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9交换

大致意思就是,她是脊需国前公主蝶阕,因为错爱一人,不惜在国破家亡、山河摇动时尽自己最大能力助他一臂之力,稳稳拿到了江山,结局却是惨遭抛弃,被另一女子取代所有、赚了个满钵、、、

“所以我想请壮士为我送一封信,一定要亲手交到负心人韦集手里,当年我被驱逐出宫卖为歌妓,一路颠簸流落至此,这些年忍辱负重活着,为的就是还能再亲自见他一面,哪怕仅仅只是他一句抱歉也好,我也就感觉自己这些年的种种遭遇可以释怀了、、、”

她泪痕未干,依旧在向我叙述关于她曾为那人付出的种种,而我虽尽力做到面不改色,但其实心中早已不是滋味,犹如五味瓶被打翻了一般,尘封了那么些年的往事,居然像才刚刚发生过一般在脑海中交替出现、历历在目。

所以说人的记忆还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你越是不想记住的、以为早都丢进了九霄云外的事情,它却在某个不经意间一个回转,真实清楚的告诉你,你其实一点都没有忘,这些年说你是自强自立也罢、自暴自弃也好,其实它们都一直就在那儿,不远不近,永远跟你保持着适度的距离,从来没有消失!

多么的何其相像啊!错爱一人,都是错爱一人。只不过她的范围较大,为此丢失了一个国,而我可能比较普通,所以丢失了一个门派、一个家而已。

世上的爱有千万不同,但一旦真正爱了,可能所有女子为爱人尽其所有、心甘情愿付出一切的心却是万般相似的吧,所以一旦遇到负心人,最后的结局也都大同小异,不过都是大伤一场,心力交瘁而已、、、

所以突然间就有点同病相怜,也多了一些更加不能随意搪塞支吾了她的理由。同时可能也因为本壮士自小到大就极为强烈的好奇心驱使吧,反正我是非常想见见那个人,那个传说中现在冀国的国王,那个靠着前公主蝶阕的爱成功获取了一切,而后却又毫不心软抛弃了她的韦集。

虽然我知道我迟早有一天还是会跟我的好师兄玉衍面对,来一场正儿八经你死我活的相聚。但此时,我却依旧无法抑制得了甚为渴望见到这韦集的心,大概是我想提前看一看,这些传说中忘恩负义的男人,到底都是不是同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他们的躯体里面到底是不是藏着狼心狗肺这些肮脏的东西?

只是、、、似乎什么地方不对啊?既然她明明认清了对方是如此一个人,又为何还要如此念念不忘?千辛万苦活着的目的,居然就是为了再能见他一面?哪怕听他说一句道歉也尽可释然?

好痴啊,这个女子,真是好傻!你这又是何必?难道还为了如此一个人渣直接毁灭了自己的一生不成?

于是我开口想要劝慰她些什么,只是才刚刚开了个头,就被对方平静而坚定的口气给杜绝了回来。

“我知道你想对我说些什么,壮士,你想说的我也都能理解,只是这是我至死的心愿。相信每个人存在于这世上的理由,都一定会因为这样那样的愿望才能给予希望,而我活着的希望就是这样,无法更改,所以你就是说多了,对我也不会起什么作用。”

我竟无言以对。于是终究还是合上了嘴巴,无语。

而她则接着说了下去:“希望壮士能答应我这个请求,并且我定然不会让壮士做赔本的买卖。我会以一个绝世的秘密作为交换条件,所以、、、”

看来公主终究是公主啊,虽此时沦为天涯歌女也罢,但说话做事却还依旧是颇有几分风度与大气所在,这可能就是为何她先前就算拿刀抵在我脖子上,却也照样可以用格外平静的语气对我娓娓道来的缘由。只不过我对于她所谓的什么绝世秘密并不感兴趣,所以并不想接她这个话茬,只是重新开口认真的看着她:“可他若是根本就不想见你呢?你觉得他看完信就一定会约见你?你可以考虑下,若是他拒绝,我倒可以替你、、、”

后面的三字还未来得及出口,就又被她干脆而果断的抢了过去,她说,只要将信亲手交到他手上便好,其余之事就真的不劳壮士我费心了。

那么好吧,反正我很清楚我到时一旦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那么接下来的答案就会一目了然,那便是,其实不管她说不说什么、愿不愿意,但凡那个负心人拒绝了她的唯一的请求,我便会毫不迟疑的杀了他。这样的人渣,留他何用?哪怕他此时是一国之主也罢、一介草民也好,只要他其实是个人渣,那么被我遇到了,他就得死。并不需要太多不是理由的理由。

于是我淡然点头:“好吧,我可以答应你做到。”

“多谢壮士了。”

没想到此女居然就地又对着我磕了三个响头行了个大礼,礼毕后却再次开口说起了前面我并不十分在意的那个话题:“我与壮士作为交换的秘密,其实就藏在、、、”

“嗯,明白的,我记住了。”

于是我轻描淡写的打住了话题,心下却颇为感叹,真是俗语曰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啊!人生无常,你说一个原本锦衣玉食、前簇后拥高高在上的公主,沦落为供人玩弄、卖笑为生的歌妓也就罢了,却还要为了自己所谓坚持的愿望甘心情愿向一个陌生人行如此大礼,也真是让人心中颇为的不是滋味啊、、、正要再说些“就此别过,后会有期”之类的体己告别语作为结束,谁料才刚一抬脚,就见女子已主动站起身来,就地转过身去轻微动作了几下,待再转身面对我时,却已赫然一副赤身裸体、身上先前所着的艳丽长服“倏忽”一声飘落在地上。

“你这是、、、”

本壮士目瞪口呆的盯着她温润性感的胴体,简直是不要太面红耳赤啊,虽说本壮士这些年阅历见识真不算浅薄,可可可,这一个女子赤身裸体站在你面前赤果果的向你表白,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啊!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