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3章 35坚持

看到这里你可千万别惊讶啊,我想说的只有,其实对于一个走南闯北杀人放火闯荡江湖这么些年的剑客来讲的话,砍几根树枝用藤条绑一个木筏子,这点本事根本算不得什么。且先不说其他,光我才三四岁开始,就每早必须跟众师兄们出门去砍对面山上的木荆棘,无论最终出力多少,但如此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耐力与臂力,那也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啊!不然又凭着什么练就如今一身好功夫的呢?当然了,说到这里也是又不得不提起我师傅,想想他也真是个奇葩,就比如说,虽然他不会强求你必须学精什么,但但凡入了他师门的所有弟子,唯一必须遵守的,就是从年幼起开始,长年累月坚持这一项运动。当时觉得师傅这项规定莫不过只出于两种原因:一是眼睛里能看到的,因为那木荆棘实在是一种讨厌的植物,它们不但浑身长刺更是长势凶猛,基本一夜之间就会向前蔓延出数米,不但长势凶猛,更是会相互攀附,结成一张纠葛牵连的网,以此来阻碍和灭绝周边其他植物的生长,从而达到独霸山头的野心。

换句话说,意思就是,如果不是我们师兄妹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持的话,不消多久,对面整座山头就会被一张庞大的刺网覆盖,而很有可能再过一段,这张刺网的野心就会蔓延到我家门前,甚至直接爬上师门墙头...另一种想法当然就是师傅觉得我们都实在太闲了,活的太轻松太无聊了,所以便想出这么个法子明着是锻炼,实则惩罚大家。不然就那木荆棘,又不是没有办法将它根除,真担心它会造成危害的话,直接一把火烧了再把根除了不就得了,反正谁都知道它们是绝对怕火的,大火一烧,很快就失了水分萎缩下去,还哪里来的什么每天与人做斗争的斗志力?

小的时候偶尔砍烦了,就免不了对师傅颇有微词,心里嘀嘀咕咕的,结果长大后见我的师兄们几乎个个武功超凡、出类拔萃,这才明白,原来师傅这样做主要还是为了锻炼大家的意志力,毕竟重复做一件事情一阵子还好,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坚持,可就着实得需要非凡的忍耐心和意志力了,并且这个过程不但就这么悄悄儿的积累了大家的耐力与意志力,更是在体力与内力的积累上起到了非常大的功效。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你可千万别以为所谓的剑客就只是飞来飘去出神入化的横空出世啊,俗话说得好,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无志山压头、有志人搬山,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若是没有数十年如一日的刻苦与坚持,又哪里来的出神入化的剑客呢?只怕是就凭我这幅小身板儿瘦胳膊儿,连举起一把金属长剑都有些吃力,还哪里能轻而易举长剑一舞去杀个人呢?简直是笑话。

似乎又有点扯远了,还是言归正传,且说此时,眼见得木筏子已经做好,本剑客便就近取材摘了一些能吃的野果之类,作为备用,天知道这一路究竟会走多远呢?所以不吃点东西补偿点体力简直是不可能的,觉得一切准备完善了,于是这也便着急上路了。

虽然前路茫茫,的确不知道该向哪里划,但按我的想法,既然这水流自某处而来,那么定有个源头所在,既然它有源头,那我便一直迎着这水流而上,终究会寻到一丝新的希望。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本来逆流而上就已经实属不易,何况我此时使用的是一张简单的木筏子,更不用说那水势时有凶险湍急,而我则相比之下不但显得身单力薄,更是很久没有进过正餐只靠着些野果充饥了。

不过好在我前面已经说过了,谁让我师傅从小就悄悄然磨炼了我一副绝不会轻易妥协的坚强意志力呢?所以再累再难,让我轻易放弃根本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此时除了这条路我似乎也没更多生路可选,所以也算是再一次与生命做斗争了。

这样不知道又划了多久,反正是一直到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眼见的头顶依旧只有半轮没有希望的孤月的时候,面前却突然出现一面横壁,水流的源头似乎就此断了来源,不知是我走错了方位还是怎么回事?我心下一蒙,一个激浪打来,终于再也体力不支,晕倒了过去。

待再睁开眼皮的时候,却见头顶启明星亮,东方正在发白,不消片刻,太阳的金色光辉正冉冉而起。

看起来我终于是又重新回归到了正常世界,看看周边围绕的杂草与不远处看似平静的像一块明镜的大湖,迷茫半晌,远处高大城楼内传来的沉闷钟声,终于让我确信,我这是又侥幸重新返回来了冀国,只不过是出现在后城区内的崇明湖边,很显然,想想也知,应该又是被护城河的水给运送了进来。

我试着动了动身体,还好,除了又困又乏,倒也无什么其他感觉,于是乘着天还未大亮,好一阵急急忙忙鬼鬼祟祟躲躲闪闪,终于算是悄无声息完好无损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而后抓紧时间梳洗整理了一番,见时间也刚好差不多了这便急急往着皇后娘娘寝宫而去。

等到了后才发现,原来我赶回来的正是时候,不多不少,刚满三日。这便赶忙开始着手将皇后从幻境内唤醒过来的后续,结果当那焉姬醒来时,看着我的眼神却是无比的哀伤。

我原本想直接了当问她一些什么,但见她那哀伤似乎并非故意做作出来的,于是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听她先说点什么才好。

“我原以为你一定是我想要追寻的那个人,因为你总让我有着无比熟悉的感觉,但入了幻境,却发现那样的感觉竟是淡的,或者说,等到了记忆深处最美最浪漫的地方,才发现与身边的人格格不入。”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