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你上

第12章 救命的珠子

陷落此地多日,胡老板的恐惧早被他压在了内心的最深处,除了琢磨如何从骷髅堆里逃出生天,便是琢磨早就想清楚了其中关键。田五六之前与他说的话,大半是假的。

只是胡老板一直还蒙在云里雾里,根本想不明白,田五六为啥要坑他!不是说三十七路掌灯,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铁关系嘛!

“咔嚓咔嚓……”

陈海生一跑远,周围残破的骸骨竟朝着胡老板围拢过来,将他牢牢拖住,他没能提步走上多远,便被绊倒地上,被残破的臂骨、腿骨编织而成的囚笼重重锁住。

“放开我!放开我!”

胡老板绝望地惨叫着,只是他两手依旧死死抱住铜盨,不敢松开。这玩意一松手,他身上就会出现腐烂,他已经尝试过了几次,现在腰间,后背都出现腐烂的迹象。

能成为一路掌灯,胡老板自身的本事还是硬朗的,经过研究铜盨上的铭文,他得知自己身上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中了一种巫咒。

只要触碰到殉葬女奴手中的青铜礼器,巫咒便会落到接触者的身上,接触到巫咒的人,会活生生地腐烂下去,最终化为一具骨架,意识才会消亡。

巫咒有两个很古怪的特点,如果手里一直拿着加持了巫咒的器物,腐烂就不会出现,而且如果有人将巫咒源头拿走,那巫咒便落在此人身上,原来的受害者便可得以转移。

除此之外,无可解药。

这就是胡老板哄骗陈海生从他手中拿走铜盨的原因。

陈海生回头看了胡老板一眼,见胡老板被一堆骨架困住,很快就被包成了一个球状,朝他这边缓缓滚过来,心中不寒而栗。

“陈师兄,你还活着……实在是太好了!”

歪虎见到陈海生,眼中闪现一抹古怪的色彩。

听得出来,歪虎的声音有些发颤。

这时候,陈海生不疑有他,看到身后追来的黑潮,陈海生心中比他们更怕!

“跟上来!”

田五六此时已经跑到了陡崖旁边,飞身一跳!

“啊……”

看到这一幕,陈海生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陡崖下方,可是一道深渊!不说这距离坠落下去会不会死人,下面可是熔岩!这么跳下去,必然尸骨无存!

“哐当!”

就在这时候,陈海生两眼睁得大大的,一脸的不可思议。

田五六竟然没有掉落深渊,而悬在了半空中,两手死死抓住了一物!

“果然有活路!”

歪虎众人大喜。陈海生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在深渊与对面的巨峰之间,竟然有着一条条手臂粗的大铜索,只是铜索被熔岩灰霾遮掩,变得灰不溜秋,在暗红色的光芒遮掩下,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清楚。

田五六飞身一跃,便抓住了其中一条铜索,吭哧吭哧地往对面攀爬!

“都快过来!”

“滋滋……啊……烫!痛……啊啊……”

这时候,动作敏捷的侯三,飞身一跃,抓住一条铜索之后,忽然两手一松,掉下深渊,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锁链很烫!”

这时候,田五六才气急败坏地叫了一声。他手上可是戴着一副厚厚的隔热手套,抓住烧得半红的铜索根本没有什么障碍。

“田五六你大爷的!”

歪虎一脸悲愤。侯三与他家里可是大有渊源,这一次出动,侯三本不想参与,经不住歪虎的一番游说,最终同意,不但帮忙炼了入这禁地的丹药,还亲自过来。

没想到竟以这样的方式折在了这里。

若田五六一开始出声提醒,又何至于此?

“我草!”

当田五六喊出这么一声的时候,陈海生已经看到了一根铜索,他动作虽然不如眼前这群人这般矫健,但脚步快速一挪,到了悬崖边边上,两手一用力,便抓紧了铜索。

“滋滋……”

陈海生马上便感觉一团剧痛从手掌传来。

“熟了……”

陈海生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握住铜索的两手便要松开。

这种念头才一出现,便被陈海生彻底地在脑海里扼杀掉。他可是亲眼看到了侯三掉落深渊下的岩浆中,就“咚”的一下,便没了声息。

他掉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对于炽烫的痛楚,陈海生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身体最近几次的自燃感觉一出现,他所感受到的痛苦,远比眼下铜索给他带来的更甚。

“呃……”

陈海生一脸痛苦,不顾皮肉稀烂,咬牙朝着对岸爬了过去。

他挑选的位置很不错,巨峰与悬崖的距离不算远,也就三百多米,他的体能足以支撑下去。他只是担心,他的意志坚持不住铜索给他带来的痛苦。半路一旦有所松懈,那他才真的是彻底的凉凉了。

“熟透了……”

闻到自己的肉香和焦臭的味道,陈海生两行眼泪流下来的同时,还吞了一口口水。

他饿了。

陈海生听着身后,歪虎骂骂咧咧的套上了手套,攀着悬崖边上的铜索,闷声攀爬起来。

徐小福一边大哭,一边跌跌撞撞地爬到了铜索上。他亲叔徐有福,被黑色的虫潮所吞没,看样子已经没了,心中甚是悲苦。

姚胖子倒是没有其他反应,喘着粗气,动作十分利索,在另外一边的铜索上,很快就追上了田五六。

姚胖子还是留了心眼,并没有超越田五六。

这一路,他被田五六坑了好几回,谁知道前面还有没有危险?还是让田五六这老匹夫先趟雷,有事没事,小心一点,总没大事。

“怎么回事……”

陈海生很快就发现,自己两手之间的痛感似乎正在减弱。一开始,他还以为手部的神经已经彻底坏死,已经毫无感觉。只是很快他发现,两手并不是没有感觉,而且还有丝丝的清凉在渗出。

要知道,他身体正下方的数百米,便是一处岩浆沸腾的大渊,炙热的浪潮早已将他头发烤得发卷发焦,身上的衣服也正在变形,热烘烘的,不知何时便会引燃,更不用说把他两手烫得半熟的铜索了。

这种感觉……怕是幻觉?陈海生心里一惊。他赶紧瞥了一眼手腕上的珠串,终于发现,一颗珠子渗出了淡淡的青色光芒,光华流动,他身上的凉意不断明显。

“原来的手串的功劳!”

陈海生心神一松。而他更是发现,他两手已经烧焦的地方,似乎已经复原,大量的烂肉死皮在攀爬过程中脱落,却是不见半点疼痛。

“这么神奇?”

陈海生激动得全身都在发抖,险些就松手掉了下去。

阿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