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8蝶阙

“凭什么?”

我脱口而出,不觉间有种自我降低了格调的感觉,于是又补上不屑的冷冷一笑。“既然要求,你还敢这样的态度?”

我冷冷看了她一眼,言语中意味深长。天知道就她这几下子,也敢随意在本剑客面前耍弄?

只是这女子却淡淡一笑,嘴角带了一丝苦涩,目光中的锐气却更多了几分:“因为,只怕是壮士必须得答应奴家所求了。”

“其实壮士心下只怕是清楚的很。”

谁料这歌女却也真还不是个就只能符合她歌女身份的人,微微一笑,就开始娓娓道来:“奴家虽算不得什么见多识广,但依旧却从壮士的装束、举止、气质等,推断得出壮士不是寻常人,所以才会特意将花丢到壮士手里。只是壮士心中明明有底,却又为何不敢承认?我这刀具所抵之处,并非无意间所为,而是、、、”

本剑客心底一惊,面色陡然变了几分。天知道我刚才的确是有那么短暂的几秒内思索过她所说的这个问题,只是瞬间却又立马否决了自己的怀疑,因为终究觉得她也不过一个歌女而已,怎么的也应该是我自己想多了些。

但现在看来,真正是有点轻敌小看人家了。因为那把匕首所抵我脖间位置,不偏不倚,正是“破穴”所在,也就是说,其实这刀若就那么稳稳的扎下去,哪怕是轻轻一下,就算不要了我的命,也定会让我功力尽失、不死也落个终身残废。

但事情之所以玄妙就玄妙在这里。因为你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个“破穴”,它的名字听上去虽然甚为普通,但其实,功力不达到一定程度者,根本把握不了它准确的位置所在。再加上此穴位虽有个大致范围,但会随着人内功气息的改变而各有偏差,所以要想在短时间如此稳准狠的把握住一个人的破穴,只能说,对方不是传说中的绝世高手,也绝对是有着不寻常的技艺,而我先前之所以轻敌的缘由,便正因如此。

所以说真正是人不可貌相,就目前状况来判断的话,此女不见得是什么身手不凡之人,料想应该属于后一类。

“那又怎样?”

于是我淡淡一笑,开始走佛系路线:“你我原本素不相识,又无冤无仇,料想你这刀具也不会轻易扎了下来,不然岂不是一场空?”

话说至此,其实我已断定她能听得明白。像这般的厉害角色,若是连我这样毫无心机的人简单明了的几句废话都听不明白的话,她还出来混个什么?另外,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我就不得不有点不太好意思的补充上几句,也许有的时候,本剑客还真的不像外表伪装的那么稳健那般成熟无所谓,至少对于生死啊自己的安全什么的,还是格外在乎的,俗话说的好,任何时候都好死不如赖活着啊!骨头硬算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保全得了自己才能继续做大事!

就比如现在,其实本壮士言下之意,就已经是勉强答应了她的要求,想要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的意思。

果不其然,这女子沉默了一下,突然间就将刀具收了回去,继而“扑通”一声跪倒在了我的面前。

“这这这、、、”

说实在的,这倒还真是让我有点始料不及啊,虽然我能料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但事实来的如此之快、对方态度如此之谦恭,却着实是我没有考虑到的。

于是我急急的想要伸手去拉起她,毕竟我可能着实不是平日里所表现出来的那般不拘小节、大大咧咧,再加上这些年好事虽然的确是替人办了不少,但身份却从来都变幻莫测、不轻易以真面目示人,所以能有幸向我行如此大礼者,还真是少之又少,我自然也就毫无经验可谈。

只是动作进行到一半却又立马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道理依旧简单,毕竟我此时是一位“壮士”的身份站在她面前,俗话说的好,男女授受不亲啊!我又怎么好直接伸手去拉她一个女孩子家?再一个,大概是也得考虑到我作为壮士的威严与气质所在吧,所以不能随便就那么动之以情,所以对不住了,就还是容你在我脚下多跪一跪吧,反正我也不打算白占你便宜,且先听听你到底有没有能打动我的理由再说吧。

于是便向后退了几步,往着一张椅子上随意一坐,翘起二郎腿晃了几晃:“这样,你也不必如此多礼,且先在对面坐下来,说说你具体的意思。”

但这女子只是向前跪着挪动了几下,就是不肯起身,非要保持这个姿势进行,那我也就只好由着她了。

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幕,却就又令本剑客大感意外,因为才刚开口说话,她的眼泪就开始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了下来,一副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儿跪在那里,真是让人不得不动之以情。

而她说出的话语,却也更令人无法平静,只怕是想要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也是为难自己的事。

“壮士,我其实是相邻脊需国的前公主蝶阕、、、”

她流着泪开口,我大吃一惊:“啊?脊需国?”

天知道脊需国早已在数年前灭亡,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崭新的国家与名字“冀国”,所以此时这样一个歌女在本国这样一个地方,向我如此这般描述自己的身世,也着实让人有点一时间适应不来。

但本剑客毕竟也不是才初涉江湖,这些年来走南闯北可以说是什么样稀奇古怪的事儿也都遇见听说过,所以其实一个灭亡的国家一个流落至别国民间的公主沦为歌女,这其实一点也没稀奇。更何况眼前的女子还满脸泪水、一脸凄楚,都到了这般田地,又何必编造些什么瞎话骗人呢。

所以且先听她继续讲下去再说。

于是我淡然道:“好的,了解,你且尽可简单明了的描述下去便可。”

于是女子点了点头,果然努力把握着“简单明了”四字,很快就将事情描述了个清楚简洁、一目了然。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