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4章 36尤伶

我有点语塞,因为我总不好直接说是其实我对她耍了小把戏,陪她入境的那个根本不是我吧?但若是再想深一点,就算真是我陪她一起,那个人也肯定不会是我啊,因为毕竟我是个女的,而且不对同性有那种兴趣的啊。

那么...

“你到底在追寻怎样的感觉、怎样的人?或者说,你到底是谁?事到如今,既然你想要我的帮助,不妨直说啊。反正我也已经确信你的身份很不简单,首先,你断然不会是冀国人,是么?”

于是我终于不用再跟她打什么哑谜,而是开门见山。这也是我先前就考虑好的,反正我原本是不喜欢绕来绕去的人,且又打算必须从她这里得到点什么答案,所以直接摊牌也未尝不可。

没想到那焉姬听我说完,脸上的哀伤却更重了几分,同时还带着一声重重的叹息,眼神也无比迷茫:“其实不瞒你说,我也很想知道我到底是谁?从哪里来?只是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是现在的我,就在这里生活,除此之外再一无所知!”这倒多少令我有点意外,脑海中却也有一个什么大胆的构想正在迅速成型。

只是还未等我再问些什么,那焉姬却已幽幽来到了我的面前,一双空洞的眸子就那么无神的定定看着我:“你要是不相信,那么你来摸摸我的手,你到底能不能感受到温度?你来摸摸我的胸口,到底能不能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一切来的太快,我着实被吓了一跳,但“男女授受不亲”这样的言语还未来得及出口,右手就早已被她果断的拉了过去,她的手果然冰凉的厉害,同时,我也的确很认真的感觉到,我的手被摁着的地方,的确,那里没有任何跳动的感觉,虽然那的确应该是心脏所在位置。

我茫然的看着她,一时居然不知如何是好。

但这可能使得她错误理解为我并不懂得她的意思,居然在瞬间转过身去,再转回来时,右手已多了一把匕首。

“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再多的话语来不及问出口的时候,就见她已抬手在自己左手腕上狠狠割了一刀,而令人惊愕的却是,那一刀割下去,皮绽肉裂,甚至有森森白骨裸露于视线,却单单就,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不但没有流出来鲜血,再在瞬间,也就你还容不得自惊愕中反应过来之时,那深深的裂口却已在自我愈合一般,转瞬间就恢复到了先前的模样,细细看去,她那块皮肤上居然找不到一丝痕迹。

“好的,我明白了。”

片刻之后,我终于反应了过来,淡然的看着她:“若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一只尤伶。”

“尤伶?它是什么?”

焉姬一惊,无神的眸子里满是紧张,却也掩饰不了的带了一些希望。也许对她来讲的话,无论是怎样的身份,那样的身份怎样令人难以置信,却也总要好过一直稀里糊涂完全不认识自我的状态,其实想的再宽一点,这道理用在任何人身上都一样,一个连自我都找不到的人,可想而知,会有多般悲催。

“你先不要着急,坐下来我慢慢跟你聊。尤这种物体,具体的应该说...”

具体的来讲的话,那应该是一种非人非鬼的东西,而只是有带有怨撼的灵魂凝聚不散而成的一种生物,当然,想要这股怨撼之气最终成型,必然还得借助一些外在之力,比方吸取日月精华、比方在阴气极盛之地修炼、比方遇到有能力帮其收聚的玄术高手...

“哈哈哈哈,四师兄,依我之见,您这是又想编排点师傅的什么吧?不然您这所讲的玄术高手,除了我师傅天玄长老,世上还会有第二人能配称此等高手的么?”

话说当日,当我听到我那应该说是在我众师兄中最像我师傅、最能继承师傅“玄”术衣钵的四师兄,跟我们讲起这世上还存在“尤伶”这种东西的时候,免不了又是仗着年幼无知吹毛求疵想要寻出点四师兄什么不是来,只可惜四师兄听闻,却只是淡淡一笑,而后摇了摇头:“那你个小丫头可就想多了。首先师兄我并没有编排什么,所讲均为师门古书内的记载。另外咱们的恩师当然是玄术高手,甚至是无人能及的高手,只是任何事物都讲正邪之分,故以恩师的玄术,除非有着某种深刻的原因,不然断不会染指于区区一只尤的凝聚如此低廉的...”

“额...”

于是我张了张嘴巴,左右偷偷瞄了瞄经常给我出谋划策的那几位师兄,见他们均都只是心服口服的认真点头听讲,于是愣是再也没有说出个什么来。因为四师兄讲的极是,我师傅是玄、是幻、是神甚至可以有点魔,但绝对不可能是邪,那样既不符合他的个性,用在他这里也多少有点掉价。

而此时,当我将“尤”这个物体简单婉转的告知焉姬时,果不其然,她又是一番黯然伤神,而后重重叹息一声:“看来我终究不会知道我到底是谁。也终究不会明白这样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

“你虽贵为一国之后,却并不开心?你对国王韦集也并无感?”

“是的,你应该能理解,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明白的人,是没有什么感情存在的。更何况一开始就似个傀儡或棋子般被置于别人的人生。”

“哦,我可能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是...”

我顿了顿,还是直接了当问出了我最想知道的那个问题:“那么告诉我,玉衍,在哪?”

原本以为交谈到此时一切已经顺利成章,毕竟她选择跟我讲这些,肯定因为她信任我。而且我心里已经约摸有了些许答案,比方说那些刻在石洞石壁上身着宁国服饰的人物,比如刚刚好,我就是自宁国而来,所以这很有可能便是她口口声声说我对她有种莫名熟悉感觉的原因,我当然既不会是她苦苦追寻的若有若无存在于记忆深处很久以前的恋人,但我却很有可能跟她是同一个地方的人,也就是说,她以前可能就住在宁国。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