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41消耗

每每傍晚微风吹过,吸一口青草的清新之气,静坐于竹林中听着竹叶“飒飒”作响,还可以在一边的石桌上燃上一缕袅袅的檀香,或打坐或抚琴,也可以随意翻阅几章书籍,亦或摆弄些文墨什么的,都无不体现一种宁静雅致。日后很久再回想起来这些,我便常常感觉鼻子发酸,试问世人穷其一生在追寻的神仙般的日子,但其实在我师傅天玄长老墨清门下,又有哪一天最平凡普通的日子,却不能称得上神仙一般的日子呢?只可惜人往往都是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更有一种讨厌的情绪叫做追忆过去才后悔莫及,就比方说我,在日后的无数个日子里都疯狂的想念青竹峰的小院,渴望着某天可以再回到那样一片一模一样的竹林,然后让我在竹林里燃着檀香安静的打坐三天不要醒来...但其实当时真正懂得享受这种格调、能安心在竹林打坐的,却是我几位修行颇深的师兄,真实的状况是我那时就是个被宠坏了的淘气的假小子,闲暇时宁可溜到大师兄家门口的大榆树上掏一窝鸟蛋,再将鸟蛋煮了用野花汁染成五颜六色假装恐龙蛋送给四师兄做礼物,而后被当场识破罚抄师规,也绝不肯轻易的安静下来。而我师傅却就是一个极为细心和耐心的人,尤其是在我身上,他这种细心和耐心算是发挥到了极致。也不知是不是我是他这么些年收的唯一一个女弟子的原因。反正就算我最捣蛋疯狂到比一个男孩更让人费心的时候,他也顶多就是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依旧睁只眼闭只眼的容我肆意妄为,可能在他眼里,我只要不杀人放火、嗜血成性,便一定不会发展为一个恶人。

往后很久再想起来时总令我眼角湿润的,还有无论我再怎样没个女孩的样子,我住所的摆设用品却也永远都是闺阁模式,我师傅从来没有因为我的调皮捣蛋或向来只有男弟子的规矩而忽略了我的性别,就真拿我当个男孩子来养。甚至从我住进来那一刻起,他便在我房门上设了一道屏障,这样除了我自己就没有人可以随便出入我的房间,甚至是我那些几乎个个都待我很亲的师兄们也不行。

“毕竟是个小女孩嘛,还是应该多担待一些。”

一切总结起来,可能用我三师兄最常挂在嘴边这句话来概括最合适,师傅他老人家虽然嘴上没说,但其实早已默认。当然,想来还是有点心酸,恩师可能永远不会想到的是,日后的我居然真的发展为了一个杀人如麻、嗜血成性的人,只不过我却不承认自己是恶人。

此时看着闺房中曾经被我忽视后来却被我无数次想念的一切,我激动的不知所措。雕花的床阁、明亮的铜镜、窗边精致的香囊装饰、甚至还有梳妆桌上半盒小巧的胭脂...一切无不透漏着普通人家宠爱着的女孩儿气息,所以命运从来不曾亏待过我什么,我的师傅以及师兄们,他们用自己力所能及的关怀与细致,想让我的成长跟寻常人家的女儿并无二般。

我突然间有先前的深恶痛绝转变为有点感恩这个幻境,毕竟它让我最珍惜最怀念的、但却早已自这世上消失不见的东西重返了一次,即便其实都只是一场虚假的梦也罢,却也足以让我感动不已。

然后有熟悉的声音自院外传来,“师傅”,我心内低呼一声,急急奔出院外,就果然一眼看见恩师正在那里同几位师兄们说着些什么。恩师依旧是那样一袭白衣、仙风道骨,几位师兄也依旧是那般神采奕奕、超凡脱俗...一切犹如又重新恢复到了以前的世界,我惊喜的走上前去,想要一把抓住恩师的手臂,却不甚走的太焦急了些,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而与此同时,令我震惊的是,我居然是直接从师傅身上穿越了过去,他们依旧在那里笑说谈天,而与我来讲身体却像空气一般,根本就不存在...

“不不,一切只是幻觉!只是幻觉而已。”

我摇了摇头,这个摔倒的小意外及时唤醒了我的理智,我在瞬间忽而明白,原来这个幻境的造就者,他这般煞费苦心,果然只是想要操作我的思想,换句话说,如果我的思想与幻境中的一切融为一体,那么我整个人便已彻底坠入幻境里面,就像被施了迷魂术一般,只剩下被牵着鼻子走。

所以我在再一次留恋的看了师傅与几位师兄们一眼后,还是狠下心来闭上了眼,唇间随之而出的定心咒再次使这一切烟消云散,可随之愈来愈感觉寒冷的还有我的心,明明万分怀念牵肠挂肚却无法再看一眼的故人与旧时场景就在眼前,一切皆都是那般熟悉那般美好和谐,你却还得硬着心肠将这一切撕碎、击败、毁灭,这样的体会究竟有多痛苦,怕是唯有身在其中的人才会知晓。

一路沉默,毫无思绪。我就这样被这个可恶的幻境消耗着思想,消耗着感情,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