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的武林

搞笑的武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轻功的重点在于“轻”

“白大哥,不要介意。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血色绕指柔,要不我再使一次,给你看看。”北岸连忙在一旁赔笑。

“那自然再好不过了。”白带觉得眼前的小兄弟很上道啊。

“噗”,一个深坑又出现在了白带的脚前,吓了白带一跳。

“……”北岸真的不是故意的,习惯了。但现在解释好像也不太好解释清楚。

“哈哈哈。”还好白带帮主豁达,整出一阵憨笑,就化解了这个不好化解的尴尬。“果然是血色绕指柔!”白带很确认。

果然个鬼啊,我都没有学过什么血色绕指柔,白雪身为正派人士,看走眼也就算了,你作为堂堂一个卡在正派和魔门中,至少跟魔门还沾亲带故的帮主,怎么也这么眼瞎。这明明就是染色的六脉神剑好不好。

一旁的白雪甩过一个眼神,眼神的含义很明显。“我就说是的吧,你还不承认。”

北岸觉得创立正宗血色绕指柔的前辈要哭,因为他很轻易的就学会了这位前辈辛苦创出的功法。

咦?不对,我既然没有学过血色绕指柔,但我却使出了相似的功法,谁说的一定就是相同的功法,是不是也可以说现在我使得这门功法就是属于我的原创。

是了,就是这样。我决定了,这门我原创的功法就叫染色的六脉神剑。

“不,这是染色的六脉神剑。”北岸自认为找到了答案的出路。

一旁的白雪又使出翻白眼的绝技,掌柜的真的没救了。

另一旁的白带又凌乱了。

但一帮之主就是一帮之主,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的改变。

白带没有管北岸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紧接着开口道:“真的很庆幸,今日来杭州游玩,还能见到此等绝世武学,血色绕指柔,不虚此行啊。”

北岸对白雪甩过一个眼神,眼神的含义很明显。“我就说是旅游的吧,你还说不是。”

白雪决定回家翻翻黄历,今日是否不宜出门。

“不,这是染色的六脉神剑。”北岸依然不死心。请尊重我的原创,白带帮主。

“……”白带没有理他,自顾自的说道:“刚见小兄弟步伐有力,但却没有任何功法痕迹,难道没有习得任何的轻功功法?”

直击要害啊,北岸疯狂的点头。

“巧了。”白带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取出一本秘籍。

“今日小兄弟让我亲眼见识了血色绕指柔,我这里有本轻功秘籍相售。小兄弟要不要?”白带说着举了举手中的秘籍。

“要,当然要。”这个时候北岸知道孰轻孰重,白带帮主说错功法名字的事情以后再说,轻功秘籍最重要。北岸的手指已经要碰到秘籍的边角。

这时,白带帮主将秘籍收了回去。

“……”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相授的吗?怎么出尔反尔。

“小兄弟,不要猴急。鄙人说的是相售,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那种。”白带知道北岸理解错了他的意思。

北岸对白雪甩过一个眼神,眼神的含义很明显。“你还说轻功秘籍没有卖的?”

今日不宜出门,白雪已经非常确定,黄历都不用翻了。

“多少银两?”听说能够卖,其实已经超出了北岸的想象,但对于这种武功秘籍,定价一般都非常高吧?毕竟属于垄断产品。

“一百五十两银子!如果小兄弟愿意再使几次血色绕指柔的话,价格可以打折哦。”白带对自己的推销手段感到折服。

“噗、噗、噗、噗、噗”一连五发,北岸都不带停顿的。今日血量充足,管够。

最终双方完成了交易,一百两成交,北岸终于有了自己第一本轻功秘籍,值一百个东坡肘子。

白带看着捧着秘籍如获至宝的北岸,对着白雪微微点头示意后,便回到自己的队伍里。

只见他高举装满一百两碎银的荷包,对着帮众说道:“今天东坡肘子管够,我们可以吃一百个!”

白带帮帮众无不欢欣雀跃,显摆完了还可以有肘子吃,这次出镜赚的漂亮。

一切落下帷幕,白带带着白带帮帮众等人离开西湖,白雪带着痴傻的北岸也离开了西湖。

回酒店路上的北岸,一直将心神关注在白带帮主给的轻功秘籍简介上。

这门轻功是白带帮帮主白带偶然所得。看简介的介绍,这门轻功大成后,就算想立于流水之上而不下沉都能做到,当是厉害的很。至于北岸曾经无比羡慕的立在树梢之上,更是轻松无比。

北岸看得心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就能练成这门奇功。

回到酒店后,北岸抛下白雪,把自己关到书房用,开始闭关修炼。

这门功法叫做《踏水神功》。

幸亏功法本身多是内劲运用变换之法,而没有过多的文字内容,不然北岸的闭关时间怕是要拉长很多。

闭关第一日,北岸觉得找到点感觉。

闭关第二日,北岸觉得跳的高了点。

闭关第三日,北岸觉得身轻如燕。

闭关第四日,北岸觉得自己可以站树梢了。

其实这门《踏水神功》本不会如此好练,但谁叫北岸习武天赋技能点足够,加上一身莫大侠灌注的接近绝世高手的内劲浓度。在软件、硬件双全的情况下,北岸所学功法的时间都被极大的缩短。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踏水神功》的大成是踏水不沉,像北岸追求的踏树枝不折这种等级,还只是入门阶段而已。

北岸迫不及待的将白雪叫到后院,本来他是想在全体伙计面前显摆显摆,但内心的理智最终控制了他的这个想法。

我只是修炼了白带大哥给我的秘籍,而不是要学他们爱显摆的毛病。

在白雪的注目礼中,北岸在原地蹦了蹦,果然跳的高了许多。

白雪心想,就几日的时间就能将弹跳高度提升到这样的地步,掌柜的果然了不起,越来越吸引人了。白雪第二次脸红。

这时,北岸撅着屁股爬上了后院中的一颗桂花树,在攀爬的过程中,北岸觉得比以往任何的时候都要来的更加轻松。

最终,北岸站在了一根稍细的树枝上,要是普通的成年人站上去,免不了落个枝折人跌的后果,但北岸就是神奇的安稳站在了上面。

西风吹过,带起北岸的衣角,绸缎造的青色睡衣在这一刻有了些许飘柔的意境,立在树枝上,随风上下浮动的北岸也显得有高手风范。

白雪第三次脸红了。

“怎么样?白雪。厉不厉害?”北岸向白雪问道。

白雪在树下点了点头。

“哈哈,我就知道。”

既然在白雪面前已经显摆结束,北岸决定回到树下。

于是便见他慢慢的趴在树枝上,撅着屁股一点点的向桂花树的主干挪去。

白雪:“???”

这是在干嘛?刚刚你站的树枝也就离地面不过两三米的距离好不好,你跳下来不就好了。再说,你不跳也行,但你可以使用轻功都会配套的横移腾挪功法,在树枝和主干之间来回向下移动,那也很帅的。你现在撅着屁股往下爬是什么意思?

果然,掌柜的还是掌柜的,不存在什么高手风范。

见北岸落地后,白雪问道:“掌柜的,你为什么不使轻功中的横移腾挪之法?轻功可不是只有轻这一个选项。”说完,还演示了一下她所学轻功中的腾挪功法。

“哈?可是我的这门《踏水神功》就只有轻这一个选项啊。”北岸呆立在风中,虽然他的文字内容理解速度很慢,但记忆绝对靠谱,没错的,《踏水神功》就只教了他如何站树枝,如何站雪地,如何站流水,真的没有什么横移腾挪之法啊。

北岸多日心中的不安在这一刻得到了解释。

“白带老兄,你给我出来,我要三包,我要退货。”北岸对着寂凉的西风抱怨着。

功法果然不能买卖,会有伤害的。

白带不可能出现,他们也不是天天显摆,北岸自然也很难找到他们的身影,所以,退货这个说法也就不能实现。

最后在白雪的安慰下,北岸还是接受了事实。至少身轻如燕是达到了,能够站树梢也达到了,以后说不准还能站雪、站水等等。

而且《踏水神功》自带的内劲运行变化,再加上配合北岸体内强大的内劲,现在的北岸在平地上跑起来也是快的一批,只不过就是姿态没有使用其他横移腾挪之法来的潇洒,北岸暂时忍了。

大不了以后有机会,再去买一本专门练腾挪之法的轻功。

要是白雪知道北岸此刻的想法,一定会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而且还是你这种只伤害你自己的。”

北岸的‘轻’功修行暂告段落,剩下的踏雪、踏水的境界多是要感悟人生和万物,反正《踏水神功》里的介绍是这么说的。

因此,北岸又回到了掌柜的本职工作。

但几日后,北岸觉得这个本职工作干的实在憋屈,因为没有什么事情他能够插手的。

做菜有后厨,端菜有伙计,跑堂有张跑,收银兼带吸引客流有白雪,客房的打扫有阿姨。

在强行阻止了阿姨想打扫后院的想法后,北岸才能在后院的书房和以前父母的房间略有作为,偶尔打扫一下。

至于自己的房间,现在租借给了白雪,不太方便进去。

笔上陌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