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的武林

搞笑的武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拍卖行(一)

当莫大侠和北岸等人以五折的价格进到自己的小包厢的时候,第一件拍品已经结束。

好在北岸他们本就是报着好玩的态度,自然也就没有在意。

小包厢不大,但他们九人却不显得拥挤,而且在二楼的视线的确要比一楼的好太多。

这个五折优惠,值得拥有。

这次拍卖会专为武林人士涉及,当然所拍物品皆与武学或者江湖传言相关。

第二件物品上来之后,底下一楼的观众便发出巨大的惊呼声。

那是一把很宽的唐刀,长度与普通唐刀一致,但宽度却如同发福一样,宽了有三倍有余。

打造此刀的人也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

“此刀名为‘斩月’,今日刚送到拍卖行,锻造之人不详,但此刀已在世五十余年载,刀体却还是亮白如雪,自然也是斩铁如泥,……”

主持人介绍到一半,本准备拔刀斩铁,演示一下拍品的厉害,但提了几次刀把,都没能很顺利的提动,这刀实在太重。

提不动刀,当然也就斩不了铁,斩不了铁,自然就体现不到此刀的厉害,体现不到厉害,那拍品的成交价只怕就高不到哪里去。

“二楼的各位,可有用刀高手,帮忙一二!”

主持人不愧是头脑灵便,在现场安保稳当的前提下,让参拍人员来亲自感受一下拍品,也能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

“啊?‘斩月’?”

当看见巨刀,并听到主持人的介绍之后,白雪就一直双眼发光的看着一楼中央舞台上的拍品。

“白雪认得?”

莫大侠问道。

“嗯,莫大哥。这把刀外形很是奇特,就算是用刀的武者也多半不会去关注它,但我天生对巨刀一类的比较有天赋,因此也就对它有所了解,的确是一把好刀!”

白雪视线没有从‘斩月’上移开,只是张嘴回答。

当主持人提出让二楼的人去演示‘斩月’的时候,白雪第一个举起手来,在拍卖行所有人的火热目光中,主动走了出去。

“哇,是个长腿妹子!”

“嗯,是个长腿的二流高手妹子!”

“不过这小胳膊小腿的,能使刀吗?这种身材,不应该使剑吗?”

……

北岸恨不得生出千只手来,遮住那些人的眼光。白雪的长腿只有我能看啊!

白雪从二楼来到一楼的舞台上,跟主持人点头示意后,就来到了‘斩月’的旁边。

主持人见状,默默的退到一旁,眼前的长腿姑娘修为有二流高手,自然比他这个粗壮汉子要厉害的多,在内劲的帮助下,长腿姑娘提起‘斩月’应该没有问题。

摸着‘斩月’的刀身,冰凉的触感透过手指传递到白雪的神经,这就是天身为她准备的武器。

只见她单手提起刀把,体内内劲涌动,‘斩月’便被提了起来。

心中刀意浮现,提刀的白雪在这一刻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神。

“好厉害的姑娘,一身刀意竟让老夫都觉得刺眼。”

二楼角落的一位白衣老人说道,这把‘斩月’的拍卖就是他所托。

“哇,这个长腿女侠好厉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觉得好厉害!”

一位武林小白高声叫道。

“是啊,是啊,觉得好高大的感觉!”

他的同伴也在旁边附和着。

在北岸的眼中,白雪的身影没有任何的改变,这就是等级的压制,谁叫北岸现在内劲修为比白雪的要高的多。

但白雪的姿态却是北岸所羡慕的,一看那便是绝学刀法,不是北岸的长臂拳所能够比的。

‘破天刀法,一刀破天’。

这便是白雪刀法的最终奥义。

握刀的白雪,气势直逼一流高手,就连‘斩月’的刀身都在抖动,渐渐的,动静越来越大。

‘哗啦’的声响传遍了整个拍卖行,所有人都知道可能‘斩月’出了问题。

但白雪的刀意已经到了不得不发的地步,见她双手握住刀柄,用力向舞台一侧的生铁斩去。

‘哗嚓’几声,‘斩月’刀身的上半段应声断开,白雪看到这一幕慌的很。

白雪的修为还不足以完美控制‘破天刀法’的收放,因此在她的尖叫声中,断开的‘斩月’依然向生铁斩去。

“貌似刀断了呢。”

“嗯,这姑娘需不需要赔钱呢?”

“不知道呢,你看旁边主持人的表情,多半他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吧。”

“是啊,毕竟是他把那姑娘叫上去的。”

……

底下的议论此起彼伏,台上的主持人听见后,便秘的表情更加明显。

“好像斩不到生铁了呢。”

莫大侠在二楼将一切看的真切,从刀身半截断开的‘斩月’貌似变得有点太短。

白雪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她的‘破天刀法’使的更甚,倒是颇有破天的气势,但还是弥补不了身高,不是,刀长的硬伤。

就在此时,‘斩月’的刀身一颤,仿佛在一霎那间与白雪的‘破天刀法’产生了共鸣,一股微弱的刀气从‘斩月’断开的缺口喷出,一下子斩在了生铁上。

想像中的削铁如泥没有出现,整个生铁在被刀气碰到的一瞬间就炸裂开来,碎成了无数的小块。

“我xxx,刀气,绝世高手境界的特征,这个二流长腿妹子怎么办到的?”

“我xxxxx”

“我xxxxxxxxxxx”

…无数的习武看客都爆了粗口,眼前的事情太让人震惊。

“我天!”

白雪同样震惊不已,她清楚的知道刚才的刀气绝对不是自己催发出来的,更好像是‘斩月’自带的技能。

不过震惊之余,白雪也发现了体内内劲消散一空的情况,至少还要两个时辰才能恢复如初。

‘铛’的一声,‘斩月’断开一半的刀身被白雪放到了地上,当做支撑所用。白雪现在有点虚。

“哇,这位年轻的姑娘竟然能使出刀气,看这碎裂的生铁,各位难道还体会不到拍品的厉害吗?”

主持人此时蹦了出来,虽然事情变的很不可控。

“那个,主持人,‘斩月’断了呢。”

白雪怯生生的问道,眼光已经看上了二楼的小包厢,那里有北岸和莫大侠,特别是莫大侠在这个时候就显得特别重要,无他,钱多而已。

莫大侠看见白雪的目光,微笑着让白雪安心,咱们赔的起。

“断了,然后……姑娘觉得还好用不?”

瞎说大实话的白雪,让主持人回归了现实,对啊,现在拍品都坏了。

不过主持人还是没有放弃,他清楚的认识到,眼前搞断拍品的姑娘很中意拍品。

……

在拍卖行的后场,负责人正在紧急商量处理方式。拍品被毁,价值下降甚至可能没有,都直接影响到了送拍客人的利益。

……

白雪听到主持人的话,掂了掂‘斩月’,断了一半后的重量刚好合适,就算现在不用内劲,体力充沛状态下的白雪也应该能耍的贼溜。

“挺好!……谁!”

白雪话说了一半,身旁突然出现一位白衣老人。

“小姑娘不要紧张,我是‘斩月’在被拍出去之前的主人。”

白衣老人面带笑容。

你这个糟老头坏的很,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不紧张,主人家都找上门来了。

刚从二楼奔下来的北岸听见了白衣老人的话,心中不免吐槽道。

“身动云闪!”

白衣老人神神叨叨的念道。

“心行天破!”

白雪也被传染的神神叨叨。

“果然是‘破天刀法’!”

白衣老人准备上手抓住白雪的手,幸好北岸一直在旁监视着,一看不对,他马上上前挡在了二人的中间。

白雪听白衣老人喊出‘破天刀法’,全身不由得绷紧。

她还清楚的记得当初教给她刀法的虚影,曾说过,但凡‘破天刀法’被认出,那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那这把刀就送予姑娘了!没想到第一次来参加拍卖会就找到了‘斩月’的命中人,总算完成了我兄的遗愿,我也可以去追寻我的梦想了!”

白衣老人眼中出现的向往,如青春样耀眼。

“前辈,你年龄偏大,悠着点!”

实话少年北岸又一次出场,说的话直戳白衣老人的痛处。

“前辈,你要把‘斩月’送给我?”

白雪看着手上的断刀,是了,刀都断了,拍也拍不了了,名义上是送给我,到头来还是要我赔偿。错不了!

“是的,送给姑娘,分文不取。”

什么都不缺,就缺钱的白衣老人,这时高风亮节。

“真的不需要我赔?”

白雪故意还把‘斩月’断开的裂口展示给白衣老人看了看,这种跳出来送刀的情节,就如同有个才习武一年的人,跳出来说送你二十年功力一样不靠谱。

不对,好像北岸现在都可以这样跳出来。

“应该不用吧,反正当时我兄只是让我找到一个能让‘斩月’使出刀气的人,就直接赠送,反正送给你了就是你的了,断了也无所谓。我也不用收手续费的。”

白衣老人也不是非常确定,说完后他决定转身离开,完成愿望以后,生活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前辈,留步!”

主持人看白衣老人准备逃离现场,赶紧出来阻止。

“……?”

白衣老人一脸困惑的看着主持人。

“那个,前辈可能不太知道本拍卖行的规矩,你还要给点手续费给我们!”

笔上陌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