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的武林

搞笑的武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6章 血菩提惊现

岩浆冒出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的功夫,洞穴就被岩浆分割成了两半。

先前的那些搏命之徒,由于聚集在洞穴的深处,此时已完全被岩浆围在了里面。

只有极个别的轻功高手,能够从炙热的岩浆上跃过。

剩下的其他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岩浆向他们流来。

他们身旁的黑色焦骨就是最后的归属。

至于白带他们一群人,好在最开始就停留在了通往外面的洞口边,因此倒不担心被岩浆拦住退路。

“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没想到传闻中的神兽是这岩浆。再晚,我怕生变。”

白带看似好像在征求张月的意见,但实际上已经指挥手下将北文呈夫妇扶了起来。

他跟张月又不熟,只是客套一下而已。

再说了,就目前的情况,张月能不答应吗!

张月对白带的建议,当然没有意见。

她在扶起白雪后,随着白带等人一同钻入了来时的通道中。

这次走的是白带他们走过的通道。

同样的,在道路的每个岔路口都有明显的标识。

众人一路上都没有人出声,离开‘菩提窟’的速度比进去时快了不知多少倍。

当众人来到最初的五条岔路口前时,大家才停了下来。

“这里已经感受不到炙热的空气了。”

白带从小弟的手中接过水袋,递给了张月。

“嗯……谢谢…白大哥,你有没有听到惨叫?就是…还留在洞穴里面的那些人……”

张月支支吾吾的说着,她的耳边仿佛有“滋滋”的烤肉声,隐约还伴有惨叫。

“……唉,我们先出去吧。”

白带没有多说话,只是转身朝大佛的耳洞处走去。

‘唉…北岸兄弟这次怕是屎定了…’

白带想着,看了看北文呈夫妇和白雪,顿时觉得武林真是一个很残酷的地方。

……

此刻,光屁股的北岸又在干着什么呢?

在这个没有出路,也没有人聊天的洞穴里,北岸呆坐在地上。

他正在用心的练习着‘缩骨功’,一伸一缩着。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不停练习,加上洞穴越见炙热的温度。

北岸仿佛觉得骨头的密度都上升了不少。

“嗯?就算自我感觉骨密度有了长进,但我要怎么验证呢?”

北岸对自己提出了疑问。

他脑海中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身穿金丝绒甲上下身的他,站在一片空地上。

一位强壮的武士,手握一把长刀,看上去孔武有力。

“来吧!武士,用你的大刀向我砍来,不用担心我,我感觉我的骨密度已经到了可以抵挡你大刀的程度。”

画面中的北岸对画面中的武士喊道。

接着,武士提刀向画面中北岸的背部砍了过去。

大刀没有突破金丝绒甲的防御,但庞大的力度却击断了画面中北岸的背部骨骼。

画面中的北岸卒!

现实的北岸赶紧摇摇头。

“看来以后就算自我感觉骨密度上升,也不能随便找人验证,太可怕了。而且总有一种自己找屎的感觉。”

北岸就这样下定了决心。

“咦?那是什么?”

正在这时,泉水上方的洞口处流出几股火红色的液体,引起了北岸的注意。

液体聚集成滴,挂在洞口的边缘处。

但下一秒,红色液体水滴的重量就超出了能够提供的张力。

在北岸的注视下,这些红色液体滴就这样滴落在了下方的红色泉水上。

接触后,发出“滋滋”声和大量的雾气,洞穴的温度也随之增高。

接下来,更多的液体水滴滴落下来,“滋滋”声不断,渐渐变得嘈杂。

升腾的水雾将泉水附近全部笼罩。

此时,如果还有活人在北岸头顶上的洞穴的话,会发现洞穴已经完全被岩浆覆盖。

这也是‘菩提窟’十年来出浆量最大的一次,所以滚烫的岩浆才能堪堪渗过一些地势较高的裂缝,沿着那条通道,流到下面来。

“这些红色的液体到底是什么?怎么会有如此高的温度?跟叶十六大哥融化后的铁水很像。”

北岸读书少,还不清楚这世界上有岩浆的存在。

“哎呀,衣服好不容易干透,可不能再沾上水雾。”

北岸见浓密的水雾快要蔓延到放衣服的石头处。

急忙上前拿走干透的衣物。

然后找了一个离泉水较远的地方穿好。

“嗯?”

北岸发现本来向他所在的位置移动过来的浓雾有了变化。

只见飘浮的水雾开始不停的开始波动,然后以飞快的方式退回到泉水所在的位置。

北岸这才发现,泉水上方的洞口处已经没有再向下滴落红色的液体。

“滋滋”的声音原来也早就没有了。

下一秒,本来趋于平静的泉水,开始沸腾起来。

红色的泉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透明起来。

接着,上百颗火红色、鸽子蛋大小的椭圆形球体从泉水底部浮了上来。

有些球体还在吸收着泉水中的红色物质。

泉水上方漂浮着的水雾,此时仿佛找到了家的温暖一般,朝着那些红色球体就扑了过去。

“还真是来者不拒啊!”

在北岸的视野中,红色球体对于送上门来的水雾一顿狂吸,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所有浓雾都消失不见。

经过这一番变化之后,此时漂浮在泉水上的物品北岸觉得很眼熟。

‘啊咧?这不是早上那位大妈卖的血菩提吗?’

北岸想到着,突然眼神瞪大。

“我xxxx!这是真的血菩提。难道弥勒大佛看我这么苦,所以来安慰我了?”

北岸仿佛看见了弥勒大佛对他的微笑。

大佛还对他说着:“去吧!孩子,这些血菩提都是你的了。”

于是北岸在这种幻听幻视中,慢慢走向了泉水。

‘这么多的血菩提,大发了!’

北岸压抑着心中的狂喜。

“不过…好闷好热的感觉。”

越靠近泉水的位置,北岸越觉得闷热。

“这个感觉好像一年前陪父亲去北方旅游时,蒸的那个…嗯…叫什么桑拿的东西。”

北岸头上的汗水直流,刚穿上的衣物也重新湿透。

终于……

北岸来到了泉水边。

“这是命运对我开的玩笑吗?”

眼尖的北岸看见此刻清澈的泉水在冒着一串串细小的气泡。

他拿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泉水。

没错!这是开水的温度!

能烫死猪皮的那种!

笔上陌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