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的武林

搞笑的武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认了一个爱绿豆爽的爷爷

日子一天天过去,北岸的修炼没有落下,但由于没有专门的内劲功法,北岸的内劲程度一直没有增长。

但,北岸急也没有用,功法买卖之类的生意不太容易出现。

转眼,燥热的天气已经覆盖开来。

白雪已呆在酒店有个把月的时间,她逐渐感觉到,酒店的生活基本给予不了她更多的经验增长,即使她在半月前已经完成了篡位,成功取得了掌柜的权利。

现在店中的财务,她是一把手,就连平时的经营策略方面也是她操心。北岸乐得当一个傀儡掌柜。

但白雪毕竟是要追求天下第一的存在,酒店的一切已经成为了拖累。

她抬头看看了坐在一张角落客桌上悠闲喝茶的北岸,也许自己不舍得离开,大部分是因为他吧,但他需要等莫大侠的消息,算算时间,还得有几个月的时间。

二人的关系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却都没有点破。

“掌柜的,晚上要不要来只烤鸽子?”张跑这时手拿一只死去的白鸽,对北岸说道。

“嗯?哪里来的?”北岸知晓刚刚张跑去了后院,而且还隐约听见了些嘈杂的声响。

“就在后院的桂花树上啊,我看它停了好久,一时没有忍住,就怼了它。对了,这个哥鸽子有脚环。”张跑解释道。

“啥?有脚环?那快点还回去。这是信鸽。”北岸吓了一跳,信鸽这种东西可不能乱吃。

张跑看了看手中早就断气的白鸽,貌似还不回去了。

最终,北岸还是决定晚上加餐,就吃烤鸽子。至于信鸽的主人要是找过来的话,就补些银两吧。

近些日子,北岸也比较心情底下,他也感受到了白雪的纠结,知道白雪的离开是早晚的事情,所以每天一到早晚的时候,北岸心中就担心不已。

正是如此,北岸和白雪都没有想起来,看看马上就要被烤的信鸽身上有没有什么信件。

至于说张跑这个人,大字不识一个,他在看见脚环里有一张纸条后,由于一点都看不懂,于是将纸条顺手扔到了炉火中,火苗在一瞬间烧的更旺了一点。

没有错,这个信鸽就是莫大侠派来的,纸条也是莫大侠亲手写的。

在找寻变异血脉解决办法的一个月后,莫大侠终于寻得了妙计。

不过由于要完全消除变异血脉的影响,莫大侠还得闭关一个月的时间,他担心自己亲爱的北弟胡思乱想,于是便高价雇了一只信鸽将自己已无碍的情况专送过来。

谁料,落入了张跑的魔手。

晚上,北岸觉得烤鸽子格外的酥嫩。

也是在当天晚上,白雪暗自决定,再等一月的时间,不管师姐他们是否回来,她都准备出去一统江湖。

剩下的日子,北岸更显焦灼,他已经知道了白雪的打算。

眼看一个月的时间又马上要过去,北岸在内心焦灼的煎熬下,还是找了个相对比较好的日子,让张跑联系了个补漆匠,将门牌上‘杭州大酒店’中的‘大’字差的那一点补上,‘杭州太酒店’正式重新上线。

就在北岸满意的看着门牌的时候,身后传来嚣张的声音。

“小子,有没有好酒好肉,给我来点。”

谁这么嚣张,心情不爽了好久,就连喝绿豆爽都解决不了的心情,正好拿你出出气。

转过身的北岸看见了嚣张声音的本人。

花白的胡须,掩盖了不屑撇嘴的嘴唇,给人亲切的感觉。

枯瘦的身材,掩盖了嚣张作势的拳头,给人亲切的感觉。

眼前的老人,全身都透露出让人无比亲切的感觉,就好像即使他现在给你两巴掌,你也会把他当亲爷爷供着的亲切感。

好一个嚣张的亲切老头,我喜欢。北岸眼神一亮。

“当然有,爷爷里面请,好酒好肉伺候着。”北岸躬身请老人进店。

老人点头,嚣张的语气他自己没有办法控制。给人无限的亲切感,他更没有办法控制。

移步走进店里,正好与白雪和张跑碰面。

“爷爷你好!”白雪和张跑齐刷刷的喊道。

二人的声音吸引了不少用餐的顾客,待看见门口的老人后,先是惊叹老人的嚣张气息,而后就被一阵亲切感给包围。

“爷爷”的叫声不时响起。

好厉害的爷爷,北岸不觉暗暗称奇。

在得知老人是因为肚饿才进店以后,众多顾客都亲身起立,恭敬的想让老人一同入座用餐,仿佛那是什么天大的荣耀一般。

在谢绝了全部顾客的好意后,北岸最终是将老人带到了后厨,可见北岸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没有把老人当做外人看待了。不然,像闲人免进的后厨,外人是不那么容易进来的。

看着老人狼狈用餐的表现,北岸心中满意非常,到底是尽了孝道。

老人一口饮完北岸家的秘制绿豆爽,甚爽的通透感遍布全身,老人看北岸的眼神都变得更亲切起来。

被亲切技能主动发送而击中的北岸,心中恨不得马上当眼前这位老人的干孙子。

“这顿饭是近段时间来吃的最爽的一次,特别是你这小子的绿豆爽,点睛之笔啊。搞得老头子都想要收你当孙子了。”老头抹了抹嘴,指着北岸说道。

“唉,爷爷,爷爷,我就是你的孙子!”北岸答应的飞快。

“……”老人对于眼前的对白早已熟悉无比,谁叫他一爽就喜欢收孙子,而且被收孙子的人都还挺乐意,不过这次不一样,老人决定不去拒绝北岸想给他当孙子的想法。

既然决定要大隐于市,那就在这小店中留下来也不错,既然要留下来总要有个名头,嗯,就决定当这个小子的爷爷了。看样子,这小子还是个掌柜,果然年轻有为。而且绿豆爽真的甚爽。

这是老人的内心独白。

北岸紧张的看着老人,心道:爷爷,爷爷,您不要沉默啊,沉默是金,但一寸光阴也是一寸金,咱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您倒是给个表示啊。您这一边剔牙一边歪头沉默是个什么意思?

“好吧,孙子,我叫你一声孙子,你应吗?”老人终于开口。

“我应,我应!”北岸当然要把‘孙子’这个称号牢牢的抓在手中。

“嗯!”老人满意的点点头,收孙子的感觉也很爽,就比喝绿豆爽少了一丢丢的爽。

“既然认了你作了孙子,那孙子,你记住,你爷爷姓古,单名一个生。以后有人欺负你,就让爷爷给你出头!”古老人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嚣张。

这时,张跑拉起后厨的隔帘,先是对古老人恭敬的叫了声‘爷爷’后,才对着北岸说道。

“掌柜的,外面好像有人要找爷爷,但是不是来找麻烦的,咱也不清楚。”

“哦,可能是来找我还钱的吧。这次既然认了孙子,那便不拖了。孙子,帮爷爷还钱没有问题吧?”古老人在一旁先说道。

“一点问题没有,孙子帮爷爷还钱,天经地义,您就看好了。”北岸笑着对古老人拍着胸脯说道,然后转眼撇了一眼张跑,心想。

‘字不认识我也忍了,但你作为跑堂,这点察言观色的能力应该是要点满的。来找爷爷还钱的人,能有好脸子看吗?一眼都能看出来是找麻烦的好不好。’

北岸掀开隔帘走出后厨,身后跟着张跑和古老人,白雪在柜台收银。这样的阵容北岸自认没有敌手,如果有,那就用染色的六脉神剑射他一脸的血。

大堂中的一张桌子周围,整齐的做着八位壮汉,个个魁梧无比,桌上还放着他们各自的武器,有大锤,有剪刀,有帆布。一看这八人的气势都不是普通人。

“糟了,是武林人士。干的过不?”北岸担心的问着身旁的白雪,刚刚张跑已经将这八人是来找古老人还钱的消息转递给了白雪。

“干不过,这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组合,锤子帕子剪子组合,个个都是一流高手,当八人练手时,怼一到两个绝世高手都没有问题。”白雪一边回答道,一边握了握拳,今天的点子硬,必输无疑。不过为了爷爷,输也得上。

北岸听后怂了,对方的阵容不是我方可以抵挡的,染色的六脉神剑也不灵。

但是,能用钱解决的事情,我为毛要考虑用武力。

北岸终于想起对方八人只是来要钱的事实。

想到这,北岸心中大定,这几个月酒店生意不错,余钱还有许多。

于是北岸作为掌柜,迈着虚软的步伐走向锤子帕子剪子组合,这个组合气场太强,北岸的脚有点抖。

“恩?”看样子是组合八人中为首的一个壮汉,看北岸越走越近,不禁哼了一声,以示警告和疑问。

这气场强的过分,不亏是一流高手。北岸在心中给自己打气后,开口道。

“咳咳,我是本店的掌柜,请问各位是来找我爷爷还钱的吗?”

北岸的身影正好移开,露出身后不用处的古老人。

但见锤子帕子剪子组合八人的表情突变,明显是悲从心来,颗颗泪滴从八人的眼中滚了下来。

八人对古老人齐道。

“爷爷,您这个骗子,不是说不收孙子的吗?”

笔上陌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