自己商量吧,反正没有自己的事情。

止住疼痛的北岸没有停止颤抖,看着一地的破门和碎栏杆,他肉疼不已,实木家具很贵的。

但生活要继续,北岸准备抽个空去把侠哥赠送的手镯给当掉。

第二日,北岸在耍了几遍长臂拳后,重新适应了自己的身体,现在的他可以真正意义上的叫嚣,我要打十个,不加任何条件的那种。

早饭过后,莫大侠仔细检查了一边北岸的身体,发现除了身体更好了,身高更高了,体重更轻了,长相更有精神了之外,没有任何问题。第一次传功,完美。

“那么,我也需要离开了,北弟。”莫大侠对北岸说道。

“是吗?一切来得这么快。”昨日莫大侠已给北岸解释清楚了一切,因此,北岸知道侠哥肯定会走的,只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当然了,毕竟我只有半年的时间了,每一天都要抓紧啊。”莫大侠说的很洒脱。

北岸转念一想,好像是这么个理。

“那就不远送了,侠哥,待你康复之日,我们再续前缘。”北岸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准备好的包袱,里面有些干粮。

至于银两,并没有准备,北岸觉得就算把酒店卖了,都不一定值得上莫大侠手中的一张银票。

莫家玉行的大公子,那不是说笑的。

“不急,可以吃了午饭再走。”莫大侠对于北岸的送客行为有些不适应,难道不应该过来抱抱大哥,说一些我舍不得你之类的话吗?

其实莫大侠早已分析了自己莫名患病的所有细节,心中已有了答案和方案,说实话,并不是太着急。而且,即使最后要屎,那就找一个屎的漂亮的方法就好了,反正自己不怕屎。

在一旁的白雪听见莫大侠马上就要离开,突然想起自己的任务,于是便问道:“莫大侠,对于我师姐的感情,请你正面回复一下。”

昨日下午和晚上的时候,白雪已经将师姐的爱慕之情表述给了莫大侠,但莫大侠一直没有回复。

“突然又发现,时间还是如此的急迫,那就这样说定了,如果为兄半年内没有给你任何的信息,那为兄的性命怕是有忧,北弟一定记得答应我的任务,记得寻来,交给我的师门。”莫大侠说完,扯过北岸手中的包袱,飞也似的跑走。

北岸将一旁呆站着的白雪拉到座位上,示意其他的伙计收拾碗筷。

哎,还好白雪这孩子不知道追上去,不然以莫大侠现在的身体状况铁定跑不过白雪的轻功。

莫大侠飞快的跑过几个街道之后,躲在一个角落里,瞄了一眼身后的街道,还好没有追上来,莫大侠吐出一口浑气,没有内劲的日子里,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忽的,莫大侠眼神一亮,他低身钻入到密集的人流中,来到一家武力雇佣中心处,花大价钱雇佣了六位品格高尚、职业道德没有瑕疵的武者。

这六位武者是一个完整的队伍,其中五位是二流高手的水平,精通硬气功和暗器;另一位是一流高手的水平,精通轻功和反侦察的技能。如遇敌人,由其他五位二流高手进行抗击打任务,而一流高手则带着雇主远走高飞。这只队伍的配置堪称完美。

莫大侠很满意,一下子就雇佣了半年。

这一边,等白雪回过神来以后,早已失去了莫大侠的身影。她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小脑袋,最后只能无奈的向北岸辞职,准备回去向师姐汇报任务失败的消息,顺便说一下莫大侠要屎了的事情。

半个时辰内,连续两人的离去让北岸伤心不已。

这时,收拾完碗筷的张跑来到北岸身边说道。

“掌柜的,我要离开……”

没等张跑说完,北岸就幽怨的看着张跑,难道你要当离开我的第三个人吗?

“不行,不可以,我不可以再让任何人离开我!”北岸打断了张跑的说话。

“不是,掌柜的,我家母驴今年又要生了,每一年这个时候我都回家的,规矩不能坏啊。”张跑差点哭了出来,不带你当上掌柜,就把以前的旧规矩给破坏把。

“哦哦,是哦,又要生了。”北岸终于反应了过来。

虽然最后答应了张跑暂时回家的请求,但是看着张跑扛着包袱走出酒店的身影,北岸还是会不自觉的怀疑,张跑是不是真的要跑?

拍拍自己的脸颊,北岸让自己的思维缓了缓。然后就想起了莫大侠给自己布置的主线任务。

将一部名为《长臂祖始拳》的功法带给莫大侠的师傅叶无极,任务时限为半年后开始,N年后结束。

莫大侠还给北岸说过,这部拳法虽不同于普通的长臂拳,但实则很难分得出来,甚至于就连习练之人都不一定知道二者的差异,当今武林也就自己的师傅叶无极和一位不知名的青衣道长能够分辨一二。

北岸回忆到这,突然觉得,莫大侠布置的主线任务真的好难啊。

……

北岸的忧伤持续到了午饭过后,期间有多位男客人过来询问白雪的去处。

当白雪挎着包袱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北岸觉得生活又有了希望。

白雪怯生生的看着双眼放光的北岸,心中对自己的决定衍生出一丝的后悔,但转念又想到目前自己的处境,即使羊入狼口,她也要硬着头皮往上闯一闯。

“掌柜的,我能返岗吗?”白雪说出了北岸心中最希望听到的话。

“为什么?”北岸觉得自己还是要故作矜持,不然会给人太猴急的印象。

但北岸的身体却没有受到思维的控制,他已经伸出双手将白雪请到柜台的后面,乖乖的让出了收银专用岗位。

看见白雪重新到岗,用餐的男客人都决定再要一壶老酒,美景当有美酒伴。

这时,白雪才细细解释了起来。

原来当白雪离开酒店,回到师门根据地想要将莫大侠要屎的消息汇报给师姐的时候,遇到了师姐等人的战术行离开,她的师姐等人因查到有一魔门女妖重出江湖,出于正道人士的职业敏感性,他们等人决定跟随而上,因此只留下一封信件后,便人去楼空,归期不定,让白雪自己完成历练任务,至于任务内容自行安排。

信件将事情经过和后续安排写的明明白白,还好不是草稿。

北岸一听,觉得甚好,心里不由得衷心感谢师姐和魔门女妖,缘分就是这么奇特。

北岸想了想,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所以,现在你的历练任务就是在酒店收银了?”

“是啊,谁叫我在杭州也就认识你。”白雪哪能不懂北岸的意思,装作很无奈的表情回答道。

北岸尴尬的笑了笑。

不过,我的机会来了,爱情的滋味,我也要体会。北岸心中如是想着。

北岸的爱情当然不可能这么快的来临,接下来的一两天里,二人之间没有擦出任何的火花。倒是由于张跑的旷工,白雪的主业变成了跑堂,而兼职工作由北岸亲自接手。

看着在大堂中来去自如,每到一桌都能让客人多点酒水的白雪,再想到自己堂堂一个掌柜,却要来兼职收银的现状。

“果然当时白雪来应聘的时候,我不是单单因为想接近白雪而找的借口,酒店果然是差人的。还有,张跑伙计,你可能要面临失业的可能了。”北岸在柜台后,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轻声说着,顺带着将张跑下个月的工资预算从总预算中减了出来,干完一切后,北岸又用痴痴的眼神望着白雪。

“明日一定要让白雪穿一条宽松的裤子。”

第二日,白雪穿上了一条宽松的裤子,她自己换的,谁家女孩子还没有几身换洗的衣服。北岸对白雪的自我认识感动得昏天暗地。

春风的温度渐渐变得比较高调,距离白雪第二次上岗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

这天门口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张跑同志。

北岸实在是想不明白,张跑家里畜生生个崽,每次张跑回家的时间都要长达一周的时间,算去来回的路程浪费,难道他家的畜生每次都难产,要生整整四天的时间。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北岸已经准备让张跑失业了。

实际上,北岸是误会了张跑,他家畜生每次生产都顺溜的很,只不过家里的畜生是一公四母,四头母驴的接种日期是一天一个,因此才需要整整四天的时间。

但不管怎么样,张跑已经变成了北岸心中的不速之客。

这次母驴都是一生双胎,创了历史的奇迹,张跑的心中别提多高兴了,他开心的跨过酒店大门,带着愉悦的心情走向了自己热爱的跑堂岗位。

北岸同样报着一种心情走向了这位不速之客,一种想要开除员工,但还找不到理由的心情。

在这样的气氛下,张跑感觉有凶兆。

笔上陌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