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你们惹不起

我你们惹不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7章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父亲

陈丰皱着眉,盯着他,很严肃的样子。

“天行啊,你是一个年轻人,还需要磨练,不要把目光拘泥于死物之上。虽然这乾坤袋里的东西确实都不错,但是你不能因为外物而迷失自己。”

“除了这纯阳露对你有些用处,我可以给你,其他的……就算了吧。”

“而且,除了纯阳露,其他东西都是慕家给为父的赔偿,我觉得……”

陈天行:“……”

“父亲,我的意思是,这乾坤袋能不能给我。”

“别的,我不要。”

陈丰:“……”

“当然可以。”

“作为一个合格的父亲,其实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哪怕你不提,我也会主动给你。”

陈丰非常自然地从怀里掏出一个乾坤袋,递给陈天行:“不仅如此,这里面还有为父给你准备的一个一品灵宝葫芦,里面装的是咱们城主府独有的灵泉水。”

“修炼者长期服用,可以淬炼体格,滋养灵窍,普通人,则可以增长气力,益寿延年。”

“你拿去吧。”

陈天行有些感动。

“父亲,真的么?”

“我没听错吧?”

陈丰点点头,直直地盯着他。

眼里面,满是专属于父亲的慈爱:“你没听错,这当然是真的。”

“你要知道,为父是爱你的,又怎么可能去欺骗你,欺骗这种事情,只有渣父才做得出来。”

“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为父提,只要为父能办到,全部都满足你。”

陈天行更感动了。

“父亲……”

“你真好。”

“报~!”

一个魁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门口,并且直接跨过门槛,来到陈丰面前,单膝跪下。

“城主大人,我,一等府兵云上鸿,在上次的妖兽剿灭战中立下一等功,特来领取奖励一品灵宝灵泉葫芦。”

“请城主大人赐宝。”

陈丰:“……”

这么巧?

陈天行:“……”

说好的不骗人的呢?

场面,一度尴尬。

空气,渐渐凝固。

陈天行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渐渐凝固了。

陈丰的脸,也渐渐黑了下去。

云上鸿:“???”

云上鸿跪在地上,仿佛感受到了空气中来回流动的尴尬的气息。

他挠了挠头,不明觉厉,微微瞥了一眼,看到他们大眼瞪小眼,还以为他们没听清,又再次大声重复了一遍。

“城主大人,我,一等府兵云上鸿,在上次的妖兽剿灭战中立下一等功,特来领取奖励一品灵宝灵泉葫芦。”

陈丰:“……”

陈丰上去就是一脚。

“滚!”

“什么葫芦?”

“老子没有!”

“你他娘的别来这里讹老子。”

“老子当这个城主,平常吃口咸菜都觉得奢侈,你小子张口就是一个一品灵宝?你咋不去抢劫呢?”

“我攒下这么多家当,容易吗?”

“滚!”

“赶紧给我滚!”

云上鸿:“……”

云上鸿很懵比。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事情,不是早就说好的么?

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城主大人,当初那些兄弟们可全都听见了,你可不能言而无信,反悔啊。”

陈丰觉得这小子没点眼力劲。

他不得不再次上去踢个一脚:“老子还会言而无信,欠你小子的东西?”

“你先回去。”

“我给你准备!”

“我告诉你,你别整天到处瞎嚷嚷。”

“不就是得了个一等功吗,咋的,这就认不清自己了?就连进房间都不知道等我点头同意,自己就冲进来?”

“滚,赶紧滚,老子看见你就来气!”

云上鸿:“……”

云上鸿被轰走了——兴冲冲地来,一脸懵比的走。

直到离开,他都没有想明白,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房间里,又只剩下陈丰和陈天行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

十分钟后。

陈天行怀揣着盛满父爱的乾坤袋,腰间别着一个盛满父爱的灵泉葫芦,带着手下最衷心的小弟耿泽,出了城主府,来到了人头攒动,热闹喧哗的十字街头。

走在路上,他就能听到周围到处都是谈论他的声音。

“听说了吗,咱们的少城主是大圣转世。”

“嘁,这算什么,我可是听说了,咱们的少城主陈大圣不仅是圣人转世,更是继承了圣人的神通,随便抖抖身子,就能和天地平齐。”

“所以啊,现在叫陈大圣已经落伍了,咱们现在都称呼陈大圣为齐天大圣。”

噗~!

一口清新的灵泉,被陈天行喷出来,就像一条调皮的白鲸。

他擦了擦嘴,满脸怪异。

齐天……大圣?

这特么都是谁胡说八道乱传?

他盯着那个说出齐天大圣四个字的人,三步并作两步,两步并做一步,来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位兄弟。”

嗯?

关伟勃回头,看着这位面生的小哥:“干嘛?”

“有事情?”

“我认识你吗?谁是你兄弟?”

“有事情就直说,别跟我套近乎。”

陈天行回头看了一眼耿泽,脑袋往关伟勃的方向点了点。

耿泽瞬间明悟,连忙掏出一块金子,递到关伟勃的面前。

关伟勃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苍霞城里的平民,平常做点体力活,勉强养家糊口,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金子?

他的心,动了,扑棱扑棱地跳。

如果不是这具身体挡住了他的心肝,估计这会儿它们都已经忍不住蹦出来跳舞表示庆祝。

他搓了搓手,脸上绽放出如花儿一般的笑容:“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天行眼睛一瞪:“别叫我兄弟,谁跟你是兄弟?”

关伟勃表情一滞,心,仿佛被狠狠地往外撕扯,有点痛。

他简直就是头蠢驴,竟然生生错过了一个和土豪称兄道弟的机会。

现在,他只能改口。

“这位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天行点点头:“我的意思很简单,我就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能都回答上来,这块金子,就是你的。”

关伟勃喜不自禁。

“爷,您问。”

“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陈天行:“你刚刚说的什么齐天大圣之类的消息,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关伟勃挠挠头。

不放孜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