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1章 44玉衍救我

倒是早知道玉衍似乎出身不错,因为那时候其余师兄们每每见这个小师弟一副羞涩弱不禁风的模样时,都会在鼓励之余又摇摇头,相互会心一笑:“唉!算了,都说一个人的性格是与生俱来的,这可能也是出生不同造就的。比如咱们这些个出生柴门粗茶淡饭惯了的,自然自小造就一副大嗓门的粗糙气息,又哪里能跟天生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做比较?玉衍虽来时年龄尚幼,但毕竟出生无法更改,所以天性带一种娇弱造作之气也是正常的,我们何苦又非要去要求他做什么更正呢?”

再加上我师傅本身是深明大义通情达理、向来擅长以弟子个性自然发展为主,所以反而因为他这样的个性特色,再加上小师弟的身份,使得其余师兄对他疼爱更多了些。不过我想终究不会多过我,毕竟我才是最小的师妹,又天性那般淘气可爱,嘿嘿。

所以说我多少是对玉衍似乎家境不错有一些耳边风的,但具体怎么个不错法,倒还真从未深究过。一因为这似乎着实是件与我而言无关紧要的事情,因为我感兴趣的只是他这个人,只要他每日在我眼皮底下晃着就好。另外我自己本身无家可归,只有师门,所以家这个东西在我心目中就是师门,并无其他具体概念。另外当时毕竟年幼,又从未考虑过某天离开师门会如何之类的,所以更加就不会去想要关注这些事情。

但此时,师兄玉衍的家境居然不错到这个程度,也是着实令我咂舌。这布局分明就是个远离尘世的小型王宫嘛!而他自己据我观察,分明就是这王宫里的殿下嘛!虽然他们称呼他为“公子”,而不是“王子。”

所以那种巨大的不适应你此时应该能感受的到吧?或者也有可能我是个天生享受不起荣华富贵的人,反正每日在这样一片花团锦簇、华丽锦绣中锦衣玉食、悠闲惬意,我是实在有种浑身都不那么带劲的感觉。总是觉得现在这个每日里被打扮的光艳逼人、珠光宝气的人似乎并不是我,但具体哪里不对劲我却又实在想不出来,以至于后来对于照镜子这件几乎每个女孩都喜欢的事情都十分的抵触。

当然,如果你说这样的生活就完全对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那也肯定是不正确的。毕竟其中有那么一些还是我很喜欢可以接受的,就比如在我住所旁边的假山环绕中有一处天然温泉,泉内永远是令人舒适的温度,而周边绿林秀木、花香鸟语,很有一种远离喧嚣之感,所以每次静静靠在这个唯我专属的池子里,嗅着清新空气里隐约而来的一种特殊野花香味时,还是让我能有片刻的安慰与宁静。

再加上无故离开师门已有一段时日,这对于自小就没离开过青竹峰的我实在是一件可怕的事,所以我心中十分想念师傅以及众师兄还有早已成为我习惯的师门生活,问了玉衍好几次,他却都要么沉默不语、要么摇头叹息,甚至有一次,被我追问紧了,抱着我差点流出眼泪来,所以我心里那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就更是折磨,费劲心思去想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都怪这该死的记忆力,居然好端端就让我记不住许多东西,真是烦透了。

但每次看在玉衍对我一片深情、宠爱有加且又欲言又止很是为难的份上,我又不能太过份的去逼迫他,毕竟他总说师傅他们都很好、很好,让我不要太挂念,还是要多多爱惜自己的身体,等记忆力恢复了,一切就都明白了。

这样含糊不清的答案当然不能让我满意,一再迁就也不是我原本的个性,所以直到我终于觉得我的感受已经到达了极限、再也没办法就这么稀里糊涂只懂得享受下去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梦境却终于解开了一切我想要的答案。

那晚我也是懒懒的靠在温泉池光滑的石壁上费力的思考着些什么,只可惜越是费力,近期这讨厌的大脑里就不光只是一片空白,而且还会莫名疼痛起来,但那淡淡的花香却刚好犹如治愈济一般,瞬间会让我安静轻松下来...就是在这种情景下我小憩了一会,然后那场大火就在我的梦境中毫无征兆而来...

“师傅,求求你,我不想嫁给十八师兄,我心里爱的是玉衍,自小便是,从未改变。”

在那火光交映间,却是我跪在师傅面前,苦苦哀求着他。梦境毕竟是梦境,所以并没有什么连贯或逻辑性,反正就是一会火光冲天、一会又突现其他人物事物。

但面对我的哀求,师傅却只是冷着脸拒绝了过来:“不嫁?怎么可能?你十八师兄原是朝廷重臣之后,能在咱们青竹峰学艺已实属咱们的莫大光荣,所以他能看的上你、你能与他和亲,真正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实属高攀,你应该偷着乐才是,居然还会有其余想法?”

这还是我自小熟悉的那个几乎可以跟神仙有的一比的超凡脱俗的师傅么?我愕然,差点一个没坚持住,直接被打击的载倒在地。

再然后梦境突转,却已是我被一片混沌之感包围的喘不过气来,费力去了解,才明白居然是穿了一身红嫁衣被浑身捆绑不得挣扎,而头上还盖着一顶红盖头。

“玉衍救我!小师兄救我!”

我想大喊,才发现居然连嘴巴都已被堵上了,待从周边嘈杂又窃窃低语的声音里终于搞清楚我这样居然是被送去要跟十八师兄成亲时,我终于忍不住开始在心里咬牙切齿恨起了师傅:看起来还真够狠的!真枉费我心底里把你看的那般高尚,你居然为了攀附一点微不足道的权利就要随便断送我的一生,师傅啊师傅,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再然后便是玉衍不知如何拼命终于救出了我,但师父居然觉得我们丢尽了他的颜面恼羞成怒,直接放火烧山,试图让我们这两个孽徒灰飞烟灭...

梦境终于在身后烧的我眼球都生生疼痛的悲伤中戛然而止,我哭醒了过来,一脸的泪水瀛的头下的石盘都一片潮湿。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